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176章 等待日子

2018-06-21 09:32:44Ctrl+D 收藏本站

    韩芸汐刚刚回到自己帐中,就看到百里元隆和一群人进了议事大帐。

    她知道,龙非夜今夜必是很晚才会过来。她立马吩咐赵嬷嬷去给龙非夜熬汤。

    她并不知道顾七少和顾北月如今的情况,只在心中轻叹,若不是顾北月忙着帮小七找破解不死之身的解药,顾北月一定能帮上龙非夜的大忙。

    就这样,忙碌中,不知不觉过了三个月。

    这三个月里,医城来的消息并非都是好消息,但是,坏消息也坏不到哪里去,无非是药方配制失败。

    这好消息坏消息参杂的办法是顾北月想起了的,也正因为顾北月这个做法,让韩芸汐没有起疑心。

    实际上,三个月里,顾北月一个瘟疫药毒都没找着,顾七少已经不在穿红袍了,而是把自己藏在大黑袍里,就像当初药鬼谷的古七刹那种装扮,除了一双眼睛,什么都没露出来。

    他在屋顶上一坐就是一整天,他还会开玩笑问顾北月,如果他真的变成一棵树,要把自己种在哪里。

    顾北月总会笑着告诉他,“小七,我能治好你,你相信我。”

    顾七少总是点头,“我当然相信!”

    沐灵儿依旧在唐门等着,她知道宁静和唐离的一切,也知道他们的行踪,她明明很想离开唐门,却还是写信告诉宁静,让她放心小糖糖,让她带唐离到处逛一逛,晚几个月再回来。

    明天晚上,沐灵儿就会坐在屋顶上,像七哥哥那样四脚朝天躺着,仰望星空。

    她一直在都想念七哥哥,不想自己跟七哥哥的以后,在七哥哥拒绝她的时候她就知道不会有以后了。

    她只是想,纯粹的思念一个人而已。

    偶尔,她也会想起金子,倒不算是想念,就是会想起来有那么一个人,爱着她。

    宁静的假牙已经镶上了,她也在等。

    每天晚上都会守在唐离身旁,盼望着唐离会突然醒来,愿意为她煮一碗甜甜的红豆粥。

    韩芸汐也在等。

    肚子里的小家伙已经八个月大了,任四小姐已经在来的路上了。都说十月怀胎,其实真正算起来只有九个多月。

    韩芸汐一直不嗜睡的,也不知道为何,最近变得特别嗜睡,以至于她想帮龙非夜分担些政务,都办不到。甚至,有些时候她想等龙非夜回来再睡,可是,等着等着,就不知不觉睡着了,翌日醒来的时候,已是日上三竿,龙非夜已经走了。

    龙非夜也在等。

    三个月的时间里,西部战场有不少好消息,西周有两大军系投降。借助这个势头,他毅然任命楚天隐为西陲大将军,交给楚天隐一支大军。这件事不仅仅彻底收服了楚天隐的心,而且让西周不少文臣武将都看到了他的气度,纷纷投降。

    可以说,三个月的时间,龙非夜以最小的损失拿下了大半个西周。

    如今,楚天隐和西部军系两支大军从东南两个方向围攻西周帝都。大势已定,灭西周,也就十来日的事情。

    在军务上,政务上,虽然劳累,龙非夜依旧游刃有余,运筹帷幄。

    他随时可以称帝建国。

    也渐渐的有人劝谏他准备称帝登基大典了,可是,他还在等,他在等孩子出生,也在顾北月的消息。

    他希望,能在韩芸汐临盆前的一个月里,好好陪一陪她;也希望,在这个寒冬之后,能得到顾北月的好消息,能不带遗憾地坐上帝王之位。

    这日,龙非夜陪着韩芸汐在帐前晒太阳,楚西风亲自将任四小姐用了过来。

    龙非夜慵懒懒地坐着,韩芸汐却要起身去迎。

    任四小姐箭步而来,“公主,使不得使不得!”

    “你不是后期要多运动吗?多动动,生的时候少吃点苦头。”韩芸汐打趣地说。

    和所有女人一样,在龙非夜面前,任四小姐连说话都有些怯意。

    她都没敢看龙非夜,只认真说,“殿下若有闲暇,多陪公主到处走走,不必拘于营中。”

    “嗯。”龙非夜冷冷应了一声。

    赵嬷嬷在一旁偷偷瞅殿下,她知道,从今天开始,殿下一定会带公主出营去三步了。

    韩芸汐令人婢女赐坐,龙非夜立马要任四小姐帮她把脉,检查情况。

    虽然产检是必要的,可是,也没必要一见到大夫就要人家把脉呀,基本的产检其他两个医女都可以做的,也早就做了。

    任四小姐也觉得没必要,两个医女都有按时跟她说明公主的情况。但是,任四小姐还是毕恭毕敬地回答了一声,“是。”

    韩芸汐也乖乖地,但是,任四小姐把脉之后,说了一切都正常,韩芸汐三言两语就把龙非夜给打发走了。

    龙非夜一离开,任四小姐顿是浑身轻松,连坐的姿势都不一样了。

    “公主,你不怕殿下吗?”任四小姐认真问。

    “怕他作甚?”韩芸汐反问道,但是,很快她又补充了一句,“其实,也曾经很怕过他。”

    韩芸汐可不喜欢跟别的女人谈论龙非夜的事情,不管是再好的朋友,还是再亲密的姐妹。

    她转移了话题,“顾北月和顾七少怎么样?”

    韩芸汐当然知道任四小姐不清楚顾七少的事情,她只是随口问一下而已。

    谁知道,任四小姐整张脸立马就暗淡了下来,“我已经好几个月没见着北月院长了,他把医城的事务都交给沈副院,他好像在闭关。”

    韩芸汐心中有数,也看得出任四小姐的失落,她又问,“小东西呢?没再骚扰你吧?”

    任四小姐连忙摇头,其实,她心下倒有些希望小东西继续来骚扰她,那样的话,或许她还能见到北月院长。

    “公主,怎么把小东西留在北月院长那了?”任四小姐好奇地问。

    “小东西喜欢北月。”韩芸汐心下想,这也算是一个原因之一吧。

    两人聊着聊着,韩芸汐看得出任四小姐的惆怅,但是,她不道破,也不愿意聊太深。她不喜欢跟别的女人聊自己的男人,也不喜欢跟别的女人聊其他男人的感情事。

    就在韩芸汐聊医城指定的医疗体系问题,任四小姐却压低声音告诉她一个秘密,关于顾北月派人去秦家说媒的秘密!

    “一辈子坐轮椅?”韩芸汐非常意外。

    “我派人查过,这桩婚事是真的。是你们下风明山之后,北月院长暗中派人带了媒人过去的。虽是秘密过去,但是,消息还是传出来了。”任四小姐满脸的哀伤。

    “怎么可能,那会儿顾北月很忙呀!”韩芸汐不相信。

    婚事是大事,且不说顾北月选这样的女子为妻,至少,以他的性子必会冲动,不会鲁莽,更不会委屈了那女子,暗中说媒。

    “那位秦小姐本就到了婚嫁的年纪,因为身有疾才一直没嫁出去,听说秦家很早就放出消息,说是只要医城里那些世家公子,愿意娶秦大小姐,秦家会给一笔丰厚的嫁妆还有一套不外传的医书。可是,一直都没人愿意娶。”

    任四小姐说着,无奈感慨,“那也是个可怜人。听说在北月院长去订婚之前,秦家为了让她妹妹顺利出嫁,就想将她随便下嫁给一个年过六十的五品神医。秦大小姐为此,寻过短见。”

    韩芸汐更加意外了,“顾北月难不成是知道这件事,才急着去订婚的?”

    “有可能。”任四小姐无奈地说。

    韩芸汐眼底掠过一抹复杂,没多言。

    她纳闷不已,顾北月怎么知道秦家小姐的事情?如果他想帮秦家小姐,多的是办法。

    医城里那些世家公子瞧不上秦家小姐的嫁妆,瞧不上秦家的医书,但是,一定瞧得上顾北月对秦家小姐的器重。只要顾北月表现出对秦家小姐的器重,必定会有很多世家公子上门求娶的。顾北月为何要拿自己的婚事去帮秦小姐?

    难不成,顾北月和秦家小姐之间有外人不知道的事?

    “公主,你说北月院长为何要这么做?”

    任四小姐忍了许久,总算寻到个可以说真心话的人了。她多么希望公主能给她一个理由。

    然而,韩芸汐还真不敢妄下定论。她并不清楚顾北月在医城里的事情。想当初,当初顾北月在医斗中点名任四小姐,让她和顾七少都很意外。如果顾北月不说,她怕是永远都不知道顾北月和任四小姐有交情了。

    “北月做事一定有他的理由,他相中的女子,也一定有配得上他的地方。”韩芸汐淡淡说。

    她知道自己这么说对任四小姐很残忍,但是,这也是对任四小姐的提醒。既然没有结果,就不要再把心思放在顾北月身上了。

    任四小姐是聪明人,一听就懂。只是,她终究掩不住眼中的泪光,慌张地先行告退。

    韩芸汐躺在摇椅上,轻抚肚子。原本想给顾北月写封信,问一问这件事,可是,后来想想还是作罢。顾北月既是暗中去说媒的,必是不想让他们知道。如果,任四小姐一到,她就去问这件事,顾北月必定猜得到是任四小姐多嘴。

    韩芸汐暗暗感慨,龙非夜是个谜,唯有她这个枕边人才能懂。其实,顾北月也是个谜,她是懂不了的。也不知道将来那位秦家小姐能懂多少。

    任四小姐还是很坚强的,翌日就恢复了心情,有她在营里侯着,韩芸汐可以说完全放松了,不必担心突然早产。

    日子匆匆,一转眼,年关到了。

    韩芸汐的行动越来越不方便,龙非夜几乎整日陪着,没有外出。

    然而,就在大年三十之日,顾北月突然出现在后营门口。

    韩芸汐非常惊喜,龙非夜的心跳却差点停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