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196章 摆了一道

2018-06-21 09:32:17Ctrl+D 收藏本站

    宁承的失踪,在云空大陆引起一阵大哗然。且不说别人,就是龙非夜和韩芸汐都非常意外。

    龙非夜和韩云溪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两人正还在商议着,宁承在北历的驻军部署情况。

    宁承居然自作主张,将黑族军和虎军驻扎到了北历各个要塞,甚至包括了最最关键的三途大关。宁承做了这样的安排,然后自己给跑了?他什么意思?

    北历那片土地,可不是一般军队可以吃得下的。

    黑族军和虎军是地头蛇,而宁家军则因救灾之后,称为草原的救星,牧民们心中的英雄。

    在这个形势之下,龙非夜只能把北历交给宁家军。而龙非夜也早就有把北历交给宁家军,否则,当初就不会让韩芸汐去主导北历战场的军务。

    私人恩怨归私人恩怨,军政大事归军政大事,龙非夜当初没有混为一谈,如今更加不会。

    宁家军必须留在北历,而且,日后必要凭借牧民的信任,取代掉黑族军的势力。至于宁承个人的走还是留,那就是宁承自己的事了。

    宁承如果能赢了斗酒,北历王非他莫属;若是输,宁承自是得提拔出一个人来,既可以执掌狄族,又可以接手宁家军,驻扎北历。

    龙非夜的矛头是宁承本人,并非狄族,更不是浴血奋战,冒死救灾地宁家军。宁承走就走,就算没有提拔出一个人来执掌宁家军,至少,也得把宁家军驻扎到各个要塞去。他却反其道而行,这不仅仅是放了他鸽子,还狠狠地摆了他一道!

    就如今北历这形式,金子这个至今来路不明的家伙成了北历的关键。

    韩芸汐捏着眉头,着实想不透宁承要干什么。她认真地对龙非夜说,“金子这家伙一直想走,他对黑族军没兴趣。他一走,必把虎军带走,而黑族军……”

    “那可是帮狼子野心的东西!”龙非夜冷冷说。

    君亦邪养出来的军队,能优质到哪里去?若非金子“黑族遗孤”的假身份压制着,要管那批军队可不要管呀。

    龙非夜不会愚蠢到留下黑族军,黑族军势必会被解散的,只是,如今并非不是时候。

    眼看就要秋天了,而过了中秋,北历北部就开始冷,过冬的粮食,帐篷,棉被,火炭等物资都得南边支援。支援终究是有限的。

    把话说直白了就是,这个冬天,北历牧民,尤其是北边的牧民都得勒紧了裤腰带熬日子。

    这种时候,只要稍稍有些矛盾冲突,就很容易称为,引起暴乱。换句话说,这种时候正是不怀好意者的煽风点火的良机。龙非夜非但不能动黑族军,反倒得利用金子来讲他们压得死死的。

    宁承一走,金子就绝对不能走了!

    韩芸汐眼底掠过一抹复杂,她不太相信宁承会刻意给她和龙非夜这种难题。

    宁承刻意刁难龙非夜就算了,怎么会刻意刁难她?

    如今各大军系,甚至诸多谋士都在议论北历,都把北历当作了她的势力,西秦的势力,全都觊觎着呢!这一两年里,北历是个烂摊子,但是,一旦让北历草原牧业休养生息起来,北历的战马那可是各方军系既忌惮又心仪的。

    赈灾靠的是朝廷的物资,是国库的钱,到时候,谁真正掌控了北历草场马场,那收获的利益便是本军系的!

    其实,韩芸汐一直都盼着宁承来,盼着宁承来接受封赏,来跟各大军系据理力争。

    战乱之时,所有人都会诚心实意都团结一致。可是,太平之时,免不了要争利的。帝王之术,讲究的便是平衡之术。

    龙非夜身为将来帝国之主,即便心中有偏袒,表面上也不能过于明显偏倚。而宁承和狄族,则是他将来拒绝各大军系进驻北历最好的借口。

    虽然是个大难题,可是,龙非夜也不至于真被为难住,他当机立断下令,“楚西风,徐东临回来了吗?”

    徐东临被顾北月借用了,一直在医城待着。顾北月这时候,也该回到医城了。

    “就这两日回来。”楚西风如实回答。

    “等他回来了,你亲自去冬乌国走一趟。奴隶那条线就不必查了,就从通兽语这条线往下查。金子,必有来头!”龙非夜冷冷说。

    之前他们调查金子,都是从金子称为奴隶被贩到三途黑市这个线索上下追查,上查冬乌国的奴隶交易,下查三途黑市经手的人。这条线索一直没查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就停止了。后来,因为白彦青的事情,龙非夜也无暇关注此事。

    如今想来,金子通宵兽语,若非黑族之人,必还有玄机。

    要真正掌控金子,怎么着也得摸清楚金子的底子。

    “是,属下马上去准备。”楚西风领命而去。

    “灵儿那丫头不知道怎样了。”韩芸汐喃喃到。她托宁承查灵儿和金子的事情,宁承至今没给反馈。

    他要走,好歹也复命了再走呀!

    正说话着,门外忽然传来侍卫的通报,“殿下,公主,灵儿姑娘求见。”

    这儿若是韩芸汐的屋子,沐灵儿早就直接冲进来了。可惜,这里是龙非夜的书房,敢直接冲进来的目前估计只有韩芸汐,小睿儿还不会走呢。

    沐灵儿一进来,如韩芸汐所料,又瘦了。韩芸汐正愁着产后瘦身,看到沐灵儿瘦成这样,着实滋味复杂。

    沐灵儿见到龙非夜,规规矩矩地唤了一声“殿下”,对韩芸汐却是亲切的“姐”字。

    姐夫这个词,她至今没胆量在龙非夜面前叫出来。

    韩芸汐原本还想跟沐灵儿打听打听金子最近的情况,谁知道,沐灵儿却先开了口,“姐,宁承吧身契还给金子了,金子回冬乌族去了!”

    韩芸汐和龙非夜面面相觑,韩芸汐连忙问,“什么时候的事?”

    “三个月前。”沐灵儿答道。

    龙非夜的脸色冷了不少,好个宁承,这么大的事情居然提都没有提过。这件事也提醒了龙非夜,他在北历没人!

    他手上可用的人不少,但是,适合派去北历的不多。如今看来,将来还是的派几个谋士到军中去的。

    “金子还回来吗?这几个月黑族军谁管着?”韩芸汐连忙问。

    军中的事情,沐灵儿是一问三不知,她只知道这三个月来,军中一切都很稳定。

    金子走了,宁承也走了。

    留下个北历烂摊子,这节骨眼上找谁去收拾?

    宁承若早就有心要走,当初何必接下北历的单子?

    就在龙非夜以为自己看走眼的时候,刚刚离开不久的楚西风竟折了回来,带回了一个令人意外的消息。

    “殿下,金子在宫外求见!”楚西风刚要出去办事,就撞见了金子。

    他好奇不已,金子难不成是喝沐灵儿一道来的?

    这话一出,龙非夜和韩芸汐都朝沐灵儿看过来,沐灵儿也一脸茫然,“宁承……宁承说他离开三个月了呀!我就三个月前见过他一次,至今没见过。”

    “来作甚?”龙非夜问道。

    “他就说想见公主,跟公主讨债。”楚西风连忙禀告。

    讨债?韩芸汐欠宁承什么了呀?

    大家更纳闷了,龙非夜立马让楚西风把人传进来。

    沐灵儿眸光有些闪躲,想回避,可是,认真想一想,他们的约定都逾期那么久了,金子不至于在这里刁难她。

    虽然这么想,沐灵儿还是想走,她向来大大咧咧,天不怕地你不怕,却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怕他,怕见到他。

    “姐,我先走了……”沐灵儿低声。

    “怎么,你不想嫁给他了?”韩芸汐低声反问道。

    沐灵儿这才想起她这位姐姐一直都怀疑她和金子的事情呢!

    她目光闪躲起来,“现在不想了……我,我才不想那么早嫁人呢!没事……没事干嘛找个人管着我?”

    “真不想嫁了?”韩芸汐认真问。

    “真的!当初,当初我就是一时脑热,现在我也不喜欢金子了。”沐灵儿又解释。

    “那你坐着呗。万一金子是来跟我讨人的,你跟他说清楚,免得日后真当我欠他的债!”

    韩芸汐一脸严肃,这让沐灵儿都不敢动弹了,只能坐回去。

    没一会儿楚西风就把金子带进来,只见金子依旧瘦削得很,一袭黑衣,像异域之人一样的短发,细碎的斜刘海有些遮掩眼角。

    他站得笔挺,眸光冷敛。

    他知道沐灵儿在这宫里,却没有想到沐灵儿也在这里。

    他分明有些意外,却很快就掩饰掉,他同龙非夜和韩芸汐作揖,“殿下,公主。”

    “宁承呢?”龙非夜冷冷问。

    “我也想知道他在哪?可惜,找不到。”金子淡淡说,“我来跟公主讨一笔债!”

    金子朝韩芸汐看了过去,沐灵儿就坐在韩芸汐身旁,她低着头。

    “我欠你什么了?”韩芸汐冷冷问。

    沐灵儿刚刚还算淡定,可是,一听到金子的话,她就紧张起来,不自觉搓揉着手帕。

    谁知道,金子却说,“债是宁承欠的,宁承跑了,我只能给找你讨。”

    咦……

    他不是为他们的事情来的?

    沐灵儿下意识抬起头来朝金子看去,这才发现,金子眸光平静而冰冷,并没有像以前那样每次见着她都跟盯猎物似的盯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