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174章 你开心就好

2018-06-21 09:32:46Ctrl+D 收藏本站

    韩芸汐怎么看待北历战场的问题?

    韩芸汐其实是想听听龙非夜的想法,才开口询问的。

    她看了好多折子,全都是劝谏龙非夜派兵支援宁承,一举拿下北历的。甚至,她还看到一份折子,提议趁机趁势出兵冬乌国,把冬乌国也拿下。

    韩芸汐极不认可这个建议,在她看来,这和侵略没有两样。

    要知道,冬乌国向来和云空大陆几个国家井水不犯河水的,当年大秦帝国一同云空,冬乌国也没有归降。

    出兵一个从未兵犯北历边境,世代安军在一隅之地的小部落,这种事韩芸汐是不齿的,也不希望龙非夜那样做。所以,她都没跟龙非夜多言,驳回了那份折子,还默默地记住了上折子的那个军人。

    除了,冬乌国这事之外,其他劝谏的折子说得倒都很中肯。当然,只是说法中肯而已,暗地里都是藏了私心的,尤其是百里元隆那一派的人。

    见韩芸汐迟迟不回答,龙非夜挑眉看来,“不想说,还是……”

    韩芸汐笑了,“不好说,毕竟……我是西秦的人。”

    龙非夜立马也笑了,韩芸汐这一句话道出了关键呀!

    劝谏的折子,主要来自两个派系,一个是百里军系的,另一个便是中南军系。百里军系代表了百里家族,甚至可以说代表了所有东秦旧部的利益,而中南军系,则代表了中部南部那些大家族,大军阀的利益。

    百里军府已经多次领教过韩芸汐的手腕,自然不敢矛头直接指向韩芸汐,所以,他们把矛头指向了宁承,不仅仅在北征一事上,跟宁家军争斗,而且还想借北历战场,削弱宁家军的势力,甚至灭掉宁家军。

    而中南军系的矛头则一直都是韩芸汐,中南部是龙非夜的势力所在,龙非夜当初之所以能在中南部累积起势力和财富,多少倚仗了中部地区的大家族。

    龙非夜为他们谋利益,他们给龙非夜行方便,彼此利用。那帮人当初可是一直盼着龙非夜有朝一日可以取代天徽皇帝,成为天宁的皇帝,也一直希望着能把自家的女儿嫁给龙非夜,能把自家的儿子送到朝中,谋求更大的权势和财富,以提升自己家族的地位,扩大势力。

    毕竟,朝中有人好做官,朝中有人更好经商。

    只可惜,他们千算万算都没算到,龙非夜会是东秦皇族之后,龙非夜要的不仅仅是天宁,而是整个云空。

    中南军系,没有西部军系的蛮横和强势,没有百里军系的权势,也没有宁家军战斗力。可以说中南军系是龙非夜手上所有军系中武力最弱的。

    他们无法跟任何一个军系直接起冲突,所以,他们不敢挑衅任何军系,而是把目标定在皇后和四贵妃的位置上。

    韩芸汐,这个龙非夜迄今为止唯一的女人,当然成了他们最大的目标。

    中南军系特别聪明,他们一方面主动站到了百里军系那边,一道劝谏龙非夜,打压西秦旧部,宁家军。另一方面,在定都城,登基称帝,建制度,立储君等诸多大事上纷纷提出了建议。

    总的来说,龙非夜就快成为云空之主了,大家都盯着女主子的位置,韩芸汐和韩芸汐背后的狄族宁家,成了众矢之的。

    虽然韩芸汐能耐很大,可是,在大家看来,她终究只是个女人,而且她手上就只有宁家这么一个真正属于她一个人的势力。

    在大局未定的时候,但凡有野心的人,都会还会抱着希望。毕竟,待龙非夜立了皇后,定了大局,一切就都难了。

    只能说,中南军系那帮人小看了韩芸汐在龙非夜心中的份量,在军师上被百里军系给利用了,宁承遭了殃。

    幸好,龙非夜问了韩芸汐意见,而韩芸汐是极明白通透的人。

    她的一句,“我是西秦的人”道了所有关键。

    比起百里军系和中南军系,韩芸汐更喜欢只争西部的军功,野心没那么大的西部军系。

    如果西部军系那几位将军知道自己给将来独掌云空军政的皇后娘娘留下好印象,会是什么感受?

    龙非夜看着韩芸汐,无奈而笑,他也不问她什么意见了,索性道,“日后但凡跟北历战场有关的折子,都交给你处理吧。如何?”

    北历战场折子虽然多,但是,说来说去,劝谏来劝谏去,也就那件事。

    要宁承去当炮灰,让宁家军死在前线,百里军去领战功。龙非夜相信以韩芸汐如今的精力,完全应对得来。

    当然,韩芸汐若是应对不了,他完全允许她下个命令,日后但凡关于北历战场的劝谏函,一律丢掉!

    撇开私事不说,龙非夜也认真如今停战是最明智的选择。关于北历战场的劝谏函,他是一封都不想再看到了。

    韩芸汐非常意外,她看了龙非夜好久,喃喃道,“龙非夜,你好任性!”

    龙非夜已经拿了其他折子翻起来看了,他头都没抬,就随口回了一句,“你开心就好。”

    韩芸汐眼底掠过一抹狡黠,“你就不怕我偏心吗?”

    这下,龙非夜立马抬头看过来,认真而严肃地问,“你要偏心谁?”

    “你!”韩芸汐毫不犹豫地回答。

    龙非夜以为韩芸汐还会把那些折子驳回去几回,再给出明确的命令。可谁知道,韩芸汐居然当场就以他的名义给宁承下了军令,北历战场的一切事务,皆有宁承做主,无需请示。

    韩芸汐下了这命令,徐东临也把医城的信函送来了。信中说,顾北月已经在医学院的药毒库房里,把瘟疫的药毒提取出来了,让他们不必担心。

    龙非夜虽然知道消息是假,却还是把信函拿过来,认真看完。

    “我回去了。”韩芸汐临走之前,还问了一句,“还想喝老母鸡汤吗?我让赵嬷嬷再熬些?”

    “你做主。”龙非夜淡淡说。

    韩芸汐一走,龙非夜的眸光就暗淡了下来。他捏了捏眉头,陷入了沉思。

    很快,韩芸汐借龙非夜名义下的那道军命传下去,就在军界掀起了不小的波浪,虽然百里军系和中南军系都十分不满,可是,那命令是军令,没人敢在多言。而从此以后,更没有人敢再上折子,干涉北历战场的事务。

    不少人都在揣测龙非夜到底是在什么情况下下了这道军令,是否被韩芸汐吹了枕边风?

    天知道他们要是了解了真相,会不会郁闷而死?

    宁承收到这道军令的时候,也是非常意外。

    这个时候,宁承就驻扎在北历最大的草原,锡林草原。他已经做好了充分的部署,兵分三路驻扎,各种物资也充足。

    待时候一到,便可三路军一起北上,围攻北历皇帝。

    待到来年春末夏初,北历皇帝的粮饷等物资基本是告罄了。到时候,他一定可以在两个月内,拿下整个北历!

    “这是西秦公主的意思吧?”金子冷笑道。

    “若非龙非夜的意思,这命令下得来?”宁承反问。

    金子拍了拍宁承的肩膀,冷冷说,“他们才是一家的。”

    宁承打开了金子的手,回头看去,“你什么意思?”

    “明年把北历拿下,把身契还给我,咱们到冬乌国去,你帮我调查身世,我帮你做买,如何?”金子问道,“当将军,还不如富甲一方呢!”

    “我狄族做买,需要你帮?”宁承反问道。

    “东坞的奴隶买,可是一块肥肉!”金子笑道。

    “我狄族什么都,就是不人。”

    宁承甩下这几句话便要走,金子却拦下,“战马呢?如今龙非夜手下那么多军系,都打你的主意,你不赚他们的银子,可惜了。”

    “你倒是对时局很了解。”宁承嘲讽地说。

    “拜你所赐,淌了这浑水,不得不懂。”

    金子无奈耸肩,他坐到一旁,宁承也跟着坐下了,认真问,“说到底,你还是想查你的身世?”

    “当然!”金子一脸认真,不再玩笑。

    宁承可不止一次劝他,假戏真做,就认了黑族遗孤这个身份。可惜,他没兴趣。

    宁承自是打了算盘的,黑族这帮遗孤若没有金子来统御,其他人根本统御不了。如果统御不了,他只能赶尽杀绝,不留后患。比起后者,他更喜欢能留下黑族的势力,为龙非夜和韩芸汐所用,毕竟通宵兽语之军,是一支奇军。更重要的是,他们熟悉北历,熟悉草原。

    无奈金子一而再拒绝,宁承也没好多劝。

    “来人,拿酒来!”宁承笑道,“许久没醉了,今晚不醉不归!”

    醉?

    金子已经被宁承坑过好几回了,他和宁承喝了好几场酒,明明是宁承想醉,最后却都是他醉得不醒人事,宁承反倒还非常清醒。

    虽然屡屡被坑,金子依旧爽快地答应,“好,不醉不休!”

    醉了。

    是不是就不会想起沐灵儿了呢?不会想她的纯粹,不会想她的愚笨,不会想她的痴傻,不会想她的唇齿,不会想她的一切……

    沐灵儿,此时此刻,你是不是还追着你那位七哥哥的身后跑呢?

    沐灵儿,这么久了,你是否有想起过我,想起过一年之约?

    这个时候,沐灵儿正在唐门哄小糖糖睡觉呢。

    她不知道金子在北历的草原里,酩酊大醉了多少回?也不知道她的七哥哥在医城承受着什么。她甚至都不知道七哥哥身在何处。

    她一直在等,等着唐离带宁静回唐门,她就能放心得下小糖糖,她就可以见七哥哥了。

    她连去见七哥哥做什么,她都没有想好,就是想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