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181章 替他收拾残局

2018-06-21 09:32:36Ctrl+D 收藏本站

    沐灵儿一收到顾北月的信函,立马就往医城赶。

    在医者和药剂师心中,病人都是至尚的。

    顾北月并没有告诉沐灵儿顾七少的事情,只是说他有一个病人,需要几种瘟疫的药毒,他已经找遍了所有可以寻到的药毒,但是,还是配不出来,只能求助于她。

    他还告诉沐灵儿,他的病人时间有限,顶多顶多就只有一个人的时间。

    沐灵儿一抵达医城,徐东临就把顾北月书房的钥匙交给沐灵儿,书房里,顾北月给沐灵儿留下了一垒厚厚的笔迹,和一堆药材。

    沐灵儿不明白,一直询问徐东临顾北月的病人生了什么病,为何需要瘟疫的药毒?徐东临是一问三不知,全都推卸给了顾北月。

    沐灵儿又问顾北月和病人的下落,徐东临按照顾北月的交待,说一道外出去访问隐世的名医。

    沐灵儿不问还好,这一问,越发的迷茫不解。

    她连顾七少拥有不死不灭的体质都不知道,如何会想到,顾北月那位情况危机的病人,就是她心心念念的七哥哥呀!

    她自小待在医药界,只是不少有身份有地位的病人都会要求大夫保密,能请到顾北月亲自医治的人,估计也不简单,要求他保密也是正常的。

    沐灵儿也就没多问什么了,按照顾北月的要求,开始琢磨几种瘟疫药毒调配方法。

    顾北月收到沐灵儿抵达医城的消息时,沐灵儿已经在他书房里待了三天三夜了。

    第四天,沐灵儿终于书房,精疲力尽地伸展了个懒腰。

    徐东临在门口也侯了三天三夜,一见沐灵儿出来,他连忙问,“灵儿姑娘,怎么样?有办法吗?”

    沐灵儿双手还高举过头顶,她偏头看过来,“顾大夫求助过七哥哥吧?”

    沐灵儿不仅仅是天才药剂师,而且成长至今,已是云空非常顶级的药剂师,她看完顾北月那些笔记和留下的药材,非常肯定,这件事七哥哥插手过。

    否则,以顾北月的药学水平,不至于能研究得这么深。

    徐东临眼底掠过一抹哀伤,都不敢直视沐灵儿的眼睛,他说,“可不是嘛。这个顾七少,明明答应北月大夫说一定能配出药毒来的,可是,配到一半人就给跑了。也不知道他跑哪里去了,北月大夫没办法只能求助你了。”

    这套说辞,也是顾北月交待的。

    顾北月那么周全的人,当然知道那些笔迹和药材瞒不过沐灵儿的眼睛。

    沐灵儿双手插腰,在药学问题上,她可不会偏袒七哥哥什么。她气呼呼地说,“这人都快没命了,七哥哥怎么可以这样!太不负责任了!”

    “可……可不是嘛!”徐东临强忍着附和她,差点就哽咽了。

    沐灵儿认真说,“徐侍卫,我跟你说实话,顾大夫这一回给我出了大难题。再没有瘟疫爆发的情况下,要单靠其他药毒调配出他要几样药毒,几乎不可能。其实,七哥哥已经研究得很透了,顾大夫找我来,顶多是查漏查缺。”

    徐东临大急,“那可怎么办?顾……”

    徐东临差点就说“顾七少就快死了”,见沐灵儿那差异的目光,他及时改了口,“顾大夫很着急,那位病人……顾大夫还在医城的时候就说那位病人只有两个月的命,现在都过一个月了……”

    徐东临的心口就像是被大石头压得,都快喘不过气了。

    他第一次发现,原来说谎比说真话要难很多很多。

    “这个我知道!”沐灵儿一脸严肃,她拍了拍徐东临的肩膀,认真说,“徐侍卫,我们当医生当药师的,就算明明知道病人明日就会死,但是,即便今天晚上也不能放弃希望!我会尽力的!”

    徐东临连连点头,“在下替顾大夫谢谢你了!”

    沐灵儿挑眉看去,随即就一拳头打在徐东临肩膀上,“客气啥呀?”

    徐东临特别哀伤,却被沐灵儿误以为激动了,她笑说,“你真别这么客气,就当我替七哥哥收拾残局呗!回头……嘿嘿,我就找他讨药钱去!”

    沐灵儿还是补充了一句,“但是……希望真的不大。”

    徐东临就是一直点头。

    沐灵儿犹豫了片刻,还是忍不住问,“徐侍卫,七哥哥去哪了呀?是不是去云宁军营了呀?我姐估计快生了。”

    医城太远,韩芸汐产子的好消息还在路上呢。

    “估计是吧?不过,他铁定不会住军营,我们殿下不准的。”徐东临硬是扯出笑容来。

    沐灵儿无奈地叹息,正转身要进屋,却又突然止步,她狐疑地朝徐东临看过来,“不对呀!”

    徐东临的心一下子悬到半空中去,“怎……怎么了?”

    沐灵儿上下打量起徐东临来,“你……不去伺候你家主子,留在这儿干什么?”

    “我,我……”向来机灵的徐东临支支吾吾了半天,慌了。

    沐灵儿越发地狐疑,“到底谁病了呀?要你留在这等消息?”

    徐东临急急说,“是殿下的一个朋友,灵儿姑娘,殿下不让说,你别为难我了。”

    “龙非夜的朋友?”沐灵儿琢磨了半天,认真问,“龙非夜有朋友吗?”

    徐东临语塞,这下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沐灵儿也没多少兴致,连续三日都没怎么睡觉,她困得很,她已经把顾北月留下的笔记全都琢磨透了。她得先去补个眠,再开始认真琢磨。

    不管是谁病了,她都希望自己能找出解决之道来。

    徐东临看着沐灵儿关上门,才大大的吐了口浊气,犹如渡过了一个大劫。

    沐灵儿在医城的消息,顾北月也没跟顾七少透露。

    日子一天天过着,顾北月已经派了几路人马去北历瘟疫重灾区重新寻找新的药毒。顾七少其实是最清楚自己身体状况的,他成日蜷缩在黑袍里,都不让顾北月检查他的身体了。

    很对大夫都会对病人凶,震慑也好,没耐性也好,但是,顾北月则是全世界最温和的大夫。

    顾七少不让他检查,他也没有强求。

    顾北月身体恶化的情况,他不必检查心中都有数的。而且,寻药毒和检查顾七少身体,并没有直接的关系了。

    这日,顾北月亲自下厨,端来了一碗热呼呼的元宵。

    “尝尝,第一次煮。”顾北月淡淡笑。

    顾七少从黑袍里抬起头来,抬眼看去,笑容苍白,“原来今日是元宵节呀。毒丫头坐月子快过半了吧?”

    “嗯。快了。”顾北月至今没有去后营,若非必要,他基本不离开这个屋子。他害怕小七会孤单。

    “毒丫头坐月子能吃元宵吗?”顾七少认真问。

    “得看什么馅的。有赵嬷嬷和任四小姐照料着……”

    顾北月的话还未说完,顾七少就喃喃自语,“嗯,我能放心了。”

    顾北月仍是浅笑,点头。

    “晚上,县城里有灯会吧?”顾七少又问。

    “有,会很热闹,你要去吗?”顾北月问道。

    谁知道,顾七少却撩起了黑袍,露出双脚来,确切地说,他都已经没有双脚了。

    顾北月虽然有所估计,可是,亲眼看到小七的两脚变成了树根扎入泥土,他一直深藏心中的那一份悲戚终究是藏不住了。

    他转过头去,很久很久都没说话。

    “不想去了。”顾七少放下了黑袍,仰头望向天空,他笑了起来,“北月,咱在这里看看月亮也挺好的,这明月是最亮的灯。”

    他笑得越来越开心,“反正,毒丫头也去不了灯火,顶多就看看这月亮!”

    是的!

    还在月子里的韩芸汐去不逛不了灯会的,她连月亮都看不到。

    虽然赵嬷嬷一而再地劝说,但是她还是坚持要自己带孩子。于是,才十来天的时间,她就被小家伙折磨得半条命都快没了。

    别说她了,就连坚持不分房睡的龙非夜,都处于睡眠不足的状态。

    韩芸汐和龙非夜这个儿子,简直就是来跟他们讨债的!

    特别难带!

    出生十来天,白天特别吵,晚上更闹腾,每天晚上都半个时辰吃一次。喂得慢了,就大哭。

    小小年纪的,哭声特别大,能把周遭两小帐的人全给吵醒。

    终于,龙非夜受不了。

    不是他自己受不了,也不是不**儿子,而是舍不得韩芸汐月子里这般折腾。龙非夜不顾韩芸汐的反对,让赵嬷嬷找了四个有经验的嬷嬷和两个奶娘过来。

    白天让小家伙和韩芸汐待一起,晚上个分开睡。

    韩芸汐半夜里睡熟了,龙非夜就会偷偷起**,去看一回小家伙的情况才会放心。这件事所有下人都知道,就韩芸汐一个人被瞒着鼓里。

    这日元宵之夜,在韩芸汐一而再的恳求之下,可怜的小家伙终于能跟爹娘同屋了。

    韩芸汐疲惫得补眠,龙非夜一边照料妻儿,一边要处理北历那边的事情,也就今天晚上,一家三口聚在一块,韩芸汐和龙非夜才想起要给儿子取个小名。

    “龙……龙……”韩芸汐想了半天,最后说出了一个非常俗的名字,她说,“龙龙!”

    赵嬷嬷和一群婢女,医女就没有一个忍住的,全都笑了出来。

    龙非夜倒是一脸严肃地说,“我不姓龙。龙是天宁皇族的姓氏,东秦皇族以轩辕为姓。我的真名是轩辕夜。”

    “龙非夜……轩辕夜……非夜……”韩芸汐喃喃自语,这才意识到“龙非夜”这名字里的“非”字,大有玄机呀!

    “龙非夜”这名字暗示了“夜”非“龙氏”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