看书屋小说网

第1160章 替静姐姐报仇了

2018-06-21 09:33:04Ctrl+D 收藏本站

    “来人,把他的手固定住,十指张开!”苏小玉这小丫头使唤起韩尘手下,还颇有主子姿态。

    见宗主没有做声,黑衣侍从便按苏小玉说的去做,一人抓住白彦青的一手,逼迫他五指张开。

    苏小玉无声无息地笑了起来,那笑容要有多邪恶就有多邪恶。

    只见她从袖中掏出了针线来,像是大号裁缝针,但是要硬一些尖锐一些;线比普通的线要硬一些。见状,老仆人和侍从都很好奇,这针线要做什么呀?

    “这笔帐,是你欠我家主子的!”

    苏小玉走近,按住白彦青的大拇指,竟将金针刺入他的大拇指,从他指腹的血肉中穿针引线而过。

    这……

    老仆人和黑衣侍从虽然还不至于被吓到,但是,真的非常意外,怎么都没想到苏小玉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能干出这样的事情来。

    真够狠的!

    若换成别的小姑娘,别说做出这种事,也别说见着,就是听说了都会浑身毛骨悚然!

    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缝针,其实也不算什么。可是,苏小玉选择的是指腹呀!

    十指穿心,在十指指腹上穿针引线,这是什么滋味?

    白彦青虽然低着头,一动不动,由着苏小玉的针线一针一针地穿透了十个手指,可是,他的眉头分明蹙了起来。

    老仆人一直盯着苏小玉看,发现苏小玉干这件事的时候,眼睛竟然眨都不眨一下,那稚嫩尚存的小脸,满满的全是认真和专注。

    老仆人忍不住琢磨起一个问题来,这个小丫头到底是善是恶呀!宗主,看中她什么了?

    很快,苏小玉就用一条线,穿透了白彦青的十指。

    她抬起头来,捏了捏脖子,嘴角露出了一抹阴冷冷的笑意,她猛地一拉线,白彦青便忍不住闷哼出声。

    要知道,她在白彦青十指的每一个指腹上都打了一个结,这么一拉,结就变成了死结,紧紧地拉着他的皮肉。

    十指连心,不疼才怪!

    白彦青疼得手臂都起了鸡皮疙瘩,冷汗也从两鬓缓缓流了下来。

    别说白彦青,就是周遭的人都看得毛骨悚然。不知何时,韩尘也抬头看了过来。

    苏小玉笑呵呵地说,“老东西,你可千万别求饶哦!你要是喊疼,倒是可以的!呵呵!”

    十指穿针,十指连心。

    苏小玉将那么金针刺入白彦青的手掌一侧,如此一来,白彦青的双手就紧紧地靠在一起,动弹不了。一旦他稍有挣扎,就会牵动线和针,引发疼痛。

    换句话说,如果没有人帮白彦青解开这些针线,白彦青这双手也就等于废了。

    看着白彦青满头大汗的样子,苏小玉特地蹲下来,歪着脑袋看他,“这一笔账算完了,你服不服呀?”

    白彦青横眉怒目瞪她,不做声。

    苏小玉站了起来,“行呀,够能耐的!那咱们就来算第二笔吧!”

    第二笔账会怎么算?

    老仆人和黑衣侍从竟都不自觉期待起来,只怪苏小玉算第一笔帐的方式太让人难忘了。

    韩尘回头看着他们,眸光静如湖水,无波澜。

    只见苏小玉掏出了一把小钻子,非常精致,就三寸长左右,尖端特别尖锐,看着就觉得能刺穿硬物。

    老仆人着实忍不住走了出来,想问,但是,见宗主不做声,他还是忍了。

    苏小玉将小钻子递到白彦青眼前,“喂,你猜猜这是什么?”

    白彦青似乎铁了心不理睬,苏小玉却忽然发狠,一把捏住他的下巴,逼着他抬起头来。

    她怒声质问,“你敢拔静姐姐两颗门牙,我就敢要你满口牙齿!白彦青,宁姐姐得罪你什么了?你说呀!”

    这个时候,大家才感受到苏小玉的怒气,发现这个小丫头并不是冷冰冰的虐待狂。

    老仆人这下明白了,原来那位静小姐的门牙是白彦青拔掉的呀!

    他忍不住感慨起来,白彦青这等丧心病狂者,还真得苏小玉这小恶魔来治!

    只是,老仆人还是弄不明白,苏小玉那把小钻子和拔牙有什么关系?

    其实,不止老仆人不明白,白彦青也满腹的不解,弄不明白苏小玉想做什么,他竟隐隐有种恐惧感。只是,他很快就忽略了,他怎么可能会恐惧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呢?

    “来人,给我掰开他的嘴!”苏小玉冷声。

    黑衣仆人立马就照办,迫不及待地想知道苏小玉到底要怎么用一根小钻子拔牙!

    白彦青被逼仰头,张开嘴。苏小玉那双大眼睛渐渐地阴冷了下来,她冷幽幽地说,“门牙……”

    终于,白彦青挣扎了起来,使劲扭头。但是,侍卫一用力,他就动弹不了了。

    就在苏小玉要动手的时候,韩尘走了过来,拉开了苏小玉的手。

    “你要干嘛?这是我跟他的私人恩怨,反正他死不了,我也不会弄死他……”苏小玉急急解释,生怕韩尘心软,不让她折磨白彦青。

    韩尘一言不发,掐住白彦青的脖子,用力一捏,就逼着白彦青吐出了好几根毒针来。

    韩尘取了毒针丢一旁,就退开了。

    原来他是怕她中毒呀。

    苏小玉乐了,回头看去,冲他灿烂而笑,“谢啦,前辈!”

    这笑容,就像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特别纯粹,真实。

    周遭的人都很意外,没想到苏小玉坏起来那么真,好起来也是纳闷真,没有一点点掩饰。

    韩尘看着苏小玉的笑容,竟破天荒地笑了,“客气。”

    虽然只是笑了一下下而已,但是,所有人便都愣住了,包括那位老仆人。他跟了宗主那么多年,都还不知道宗主原来也是会笑的呀!

    苏小玉并不了解韩尘,一点儿都不意外,就是觉得这家伙笑起来似乎又年轻了好多。

    苏小玉的心思都在白彦青那一口大白牙上,她认真看了一眼,感慨起来,“啧啧啧,这牙还真好呀!”

    她一边说,一边拿着小钻子在白彦青上下四个门牙上比划,白彦青分明是怕了,可是,他动弹不了,想说话都说不出来。

    “就从这个开始吧!”

    苏小玉选择了白彦青右下方的门牙,她握住尖锐的小钻子,冷不丁就往牙根里狠狠刺入!

    这一刺入,白彦青顿是浑身紧绷,头皮发麻,脑海一片空白,只有疼!

    疼得第一个念头就是死!

    周遭的人也全都头皮发麻,毛骨悚然,这件事太狠,太可怕了!比起如此插刺牙根,拔牙之痛根本算不上什么了!

    然而,苏小玉要做的不仅仅是伤白彦青的压根。

    小钻子刺入白彦青门牙的牙根之后,她眼底掠过一抹狠绝,开始转动小钻子,一点点往牙根深处钻!

    真真是……简直了!

    老仆人忍不住吞口水,都快不敢看了,仿佛被虐不是白彦青,而是他自己。

    其他侍卫何曾不是这样,虽然都还帮忙擒着白彦青,却都闭上了眼睛!

    这个小丫头,到底是怎么的人呀!小小年纪的,这等虐待人的办法都想得出来,简直就是个恶魔!

    虽然在场的人武功都比她高,可是,大家的想法都是一样,能不得罪这个丫头就不要得罪。

    韩尘面无表情地看着。

    虽然面无表情,可是,他终究还是看了,关注了。

    小钻子一点一点地往下钻,白彦青酸麻疼痛到难以承受,他动弹不了,只能用眼睛,用目光求饶。

    只可惜,苏小玉不理睬。

    她专心致志地钻了好一会儿,硬生生把整个牙根呀毁坏掉,然后,白彦青那颗门牙就自动给掉落了下来。

    苏小玉捡起那门牙来,拿出一个事先准备好的小袋子装入。她被救下山之后就开始想着如何报仇,这些东西自然是都准备好的。

    她要把白彦青所有牙齿都拔掉,再送去给静姐姐和唐门主看。无论如何,静姐姐那些苦头,不能白受了!这也是当初在牢房里,她对静姐姐的承诺!

    苏小玉就这样,用毁坏压根的方式,一颗一颗,拔掉了白彦青所有牙齿!

    整个过程,白彦青冷汗直流,到最后已然是汗流浃背。

    而当最后一颗牙齿掉落下来的时候,他双眼一瞪,竟因承受不了疼痛而昏迷了过去。

    苏小玉把所有牙齿都放到小布袋里收好,轻叹了一声,“哎呀,第三笔和第四笔账算不了了。”

    周遭众人可都是玄空大陆的高手呀,却都觉得恐怖。无法想象苏小玉会以怎样的方式来跟白彦青算第三笔和第四笔账。

    谁知道,韩尘却冷冷开了口,他说,“等他醒,继续。”

    宗主残忍起来也很可怕,大家都见识过的。但是,宗主毕竟是个大男人,而苏小玉却不过是个小丫头,这小丫头将来长大了,会像宗主一样残忍,又或者,比宗主还残忍?

    老仆人看了看自家主子,又看了看苏小玉,忽然发现苏小玉似乎还颇为适合当宗主的徒弟的。

    至少,苏小玉这样的脾气和心性,应该熬得住宗主的亲自**。

    等白彦青醒?

    苏小玉虽然很想等,可是,天知道白彦青什么时候会醒呀?万一他三天后才醒呢?

    苏小玉犹豫了一番,便特别大方地说,“有了这袋牙齿呀够了,其他两笔账我就不跟他多计较了。我得回去了。”

    说好的,她和白彦青是私人恩怨了结之后,她就回去考虑三天,再答复他要不要拜师学艺。她还是赶紧逃为妙!

    然而,韩尘却道,“你考虑清楚再走吧。”

    苏小玉懵了,韩尘没在理睬,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