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166章 不是交易是托付

2018-06-21 09:32:56Ctrl+D 收藏本站

    苏小玉或者没看出来,但是,敏锐的龙非夜早就看出韩尘很想留下苏小玉。否则,以韩尘的性子,不会跟他们谈这么久,更不会苏小玉更换条件的。 龙非夜并没有把条件说下去,而是停住了。

    他准备了两种条件,就等着看韩尘的反应而决定用哪一种。

    苏小玉见韩尘迟迟不做声,以为没戏了,龙非夜却淡定地等着,随手还替韩尘倒了一杯茶。

    终于,韩尘开了口,“什么条件?”

    “晚辈在南方有一座茶山,名南山,大名鼎鼎的南山红就出自此山。前辈若能将白彦青和九颗毒泪归还,此山便归前辈所有,晚辈保证,不会有任何人打扰。”

    这话一出,韩尘立马朝龙非夜看过来。

    龙非夜笑道,“前辈若喜欢南山红,日后大可自种自采。南山红每年产量有限,但是,前辈自己饮用还是足矣。”

    上一回他们到这里来,韩尘泡的茶就引起了龙非夜的注意,那是一款高仿南山红的茶叶。

    顾北月不懂茶,喝不出端倪,顾七少和韩芸汐虽然懂,也熟悉南山红,但是那会儿心思都没在茶上,尤其是韩芸汐都没有喝。但是,他喝了第一口就知道茶有问题。

    就韩尘所用的茶具,用来泡茶的水看,韩尘绝对是一名茶痴,对所有细节都十分考究。龙非夜自己就是茶痴,很清楚这样的人绝对不会喝高仿的茶,除非,得不到却又十分钟爱。

    南山红那片茶庄原本是顾七少的产业,后来被他封了之后,他派了专门的茶农照看茶山,生产出来的南山红从不外流。顾七少手有茶种,曾经在别的地方种过一批,却是种来送韩芸汐的,也就种过一季而已。

    韩尘就算是重金都求不到南山红,他只能喝仿品。

    见韩尘诧异的目光,龙非夜就知道,他赢了大半。再强大的人,都有心头好,而心头好便是最致命的弱点。

    他曾经的心头好也是茶,只是,很早就换成了韩芸汐,如今多了孩子。

    龙非夜慢悠悠地喝了一口茶,又道,“至于苏小玉这丫头,她本是晚辈府上婢女,前辈若喜欢,回头晚辈将南山地契送来,也将她的身契一并送来。留当仆从或是收为徒弟,前辈自可随意。”

    “殿下……”苏小玉故作一脸委屈,十分配合。

    “身契?”韩尘颇为意外。

    龙非夜起身来,淡淡道,“此事不急,前辈且慢慢考虑,或许,晚辈还能尝到南山红的冬茶,再过一个月,南方的天也得凉了。”

    韩尘却忽然认真起来,“龙非夜,你的噬情之力本就可杀白彦青,你们要白彦青和九颗毒泪作甚?”

    龙非夜虽然客气,却不忌惮,他冷冷说,“这是私事,就不劳前辈操心了。”

    “得迷蝶梦着得天下,你若想养毒蛊人就请回。任何条件,本尊都不会答应。”韩尘冷冷说。

    “难不成前辈留下九颗毒泪和白彦青,正是此目的?”龙非夜的语气也冷了。

    “兴趣而已,你当知道,本尊若要执掌云空天下,大可不必迷蝶梦!”韩尘立马反驳。

    “得不下云空的人心,给不了云空太平繁华,便不叫执掌云空,充其量不过是侵略!”龙非夜寸步不让。

    向来冷静的韩尘竟也起身来,“本尊对天下事帝王业没兴趣!龙非夜,你要九颗毒泪和白彦青到底是为何?”

    “私事,无可奉告!”龙非夜冷冷说。

    谁知道,韩尘竟然主动让步,“你若不是为养毒蛊人,说出个别的用处来,本尊便将东西和人都还给你。如何?”

    难不成,韩尘当初留下白彦青和毒泪,真正的原因是怕他们拿九颗毒泪和白彦青却研究养毒蛊人的办法?

    龙非夜无暇多想,他犹豫了片刻,低声,“救人。”

    龙非夜将顾七少的事情说了出来,韩尘颇为意外,他本就没留心顾七少,只结界里看到顾七少用荆棘藤困住白彦青,以为那是什么异术,也没有多想。没想到顾七少竟是不死之身。

    “如此看来,噬情之力亦可摧毁他。”韩尘认真说,“不死之身,并非真正不死,不过是强大到一般力量杀不了。若是玄空大陆,不死之身可不能横行天下。”

    韩尘的这个说法,倒和他们那个植物精元的猜测相差不多,不管顾七少还是白彦青,皆非真正的不死不灭,只是恢复能力快,免疫好而已。若是遇到真正强大的力量,如噬情之力,他们就无能为力了。

    “本尊再加个条件,如何?”韩尘问道。

    “什么条件?”龙非夜有些不安,他这位“岳父”的心思着实难以捉摸。

    “每年冬天,抽空到南山去,陪本尊喝喝茶。”韩尘颇为认真地说。

    龙非夜颇为意外,他都有些琢磨不透,韩尘倒是是因为南山红,还是因为苏小玉又或者是因为他的“救人”二字,才答应九颗毒泪和白彦青的?

    龙非夜可没有兴趣琢磨韩尘这个怪人的心思,他立马就答应,“好,晚辈记下了!”

    苏小玉连忙说,“殿下,奴婢想回去看一看主子。”

    龙非夜还未做声,韩尘便道,“记得如时回答,再过五日,本尊会带你回狼宗,正式拜师。”

    就这样,龙非夜以一座南山和陪喝茶,外加一个苏小玉的代价,换回了白彦青和九颗毒泪。

    当龙非夜把苏小玉带回医学院,告知韩芸汐他们一切的时候。他们都很不可思议。

    顾七少打趣地说了一句,“龙非夜,陪岳父大人喝茶,应该的应该的,呵呵!南山茶园,就当孝敬岳父大人的呗,反正你也是抢我的!”

    龙非夜懒得理睬他,他便朝苏小玉看去,“小丫头,七哥哥我记住你一份恩情。”

    苏小玉原本想说顾七少欠主子的,后来想了一下,还是很识相地说,“算你欠殿下的吧,奴婢听殿下的。”

    韩芸汐蹙眉看过来,“小玉儿,你当真想拜师?”

    龙非夜并没有说出他让苏小玉拜师,当细作的真相。

    “当真,主子,等奴婢学有所成,将来就能保护小主子了!”苏小玉那双明亮大眼睛里全是认真。

    “若受了委屈,一定回来同我说。记住了!”韩芸汐认真说。

    这不仅仅是因为她对苏小玉的疼惜,更是因为宁承和宁静对白玉乔的承诺。

    “主子你就放心吧!奴婢绝不是会受委屈的人!”苏小玉特别自信。

    翌日下午,韩芸汐亲自待了苏小玉去见韩尘,龙非夜写了南山的地契和苏小玉的身契带上。

    韩尘亲自将九颗毒泪交到韩芸汐手中,而白彦青则被绑在一个大布袋里,交给了顾七少。

    韩芸汐亲自将地契和小玉儿的身契交给韩尘。她牵着小玉儿的手,犹豫了很久很久,都没动。

    韩尘倒是没做声,龙非夜和顾七少他们却担心起来,怕韩芸汐一时冲动犯蠢,不交出苏小玉。

    谁知道,韩芸汐牵着苏小玉走到韩尘面前,认真道,“小玉儿同我一样,自小就是个孤儿,如今拜师,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玄空之世凶险,还望……”

    韩芸汐说着,竟单膝跪了下去,认真说,“还望父亲,能护她周全。”

    父亲?

    韩尘微微一怔,而在场的人也都愣了。谁都没想到韩芸汐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认韩尘这个父亲。

    “请父亲答应!”韩芸汐认真说。

    刹那间,向来倔强的苏小玉忽然就无声无息,泪如雨下!她就知道!她就知道她没有看错,主子是真心疼她的!

    这哪是交易呀,这简直是托付!

    韩芸汐这一声“父亲”,这一跪可重如泰山。

    高高在上,冷清如仙的韩尘,嘴角竟泛起了一抹笑意,竟透着些许无奈。他俯身而下,伸出手来,沉声道,“为父,答应你。”

    韩芸汐大喜,立马牵着小玉儿的小手放到韩尘那温润如玉的大手中,“多谢父亲!”

    不管韩尘是这样的人,至少几件事看下来,他还是君子不会违背承诺。有他这句话,韩芸汐总算是放心了。她想,如此一来,也算是给死去的白玉乔一个交待吧!

    如果小玉儿能跟着韩尘学有所成,狼宗宗主弟子这个身份,总比当她婢女强太多了。

    韩芸汐正要起身,龙非夜连忙来扶。小玉儿急急抹掉眼泪,“主子,你永远是小玉儿的主子!”

    “傻!”韩芸汐无奈而笑。

    韩芸汐他们临走之时,小玉儿想起了一件事,她拿出了一个小袋子交给韩芸汐,“主子,这个交给静姐姐。你告诉她,这是小玉儿送给她的礼物,她会懂的!”

    这袋子里装的不是别的,正是白彦青的牙齿!

    韩芸汐取出了一样东西来,塞到苏小玉袖中,低声,“这是昨夜茗香托我送给你的,她说她怕舍不得,不敢见你。”

    “什么呀?”苏小玉很好奇。

    韩芸汐认真说,“防身之用,玄空大陆不必云空,高手如林,你最好管好你这张讨人厌的嘴!”

    “哦。”苏小玉悻悻地点头。

    待韩芸汐他们离开之后,苏小玉回到了石室才偷偷拿出百里茗香送的礼物,打开包裹在外的红布一看,苏小玉立马就惊了。这竟是唐门的第一暗器,红莲烈火!

    “笨女人!笨死了!这么好的东西送我干什么!”苏小玉一脸不屑,心中却是暖的。

    几日之后,韩尘就带苏小玉远赴玄空大陆。而韩芸汐他们打造了一个打铁笼囚禁白彦青,四人讨论起是否对白彦青使用九颗毒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