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173章 宁承的坚持

2018-06-21 09:32:46Ctrl+D 收藏本站

    百里茗香要给赵嬷嬷的不是别的,而是一份清单来。

    “嬷嬷,这半个多月公主的饮食都是我照料的,公主喜欢吃的,不喜欢吃的,见着就恶心的东西,我全都列在上头。”

    赵嬷嬷大喜,“好好,极好,回头我认真瞧瞧。”

    赵嬷嬷今日这顿午饭做了好多个菜,好多个汤,就是怕做少了不和公主胃口,公主会没得吃。

    怀孕的人,有些怀孕前期没胃口,有些是中期没胃口,还有些是到了晚期吃不下东西的。总之,个体差异极大。

    赵嬷嬷已经好久没有伺候过公主了,也不清楚公主如今是什么情况。有了百里茗香这份清单,她顿时感觉好轻松。

    百里茗香又跟赵嬷嬷说了不少事,都是生活上非常细致的事情。赵嬷嬷都一一记住。

    看着百里茗香,赵嬷嬷不由得有些惋惜,这丫头若是能留在公主身旁,那该多好呀。

    可是,细细想来,她若留在公主身旁只有两条路,要么是将来成了殿下的妃子,要么就是一辈子当侍女。

    别说帝王家,就是普通的富贵人家,也诸多侍女成妾的事。可惜,赵嬷嬷很清楚,这件事在殿下这里是行不通的。茗香小姐留下来,反倒会耽搁一辈子。

    “小玉儿走了那么久可有来信?”赵嬷嬷认真问。

    “还没,从医城去玄空大陆,远着呢。听楚侍卫说得过北历的雪山,还得过一个冰海。小玉儿应该还在路上。”百里茗香如实回答。

    “那小丫头……唉,怪想她的。”赵嬷嬷轻叹。

    百里茗香并没有多留,又聊了两句,她便离开了。而送走了百里茗香,赵嬷嬷便认真看起清单来,谁知道,列在恶心清单第一条的就是“老母鸡”。

    赵嬷嬷的脸白了大半,要知道,她今天可是炖了好几个老母鸡汤!老母鸡炖山药,老母鸡炖猪肚,老母鸡炖排骨,老母鸡炖红萝卜,老母鸡炖栗子,还有什么都没加的老母鸡清汤。

    总之,准备的烫,全都是老母鸡为原料炖的。

    “不好了!”

    赵嬷嬷大叫了一声,立马往火房跑,她自然是重新炖汤去了。

    于是,今日这顿午饭,韩芸汐吃得十分舒坦。而楚西风手下十多个影卫,全都喝上了老母鸡炖汤,龙非夜自然也是喝上了的。

    饭后,龙非夜对韩芸汐说了一句,“那汤还不错。”

    “你也觉得呀?”韩芸汐笑了,“你知道最好喝的是什么吗?”

    “什么?”龙非夜好奇地问,韩芸汐是吃货,能让她说好的,必是极好的。

    “龙虾炖老母鸡,回头让鲛人去趟渔州岛,抓写龙虾回来,你一定得尝尝!”韩芸汐非常认真地说。

    “好。”龙非夜爽快地答应了。

    韩芸汐差点就笑出来,幸好还是忍住了。

    饭后,见龙非夜还没有去大营的打算,韩芸汐忍不住开了口,“百里元隆还等着你呢。”

    “有急事,他会过来。”龙非夜淡淡说。

    他在后营里准备了一个大营帐,专门议事用的,可容纳十多人。百里军中真正有资格有能耐跟他议事的,不出十人。

    百里元隆今日待了二十多名副将去接驾,他不趁此时此机给百里元隆个下马威,更待时?

    虽然云宁军营的军师位置十分重要,但是,他并不是一定要驻扎在这里,他可以直奔西部战场,也可以去北历战场。

    他来了云宁军营,却没有去大营里,而是另外扎营。一是为了给韩芸汐一个清净的坏境,二则是要告诉天下人,他来云宁军营,并非偏袒百里军府,三便是要告诉百里元隆,尤其是百里元隆手下的人,虽然百里军府权势滔天,甚至可以拥兵自重,但是,他也不会偏倚,更不会忌惮。

    他接下来要做的事,不是光复东秦帝国,也不是光复大秦帝国,而是要开建立一个全新的国度,全新的皇朝。

    接下来,除了西部和北历战场的战事之外,所有人最关心的莫过于建国之后的封王拜相,认命文武百官。

    他要告诉天下人,他龙非夜有这个能耐和胆量,不会任人唯亲!

    韩芸汐眼底掠过一抹复杂,不必多问,她也能揣摩出龙非夜的用意来。

    龙非夜要去议事大帐,韩芸汐就立马跟过去。

    龙非夜回头看来,也不说话,就眸光深深地盯着她看。

    韩芸汐嘿嘿而笑,“今天徐东临的信应该会到,我等他的信到了,就回去休息。”

    徐东临的信,早上就到了,是特级的密函。

    顾北月需要三种瘟疫药毒,已经打听到西部战乱之地爆发了一场小规模的瘟疫,和当年顾云天所采用的瘟疫药毒十分类似。顾北月已经亲自赶过去了,顾七少还待在医城里配制药材。

    顾北月劝过很多次,要顾七少答应让沐灵儿来帮忙,顾七少都拒绝了。

    顾七少说的也没错,沐灵儿知道了真相,只会哭,根本冷静不了,也帮不上忙。沐灵儿懂的,他都懂。

    “好。”龙非夜爽快地答应了。

    一到大帐中,韩芸汐就看到案台上,三大垒折子。龙非夜手下目前没有一个能让他信得过的人,若是顾北月在,必定可以为他过滤掉很多不必他亲自审阅的折子。

    如今这个时期,各方未定,各方的势力也激烈暗斗着,要找到一个完全中立的人,可不容易呀!韩芸汐知道,这件事暂时得由她来做。她现在就盼着徐东临的信能晚点来了。

    龙非夜坐下之后,韩芸汐就在他对面坐下,她拿了一堆信件和折子过来。

    龙非夜挑眉看了她一眼,她正要解释,龙非夜就又低头了。

    无疑,龙非夜知道自己劝不走这个女人的。让她看看折子也倒还好,只要她不要坐太久便可。

    偌大营帐中,安静极了,夫妻二人就这样,相对而坐,各自埋头。韩芸汐很快就帮龙非夜筛出了一堆折子。

    “这些我自作主张处理了,这几份都是要事,你必须亲自看看。”韩芸汐认真说。

    “嗯。”龙非夜应了一声,并没抬头,他处理折子和信件的时候,特别专心。

    韩芸汐往椅背上一靠,认真端详起他那安静的脸来。

    都说女人认真起来很美,其实,男人认真起来,真的特别有魅力。那么多年过去了,韩芸汐看着龙非夜,依旧能把自己看痴。

    那么多年过去了,龙非夜也早就习惯了,由着她看,不动声色,自做自的。

    韩芸汐往一旁的空位上看去,喃喃道,“龙非夜,咱们要是有儿子了,日后就让他坐一边,让他帮你审阅这些折子,可好?”

    龙非夜看着手里的信件,但是,他立马回答韩芸汐,“好。”

    韩芸汐笑着,也没在打扰他。

    可是,龙非夜自己却抬头看来,“徐东临怎么还没把信送过来。”

    “应该快了吧?”韩芸汐急急说,“龙非夜,咱们讨论讨论北历的事吧。”

    西部战场因为龙非夜一句往下传达了希望和平解决的意思,驻扎在西部边陲的几位将军就一边揣摩着他的心思,一边想方设法跟西周皇室谈判。

    如今西部战场根本不必龙非夜多操心,他只需要由着几只军队去争,等结果便可。

    北历战场,倒是个很头疼的问题。

    按照龙非夜和宁承私下的约定,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

    龙非夜警告过宁承,宁承在北历战场但凡有一场败绩,他都不会客气。

    而宁承却要求龙非夜跟他斗酒,他赢了,他留下;龙非夜赢了,他走。

    龙非夜说了,宁承得先赢了北历战场的战役,才有资格跟他喝酒。

    事到如今,宁承已经拿下了大半个北历,竟真的一场败绩都没有。

    但是,如今北历战场的问题来了。

    宁承想暂时停战,待来年夏初再继续北上。原因很简单,北历冬天特别冷,尤其是北历的北部。不少占卜大师已经预测,今年会是寒冬。

    如果今年真的寒冬的话,宁承估计过,他现在北上,打到北部的时候,就会遇到三九寒冬,那是一年中最冷的时候。

    北历的北部,是一望无际的高原。多沼泽湖泊,一到寒冬,全都成了积冰之地。气候严寒,物资,人体适应是一方面的问题,另一方面,宁承手下那些有雪地作战经验的士兵,也都从来没有在冰地上作战的经历。只要敌人在冰面上有埋伏,他们就完了。就算金子的虎军相助,宁承也没有胜算。

    没有十足的把握,宁承是不愿意冒险的,不仅仅因为他和龙非夜的约定,也因为他不喜欢手下的将士枉死。

    龙非夜即将称帝,势会论功行赏,诸多册封认命,宁承怎么可以让他手下的兵,在这个黎明前夕,枉死?

    这天下,他狄族没兴趣;这天下,也不会是西秦皇族的了。但是,他手下那些为这片天下的和平安定,为这片大陆的大一统流过血汗的将士们,必须得到该得的!

    不管将来,他和龙非夜的赌约是赢是输,不管他手下的将士会一直追随他,还是分散到各个军中去。他都应该尽全力保住他们的性命,为他们争取荣耀和奖励。

    宁承是铁了心,要等到来年春末。但是,龙非夜这里收到无数劝谏,要宁承的军队为先锋,百里水军辅佐,百里军北上支援。赶在寒冬来临之前,逼迫北历皇帝投降。

    “你怎么看?”龙非夜认真问韩芸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