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165章 翁婿,趣味相投

2018-06-21 09:32:56Ctrl+D 收藏本站

    对于韩芸汐想威胁她那位冷若冰霜,无情无欲的生父大人,大家的反应都是一样的,有些担忧。

    龙非夜瞥了韩芸汐的大肚子一眼,冷冷道,“你少往山上跑,我自己去跟他谈,应该谈得下来。”

    大家都很好奇,韩芸汐狐疑地问,“你怎么跟他谈呀?”

    “跟他谈笔买!”龙非夜说道。

    “什么买?我跟你一道去!”顾七少连忙说。

    “不必。都等我消息吧。”

    龙非夜什么都不透露,认真地看了韩芸汐一眼,无疑是警告她乖乖待着,不能上山。

    韩芸汐知道他的脾气,无奈地说,“好吧,你顺带帮我瞧瞧小玉儿的情况,告诉她,不拜师就趁早回来。”

    龙非夜离开之后,韩芸汐并没有闲着,和顾北月一道认真看起顾云天那张药单来。

    他们两人都不是药学的行家,他们只是把能买得到的药材列出来,把不能买得到的药材,甚至是几味他们都没见过的药材丢给顾七少,让他去找。

    “七少,还有什么植物是以血肉为食的,咱们全都找来试试。”韩芸汐认真说。

    看着毒丫头那双认真而清亮的眼眸,顾七少只觉得过往无数黑暗的岁月全都被阳光照亮。能让毒丫头为他较真一回,无论是永生,还是早逝,他都满足了。

    顾七少眯眼而笑,“好,这就去找来!”

    韩芸汐他们三人寻药草的时候,龙非夜则以最快的速度抵达迷宫。他进入那个满是利箭的深渊,在当初结界开启的位置敲了数下。

    等了片刻,结界破开,地宫入口就出现了,出来的是黑衣侍卫。

    “东秦太子,我们宗主不见客。” 黑衣侍卫很不客气。

    “本太子不是来见你们宗主的。苏小玉呢,让她出来。”龙非夜也不客气。

    他若说来谈交易,必是见不到韩尘的。苏小玉这么久没回来,要么是已经拜师了,要么就是不拜师被韩尘强留。

    苏小玉是韩芸汐手下的人,即便要拜师,也还得韩芸汐点头放人呢!

    当然,龙非夜想来谈的买,跟苏小玉关系并不大,苏小玉只是他见韩尘的一个借口。

    被龙非夜的气场所震慑,黑衣侍卫的态度分明软了一些,“请稍等。”

    没一会儿,韩尘身旁的老仆人便亲自过来待龙非夜进入地宫。老仆人能亲自来,说明龙非夜这个“姑爷”在韩尘心中还是有份量的。

    无论脾气如何,真正的强者都会尊重强者。

    然而,龙非夜并没有见到韩尘,而是在一间石室里见到了苏小玉。

    面对韩尘那样高高在上的宗主,苏小玉都不忌惮,反倒见找龙非夜,她就畏惧,都不敢抬头看他。

    石室门关上之后,龙非夜还未开口,苏小玉便怯怯地说,“殿下,救我……”

    龙非夜颇为意外,冷冷问,“为何?”

    苏小玉立马将自己如何骗韩尘要考虑三日才拜师,如何折磨白彦青的事情说了出来。

    “你倒也不算骗他。”龙非夜给了这样一个评价。

    “殿下……奴婢说要回去考虑,他要奴婢留下,不声不响就走了,也不见奴婢。”苏小玉连忙补充。

    这两天来,她一而再跟仆人要求想离开,仆人的回答千篇一律,没有宗主的命令他们不能带任何人出去。她要求见韩尘前辈,得到的回答也是千篇一律的,韩尘在练功不见任何人。

    她隐隐察觉得到韩尘其实早就看穿了她的小把戏,所以才故意留下她的。

    “看样子,他倒是很想收你为徒。”龙非夜淡淡说。

    “殿下,奴婢还得回去伺候主子呢……求殿下开恩!”苏小玉吓得跪了下来,她隐隐觉得殿下此行独自一人来,有些不对劲。

    龙非夜走过去,在苏小玉身旁俯身而下,冷幽幽地说,“苏小玉,拜韩尘为师,替你主子在狼宗,在玄空大陆打探消息,如何?”

    这话一出,苏小玉浑身一怔,这才意识到龙非夜真的对玄空大陆有野心。 苏小玉很不愿意拜师,可是,细细想来,眸光渐渐地亮堂了起来。拜韩尘为师,指不定哪一日她还能跟主子一起征战玄空大陆!

    “奴婢,甘愿效劳!”苏小玉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龙非夜颇为满意,他本就没打算让韩芸汐把苏小玉留在身旁,苏小玉这孩子有善,但是没有仁。他可不希望将来苏小玉心歹毒性子影响到他的孩子。

    韩尘既看好这个丫头,他把这歹毒的丫头丢给韩尘,倒是个很不错的选择!这个孩子太适合玄空大陆那个肉弱强势,武力至上的世界了。

    苏小玉很聪明,龙非夜就交待了两三句话,她立马明白龙非夜想做什么了,她低声,“殿下放心,奴婢知道怎么做。”

    很快,苏小玉就喊来黑衣侍从,“告诉你家宗主,就说我考虑清楚了,我和我家主子要见他。”

    没一会儿,黑衣侍从就待他们主仆两到祭台那边。

    一到石室内,便可闻见淡淡茶香。

    龙非夜笑道,“那会儿就能喝到冬片,想必是冰海岸边的冰海红。”

    韩尘就坐在茶座边,他没出声,但是,亲自倒了一杯茶放在对面桌上,同龙非夜打了个请的手势。

    龙非夜作了个揖,大大方方入座,慢条斯理品茶,没多做声。韩尘也端起茶来品,没说话。

    一旁的仆人见了,皆心中诧异。

    宗主有个不为人知的嗜好,喜欢自己采茶烘培,向来不喝买来的茶,更不喝外人送的茶。这东秦太子居然单闻茶香就能判断出宗主喝的茶来自何处?这未免也太内行了吧?难不成也是个茶痴?

    苏小玉原地站着,偷偷瞄了瞄韩尘,又怯怯地看了龙非夜,她一点儿都不觉得这二位像岳父和女婿,反倒像是趣味相投,脾气相近的茶友。

    龙非夜喝完一杯茶,淡淡说,“一个月半月前采的,在南方的烈日下爆晒,烘培之时加入了今秋新鲜的桂花香。这杯是头遍茶,此茶二遍茶最佳,不知可否讨一杯?”

    韩尘向来波澜不惊的眸光立马就亮了,他挑眉朝龙非夜看来,冷冷说,“没想到你是内行人!”

    龙非夜勾着嘴角笑了下,没多言。

    韩尘立马泡上第二遍,龙非夜品尝了之后,立马就摇头,“这水用错了,冰海水不如山泉水,前辈不妨用山泉水试试,口感更佳。”

    韩尘竟笑了,同龙非夜一样并没有笑出声,只是勾着嘴角笑了一下。他立马令人拿来新的茶,送来山泉水。

    就这样,翁婿二人不知不觉聊起了茶道。这一聊就是大半天。

    苏小玉站得腿酸,偷偷地盘腿坐下了。

    若是韩尘一人在,她早就出声了,可是,殿下在,她半声都不敢吭。

    两个人惜字如金的人聊着聊着,虽都不见脸上有多少笑意,但是,话却越来越多。

    最后,韩尘心情似乎不错,竟送了龙非夜一只紫纱茶壶。若是别人送的茶壶,龙非夜估计瞧不上,韩尘送的这一只龙非夜非常喜欢。

    苏小玉在一旁一边听着,一边想着殿下刚刚跟她说的话,着实猜不透殿下对韩尘倒是有多少真情,多少假意。她可以肯定的是,韩尘这家伙要跟殿下玩权谋之术,一定会被殿下坑惨的!

    聊得差不多了,韩尘总算朝苏小玉看过来,问道,“丫头,你决定了?”

    苏小玉立马提起精神来,认真说,“决定了!”

    韩尘没多问,等着她说下去。

    苏小玉颇为坦荡地说,“我可以拜师学艺,但是,有一个条件。”

    苏小玉想看韩尘的反应,谁知道,他没有反应。

    于是,她有继续说下去,“求前辈把九颗毒泪和白彦青还给我家主子,我家主子为找到九颗毒泪,历尽艰险,九死一生。为抓拿白彦青,更是差点小产,失去孩子……”

    苏小玉这话还未说完,韩尘就打断了,“如果本尊不还呢?”

    “夺人所好,非君子所为!夺人所劳,简直可恶!这种师父,我苏小玉绝不拜!”苏小玉认真说。

    韩尘沉默了片刻,面无表情冷冷问道,“一个宁静换一个白彦青,保云空北疆二十年,换九颗毒泪,如何是夺人所老?”

    “不是夺人所劳,那也是趁火打劫!”苏小玉气呼呼地说。

    韩尘余光瞥了龙非夜一眼,冷哼,“苏小玉,你家主子都没意见,你操什么心?”

    “就是见不到我家主子受委屈,不高兴!尤其是被自己的亲爹爹欺负!”苏小玉冷笑不已,“韩从安欺负她,白彦青欺负她,倒头来撞见了你这个亲爹,还欺负她!石头里蹦出的猴子,没爹没娘都比她命好!依我看,十年后,她未必会认你这个爹!”

    苏小玉都这么骂了,韩尘还是无动于衷,他非常平静地问,“这个条件不可能,换个条件吧。”

    这个家伙,到底有多铁石心肠呀!苏小玉都快怀疑他压根不懂喜怒哀乐,七情六欲了!激将法对这个家伙一定没有任何作用!

    “不换!没诚意收徒那就算了!劳烦放我出去!”

    苏小玉转身要走,这时候,龙非夜开了口,他淡淡说,“想来芸汐这几日闷闷不乐,怕也是因为此事。前辈,不如这样,晚辈开个条件,你考虑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