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162章 这招很管用

2018-06-21 09:33:01Ctrl+D 收藏本站

    韩芸汐都看完了信函,也看出了西周战场存在的主要问题是几支军队的将军争功。龙非夜难不成还能催她睡觉?他只能跟她聊下去!

    不得不承认,比起百里元隆那帮鲁莽的武将,他还是很喜欢跟韩芸汐聊政事的。一来省事,不必解释太多;二来,这个女人总能说出一些让他惊喜的计谋来。

    西周战场那边,康成皇帝曾经兵犯到天宁境内,后来见大势不妙便退兵守住自己的边界线。那之后,两军就对峙至今了。当初龙非夜安排在西陲的兵力并不多,主要依靠楚家军,楚家军叛变之后,龙非夜便调了几支军队从不同过去。如今驻扎在西陲,既有百里家族的势力,也有宁家军的势力,还有两三支中西部地方驻军的势力。只要龙非夜一声令下,任何一支大军西征,都可以攻西周的防线,所向披靡,不出一年必可攻到西周皇都,废了西周皇族。

    龙非夜这阵子忙,迟迟没有下令,几位将军等不到命令便都开始揣摩起龙非夜的心思,揣摩龙非夜要派何人攻西周,立军功。日后,又会派谁驻扎在西周之地,掌控西周的势力。

    可是,龙非夜的心思大家都揣摩不透呀,于是这帮人开始主动争取,纷纷来信主动请缨,希望能成为西征的主帅。

    一开始是百里军和宁家军在争夺,后来,中西部的一些地方军队得到了地方大家族大财团的支持,也纷纷加入这场争夺战。

    百里家族和狄族宁家的争夺一直都有,就不必多言了,至于地方势力的争夺,无非是害怕西部落到百里军或者宁家军手中,将来他们地方一霸的位置不保,日子不好过。

    如果是之前,龙非夜还能指派一支对适合的军队西征,如今,面对一堆主动请缨的信件,龙非夜必须权衡各方,认真考虑。

    “我设的这个局可是好办法。”韩芸汐笑着说。

    其实,对于西部战场的情况,龙非夜早就心中有数了。但是,他很乐意听一听韩芸汐的看法。

    “你要怎样才肯说?”他问道。

    韩芸汐都还没关子呢,就被他看穿了。

    韩芸汐笑得特别狡黠,“就一个条件!保证你不亏。”

    “说。”龙非夜无奈而笑。

    “带我去军中!”韩芸汐非常认真。

    虽然龙非夜还没有安排离开医城的事情,但是,她猜得到他会送到去养胎,不会让她跟着奔走东西的。

    果然,她这话一出,龙非夜原本代表的脸就严肃了起来。

    “你要再多找几个赵嬷嬷跟着,我也意见。我会乖乖的听话,该吃的都吃,该睡觉就睡,只要你带着我和孩子!”韩芸汐认真说。

    龙非夜看着她没做声,韩芸汐紧张了,又道,“我什么条件都能答应,只要让我跟着你。龙非夜,西部的战场你一定是不会去的,北历那边你也不会去,你应该会待在天宁的军中。”

    龙非夜挑眉看她,“你这么肯定?”

    “你至少得在天宁军中待上两三个月,过年的时候才会到南部陪我。对吧?”韩芸汐又问。

    龙非夜很想告诉她不是,可是,他还真就是这么计划的。

    “所以,你……”

    韩芸汐还未说完,龙非夜就打断了。他拉着她的手,认真道,“军中杂务太多,我怕影响你休息。而且驻军之地远离城县,物质匮乏……”

    他说着,**溺地揩了揩她的鼻子,无奈道,“我怕你和孩子吃不到好东西。”

    韩芸汐挑眉看他,就给了两个字,“借口!这些都不是问题!你说,你是不是嫌我一个大肚婆麻烦了?”

    龙非夜哭笑不得,竟无法可答。

    见龙非夜这反应,韩芸汐心下就乐了,她知道这一招……一定管用!

    她一脸委屈起来,“成了成了,我也不跟你多说了,你要把我丢到哪里去,都随便你。我睡了……”

    韩芸汐还真就躺下,背过身去“睡觉”。

    龙非夜总算明白了,这个女人今天晚上去书房,真正的目的并不是去为他分忧解难的,而借机要跟他谈去留的问题的呀!

    他看着她的背影,蹙着眉头,半晌都没出声。

    军中再嘈杂,物资再匮乏,只要他愿意都能把她照顾得好好的,他担心的无非是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怕她知道太多,会劳心,不能好好放松,好好休息。要知道,就像西部战场的争功问题,接下来很多势力的争斗很多矛盾,都会从军中爆发出来。

    龙非夜蹙着眉头思索,韩芸汐却压根没睡,睁大眼睛在等。

    她从一到十默默数着,都已经数到七了,再数下去,她就会沉不住气了。

    然而,就在她数到九的时候,龙非夜凑了过来。

    他柔声问,“你刚刚说要布一个局是什么局,快说。”

    韩芸汐先是一愣,但是很快就转身过来,大喜,“你答应了?”

    “说得好,我就答应。要是说不好,你就乖乖去江南梅园等我。”龙非夜认真说。

    韩芸汐看着他,忍不住扑哧笑出来。这家伙放水也放得太明显了吧,哪一次她谋的局,他不满意?

    “招降!”韩芸汐认真说,“就告诉他们,不想动兵,希望能招降。”

    这话一出,龙非夜把韩芸汐看了又看,都不知道说她什么好了。

    他原本想让几位将军各自提出招降之策的,最后选择一位出来。

    可是,韩芸汐这一招更绝!他什么命令都不下,也不做选择,就表个态度,让下面的人争去。到最后谁有能耐招降西周军,征西周的大任自就落到谁肩上。

    其实,怎么征服西周,征服西周的大任落在谁肩上,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龙非夜在这件事上不需要直接表态,而他不直接表态,就让下面的人琢磨不透,他对军中几股势力的偏倚,的真正态度。

    一家之主要当得稳,就得公正;一国之君也是一个道理。

    但是,谁都不可能做到真正的公正,无论是在单独的一件事上,还是在整个国家大局上,真正的公正都是不存在的。而真正的公正,也未必是最好的治国之道。

    如今百废待兴,整个大局整个重新洗牌,诸多势力的争夺已经按涛汹涌,这种时候,龙非夜要做的就是站稳公正的位置,让谁都猜不到他的心思。

    “你看什么呀?我说得有错吗?”韩芸汐问道。

    龙非夜笑而不语,三分无奈,七分**溺。

    “你说话呀!你笑什么呢?”韩芸汐大急。这个家伙应该能听明白她那句话的意思的呀!

    “你不称帝为皇,可惜了。”龙非夜颇为认真地说。

    韩芸汐先是一愣,随即就笑了,“我更喜欢帮你生孩子。”

    龙非夜二话不说,起身出门去,没一会儿韩芸汐就听到他对徐东临下令,让徐东临传令天宁境内的百里驻军,要他们选个安静的地方,扎一座营,准备好充足的水和粮,把赵嬷嬷送过去,把下人都安排好。

    韩芸汐压在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下了,她忍不住开始憧憬起来,憧憬接下来的日子。

    这**,龙非夜就守在榻边,陪着韩芸汐,韩芸汐和他一道看信件,看着看着,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但是,睡得特别安心。

    夜深人静。

    顾七少却在睡眠中被惊醒,因为,顾七少凭空出现在他**榻旁,帮他把脉。

    “你干嘛!”顾七少缩回手,一脸戒备。

    “你之前答应公主的,回到医城后,让我好好瞧瞧。下午公主和殿下都问起了这事。”顾北月认真说。

    “他们下午问,你也不必三更半夜来吧?”顾七少没好气地说。

    “不这个时候找你,何时能找到?”顾北月反问道。

    “明早!我现在要睡觉,不送。”顾七少好脾气地保持微笑。

    明早能找到他才怪呢!

    顾北月早上的时候就到处找不到人,下午从风明山回来,一直找到晚上都没找到人。

    如果不是今天晚上在屋里找到人,他都快怀疑顾七少会从此失踪。

    “我就把个脉,不耽搁你睡觉,你睡吧。”顾北月温和地说。

    顾七少的笑脸立马拉下来了,冷冷道,“顾北月,你滚不滚?”

    顾北月没有回答,拉住顾七少的手,扼住他的手腕。

    顾七少却用力挣脱开,跃身而是,两个翻身到门口,“再见!”

    顾北月也不追,“七少,答应公主的事情你若办不到,我只能惊动公主了。”

    这话一出,顾七少就止步了,他一字一字地说,“我没事!死不了!”

    “你自己跟公主说去。”

    顾北月话音一落,人就到了他身旁,擒住了他的肩膀。这一回,顾七少怎么都挣脱都挣不开,他只能妥协。

    他也不出声,不耐烦转身回屋,坐下伸出手。

    顾北月把脉把了许久,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却又把不出来。他认真问,“七少,你的脉象非常特殊,和常人不同。这脉象或许不准确,这两天,你还会感觉到饥饿吗?”

    “你医学院的伙食这么好,我怎么会觉得饿?”顾七少反问道。

    “会疲吗?可还会有无力感?”顾北月又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