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186章 小七,不要走

2018-06-21 09:32:31Ctrl+D 收藏本站

    殿下呢?

    谁都不知道龙非夜去哪里。

    看着一群影卫茫然的脸,楚西风气得想踹人。

    “殿下呢?说呀!”楚西风大声质问。

    他今日也就到军营里去办了点事情,天知道回来就出了这样的事情。

    公主是怎么知道顾七少的事情的?殿下怎么又刚好不在呢?

    “殿下旁晚的时候就不见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一个影卫怯怯地开了口。

    另一个影卫比较大胆,抱怨了一句,“头儿,殿下的脾气你也知道,他要不让人知道行踪,咱们就是查都查不到。”

    楚西风一愣,很快就转身往后山跑,留一下一帮人更加的迷茫了。

    楚西风甩了自己两巴掌,惩罚自己的愚蠢!

    公主还在月子里呢,若非有军务要处理,殿下是不会离开后营的,就算离开,顶多也是去云宁军营。

    他刚刚从军营过来,殿下并没有在那边,那么,殿下就只会去另一地方了!

    后山!

    殿下一定是独自一人去后山找顾北月和顾七少了!

    楚西风着急得都忘了带火把,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山林里一路往上飞窜,希望以最快的速度找到殿下。

    万一公主发起火来,或者冲动要去医城,那可没人拦得住呀!

    楚西风匆忙往山上跑,韩芸汐却在大帐里,呆呆地坐着,伤心也好,焦急也好,全都堵在心口上。哪怕是哭出来了,都没有一点点舒畅的感觉。

    顾七少,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到底……到底还活着没呀!

    按照宁静说的,沐灵儿离开医城也快一个月了。一个月前顾北月就下了结论,七少只有一两个月的命,那么,现在呢?

    顾北月会找沐灵儿,那就意味着这几个月来,他们一直没有寻找需要的药材和药毒。

    因为,他们在医城的时候,都已经把药方确定好了,就剩下找药,配制出解药拿荆棘藤做实验。根本不需要沐灵儿去调整药方的。

    那张药方,韩芸汐至今还记得清清楚楚,她最关心的那几味瘟疫药毒,四个月前,顾北月就给了她明确的消息,已经找齐了!

    医学院的药毒库里,有那些药毒的!而其他药材,对于顾七少来说真的不算难找。

    韩芸汐愣愣地坐着,细细地回想。回想这几个月来,医城来的每一封信,越想,她就越心堵。

    周遭围了一帮人,全都看着她,生怕她再冲出去。

    她不会!

    她等着!

    等着龙非夜来见她,来给她一个交待!也给她一个结果,告诉她,顾七少到底怎么样了!

    她现在甚至没有心思去追究龙非夜他们三人联手骗她的事情,她只想知道顾七少到底怎么样了,到底还有没有希望活下去!

    韩芸汐在等龙非夜回来。而楚西风总算找循着灯火到了后山顶的小屋子。

    楚西风一见到灯光就飞冲过来,都没注意到躲在门口融入在夜色黑暗里的顾七少。

    楚西风在远处不敢喝,站在门口立马就大声说,“殿下!出事了!出大事了!公主她知道七少的事情了!”

    龙非夜和顾北月几乎是同时起身的,顾北月冷声,“谁告诉她的?”

    楚西风怔住了,从来没有想到顾北月会有如此冷冽的一面,一时间他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觉得眼前的顾北月陌生得很。

    龙非夜二话不说便往门外走,他必须尽快下山。

    可是,龙非夜刚到门口,一个熟悉的声音就从身旁传来。

    “龙非夜,我不想见她。”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顾七少!他低着头,声音幽冷得好似从阴寒的地狱里传出来的。

    他说,“还有,月子还未做完,你要是敢让她出门半步,老子就算是死,也不会饶了你!”

    楚西风这才注意到顾七少的存在,他看着顾七少,心头顿是大堵。顾七少这……这哪还像个人呀?

    龙非夜止步,声音亦是寒彻,“顾七少,你哪一次威胁本太子,赢过的?”

    顾七少缓缓地抬起头来,只见他那张倾城绝美的脸上,竟不满了一道道暗纹,潜藏在白皙的皮肤之下。

    那些暗纹,不是别的,正是荆棘藤的根须,它们潜伏着,随时都有可能窜出荆棘藤的嫩芽来,从顾七少脸上长出来。

    此时此刻顾七少的脸,特别的丑,甚至可以说是狰狞恐怖!

    可是,谁都没有被吓到,顾北月,龙非夜和楚西风全都看着他,看着……看着……

    顾七少居然还能笑,他笑吟吟地说,“看什么看呀,老子丑,自己知道!”

    他的声音本就好听,透着笑意的时候更迷人。可是,他的脸……

    龙非夜不用多问,都知道,顾七少撑不了几日了。荆棘藤已经蔓延了他的全身,就剩下脑袋了。

    一旦他脸上,脑袋上的荆棘藤生长出来,顾七少……也就完了!

    龙非夜不说话,转身要走。

    顾七少急急大喊,“龙非夜,当老子求你了,成不?”

    “不成!”龙非夜头都没回,冷声说,“韩芸汐自己决定!你,没资格替她做决定!”

    “这老子自己的事!”顾七少大喊。

    可惜,龙非夜还是不理睬。

    直到龙非夜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中,楚西风也离开,顾七少才回过头来,冲顾北月笑。

    他那双狭长的双眸微眯,笑得好似月光皎洁而又灿烂,像得就像是个孩子一样,纯粹简单。

    他说,“顾北月,你看吧,老子到死之前,总算能坑龙非夜一回了!呵呵!值了!”

    其实,顾北月一直没有跟龙非夜说实话,顾七少只有半个时辰不到的命了。

    龙非夜这一走,再带韩芸汐上山来,一定是来不及的。

    就算楚西风没有过来,顾北月也已经准备寻借口让龙非夜离开了。

    面对顾七少的请求,龙非夜从来没有心软过,可是,顾北月却总是心软。

    顾北月很想笑,很想对小七笑一笑。可是,到了这个时候,他终于笑不出来了。

    他眉宇紧锁,凝重而哀伤地看着顾七少,喃喃地问,“七少……你,会疼吗?”

    被荆棘藤这样吞噬血肉,到底有多疼?

    从他们下风明山到现在,顾七少疼了多久,有多疼?

    为什么,为什么到了这最后一刻,他竟还能笑出来!

    “七少,你不疼吗?”顾北月紧紧锁着眉头,连连摇头。

    “不疼!”顾七少毫不犹豫地回答。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荆棘藤忽然就从他脖子上窜了出来,破血肉而出。

    顾七少的笑容僵在脸上,很快就蹙眉了,咬牙了,闭眼了。

    他疼呀!很疼很疼!怎么可能不疼?

    他最怕疼了!

    很快,又一道荆棘藤从他耳后窜出来,顾七少疼得都睁不开眼睛,缩了脖子。

    可是,缩脖子也没有用,那两道荆棘藤窜生出来之后,数道荆棘藤便接连飞窜出来。甚至,他脸颊处都冒出了一个嫩芽来。

    顾北月的眼眶全都湿了,他在等,等顾七少睁开眼睛,可是,顾七少却一直没有睁眼,由着荆棘藤乱窜,越窜越多。

    “小七!不要!”

    最从容的顾北月终于崩溃了,他顾不上一切,扑过去紧紧地抱住顾七少。

    “小七,不要走!不要走!”

    “小七,我求求你不要走!”

    “小七,公主会来看你的,公主一定会来看你的,你等一等她呀!”

    “小七……”

    “北月……”

    顾七少喃喃出生,顾北月立马停住,不敢出声,连呼吸都屏住了。

    “北月,好……”

    顾七少都没有力气了,哪怕就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顾北月不敢出声,生怕错过他任何一个字,他听了好久,终于听清楚了。

    顾七少再喊疼!

    他说,“北月,好疼……好疼……”

    两行清泪,沿着北月的眼角缓缓流下。顾北月紧紧地抱着顾七少,不知所措,他无计可施了,他完全不知道该些什么。

    他只能抱着小七,听小七喊疼。

    很快,他就感受到小七浑身的荆棘藤都在躁动,似乎有无数枝条在蠢蠢欲动,要爆发出来。

    他都不敢看顾七少的脸,但是,他知道,最后的时刻到了,最疼的时刻,最折磨人的时候也到了。

    “北月,好疼……”

    “疼……”

    顾七少的声音很轻很轻,顾北月却听得清清楚楚。甚至,顾北月都不知道他耳畔徘徊的是七少的声音,还是他的幻听。

    这个声音,折磨着他的心。

    终于,顾北月豁出去了,他起身跑到屋里去,拿来了韩芸汐留下的最后一小份迷蝶梦。

    迷蝶梦腐蚀不了白彦青那个毒蛊人,或许,腐蚀得了顾七少吧?毕竟,他们两人的体质并不相同。

    顾北月不愿意小七到死都要承受这种折磨!他舍不得!他宁可,用迷蝶梦结束小七的痛苦,一了百了!

    顾北月取来迷蝶梦的时候,已经完全看不到小七了,只看到无数荆棘藤从黑袍里飞窜出来,疯狂生长!

    顾北月心头大恸,他不知道小七是否还活着,是否还有意识,他恨透了这些荆棘藤,随手就将迷蝶梦倒了下去……

    而此时此刻,龙非夜才刚刚赶到营帐里,站在韩芸汐面前。

    所有人全都退出去了,偌大的营帐里就剩下韩芸汐和龙非夜两个人。

    韩芸汐那双眼睛哭得发红浮肿,龙非夜满眼的心疼。

    韩芸汐没有再哭了,也没有质问没有责怪,她就说了一句,“龙非夜,我要见顾七少。”

    “好!”龙非夜毫不犹豫地答应,他单膝跪在她身旁,亲自替她穿上棉靴,他取来狐裘大袍,将她裹得严严实实的。

    他说,“走,我背你去。”

    他们刚到门口,竟看到了沐灵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