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188章 能不能醒

2018-06-21 09:32:28Ctrl+D 收藏本站

    顾北月一直替顾七少施针,韩芸汐和沐灵儿都看不懂,但是,视线都没有离开过顾北月的手。

    尤其是什么都还不知道的沐灵儿,心儿都碎了一地。

    足足一个时辰之后,顾北月才出声,“公主,灵儿姑娘你们都出去吧,你们待在这里,不方便。放心,七少无大碍。”

    顾北月说这话的时候,注意力依旧落在顾七少身上,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止。

    他的眼睛虽然布满了血丝,红红的,可是,他依旧专注,认真。

    韩芸汐和沐灵儿悬在半空的心瞬间就放落了!

    姐妹俩人相视,都笑了,带泪而笑。她们都是内行人,知道顾北月什么意思,连忙起身出门,韩芸汐亲自将门带上。

    呼吸了新鲜的冷空气,她哭得晕乎乎的脑袋才清醒了一些。

    此时,阳光已经照亮了整个山头,清晨的阳光是温暖的,空气是清新的,整个山顶草长花开,像是被铺了一层花地毯。

    龙非夜和楚西风在荆棘树下,琢磨折磨树干,见韩芸汐和沐灵儿出来,他便走过来。

    他随手脱下披风,要替韩芸汐披上。

    韩芸汐不答应,反倒替他披上了,“我不冷,真的。”

    她都裹了一件厚厚的狐裘大袍了,真的不冷的。而且,她虽然月子还未满期,但是,有任四小姐的亲自照料,后面十多天夜里又没有被吵,身体和精神都恢复得不错。

    女人产后一般是四十二天的恢复期,但是,这个天数是会因人而异的。有人恢复得快,有人恢复得慢。韩芸汐对自己的身体,还是很了解的。

    “楚西风,山上冷,送公主先下山。”龙非夜淡淡交待。

    韩芸汐立马把自己那理论和龙非夜说了,龙非夜无奈,只能要求她在一旁坐下。

    “顾北月说七少没大碍了。”韩芸汐连忙说。

    龙非夜早就猜到了,否则,也不会退出来。

    沐灵儿站在门前,面对着紧闭的门。韩芸汐连忙将她拉过来,告诉她一切。沐灵儿不听还好,一知道顾七少不死之身,知道顾七少的身体被荆棘藤侵蚀了数月,知道顾七少差一点点就变成眼前那颗冷冰冰的荆棘树。

    沐灵儿终于嚎啕大哭起来,“姐,七哥哥怕疼!七哥哥很怕疼的!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

    韩芸汐由着她哭,无话可答。她何曾不是今日才知道真相呀?看着沐灵儿哭得脸都快花掉了,韩芸汐的心依旧是难受的。

    是呀!

    七少怕疼呀,七少这几个月来都经受了什么?

    她靠在墙上,回忆起七少和龙非夜曾经好几次都跟她说宫“死不了”这三个字,她的眼眶还是有些酸醋。

    顾七少这个家伙,到底是带着怎样的心情,跟她说这三个字的?

    又是带着怎样的心情,跟她说,“毒丫头,除非我死,否则我不会丢下你的。”

    韩芸汐直到今日,才真正明白顾七少这一句承诺,有多重!

    小七给她最深的记忆,并不是那灿烂的笑容,而是这句话。

    沐灵儿哭得都停不下来,韩芸汐却不哭。

    韩芸汐心怀着期盼,盼着顾七少能自己走出那个紧闭的房门,能冲她们笑。

    能抱怨她为什么不难过不哭,能笑话灵儿是爱哭鬼。

    韩芸汐不哭了,但是,她知道自己日后一旦细想,想起小七那份承诺,想起今日的一切,想起七少独自承受的一切,她依旧像此时的沐灵儿泪流满面的。

    这一等,直接等到了晚上。

    龙非夜已经派了影卫过来扎了个营帐,赵嬷嬷也跟过来伺候,煮了一大锅热食。

    只可惜,顾七少不醒,大家都没胃口。

    若不是顾北月说顾七少没有大碍,估计这会儿大家得急坏了。

    中午的时候,韩芸汐就让楚西风进去给顾北月送吃的,交待要喂。顾北月施针是要花精力的,饿肚子可不醒。

    晚饭,大家都吃不下。楚西风正要去给顾北月送饭,谁知道,顾北月却出来了。

    沐灵儿又是跑在最前面,险些把顾北月给撞倒。

    “怎么样怎么样?七哥哥怎么样了?醒了吗?没事了吧?”

    顾北月一脸的倦色,明显非常疲惫,但是,他还是对沐灵儿温和地笑。

    他说,“灵儿姑娘,放心,没大碍。”

    他交待了楚西风到屋里守着,让沐灵儿到营帐里,说有事要商量。

    沐灵儿又想去看一看七哥哥,又急着想知道七哥哥的具体情况,她犹豫不决。

    “你不能过去,他身上全是针。”顾北月说着,又交待楚西风,“把剩下的两个暖炉也点上,别让七少着凉了,他现在很虚弱。”

    沐灵儿立马就脸红了,她知道七哥哥现在估计还一身光溜溜的。

    她转身过来,还不忘问,“那什么时候能去?”

    “明日吧。”顾北月淡淡说。

    谁都不会知道,昨晚上,他那么冷静,那么理智的一个人,抱着小七,哭得有多伤心。

    而用掉迷蝶梦,则是他最不理智的理智!

    回到营中,顾北月顾不上吃饭便要跟韩芸汐他们解释昨晚上的事情。韩芸汐亲自把热呼呼的汤端到他面前,他才从命,喝了一碗热汤。

    顾北月出来了,大家也总算能安心吃饭了。

    他们一边吃,一边聊。

    顾北月把小七昨晚的情况简单了一句话带过,他并不希望让大家知道昨晚上小七受了怎样的折磨,自己也不愿意多回忆。

    他只详细说了他用了迷蝶梦之后,小七的反应。

    迷蝶梦倒下去的时候,所有荆棘藤就都被腐蚀掉了,腐蚀得一干二净,连残渣都没有留下,但是,留下了红色的液体,像极了血,却又不是血。

    他都绝望了,却发现,随着荆棘藤的消失,顾七少的血肉却渐渐恢复。

    荆棘藤是被腐蚀的,看起来却更像是从顾七少身体里退掉一样。而当顾七少的身体完全出现之后,地下就留下了一滩红色液体,就像是一滩血。

    他立马替顾七少把脉,发现顾七少的脉象和正常没有多大区别,唯一的区别就是脉象非常非常弱,尤其是心跳几乎要消失了。

    他也顾不上理睬地上那一滩红色液体,他把顾七少带到屋里,立马就施针护着他的心脉,施行抢救。他施针之后,检查了三遍,如今总算可以确定七少没有性命之忧了。

    沐灵儿听得一愣一愣的,不停地吸鼻子。

    韩芸汐连忙,“那些红色液体扎根在泥土里,长成了荆棘树?”

    顾七少刚刚就注意到门口的荆棘树了,他点了点头,“公主,那些红色液体,应该就是七少体内的植物精元。”

    “迷蝶梦为何会是解药?”龙非夜也开了口。

    韩芸汐离开医城的时候,就把迷蝶梦交给了顾北月,解药就在手中,他们竟忙碌了数月,全然不知。想来着实无奈。

    “这也是在下弄不明白的。药学方面,还得等七少醒了,和灵儿一道琢磨?药草毒草本就是相生相克,迷蝶梦就是枯萎的草木混合所制,细细向来,迷蝶梦能解七少的不死之身,倒也不稀奇。”顾北月认真说,“只是,属下猜测,若非小七浑身都化成荆棘藤,或许,这迷蝶梦用了也未必是如今这情况。”

    韩芸汐也正想说这一点。

    如果顾七少的身体没有被荆棘藤侵蚀,若是用了迷蝶梦,或许无关痛痒,有些皮肉骨头皆被腐蚀。谁都说不定。

    而且,顾七少昨夜用迷蝶梦,是在尝试过诸多药草之后,之前那些药草残留在体内,在荆棘藤上是否也会有影响呢?

    如果按照他们之前的那张配方,寻到瘟疫药毒调配出解药来,那份解药的药性毒性和迷蝶梦相差多少?

    这个问题,还真得留给顾七少和沐灵儿,而且就算留给他们,他们也未必能琢磨透。要拿到瘟疫的药毒可没那么简单。

    反正七少已经恢复了,韩芸汐宁可永远都配不出解药,也不愿意云空大陆再爆发当年那么大规模的瘟疫了。

    沐灵儿抽泣地说,“姐,幸好你还留了迷蝶梦!要不……呜呜……”

    韩芸汐何尝不庆幸呀!

    “七少的身体还非常虚弱,这边的药材有限,我得带他回医城去,怕是要在药汤里泡一阵子了。”顾北月认真说。

    “我跟你们去!”沐灵儿急急说。

    顾北月无奈点了点头,“还得灵儿姑娘开几张药方。”

    沐灵儿至今眼角还挂着泪水,除了点头还是点头,她又难受又惊喜,至今都无法平复。

    顾七少的事总算告一段落了,顾北月估计,顾七少至少也得一个多月才能醒来。

    今天晚上,大家却都怀念起他那灿烂肆意,无拘无束的笑容。

    饭后,顾北月特意起身来,同龙非夜和韩芸汐行了个礼,“恭喜殿下,公主,喜得贵子。”

    沐灵儿这也才想起了自己是来看小外甥的。她说,“姐姐,我明天再去看小睿儿吧?”

    “明儿一道下山吧。”韩芸汐虽然一天不见儿子就思念,可是,她还是想和顾北月,沐灵儿陪一陪顾七少。龙非夜倒没有多大的意见。

    众在山上住了**,翌日早上,沐灵儿和韩芸汐就都看到顾七少了。

    他那张脸依旧绝美倾城,狭长的双眸闭着,睫毛老长老长了。顾北月帮他换上了锦白的便装,他安静的样子,就像个清贵的公子,邻家的大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