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198章 这么着急作甚

2018-06-21 09:32:15Ctrl+D 收藏本站

    见韩芸汐那好奇的样子,龙非夜嘴角的笑意更浓了。龙非夜将所有军令牌都放到锦盒中去,再将锦盒递给韩芸汐,说,“你!”

    “我?”韩芸汐一时还没缓过神来,只下意识接住锦盒。

    “原本打算过两三年,北历那边稳定了,再把军政交给你,如今看来,倒是也可以给了。”龙非夜笑到。

    韩芸汐这才明白过来,龙非夜刚刚那枚总军令牌是要给她的呀!

    “我?”

    不得不说,韩芸汐意外而且紧张。军务可是一个国家稳定的最大保障呀!

    “你怕什么?”龙非夜挑眉而问。

    “你就不怕百里元隆天天来烦你?”韩芸汐反问道。北历的事才刚刚有个妥当的处理办法,龙非夜这简直是在挑事。

    这个消息传出去,估计整个云空都要炸了吧?

    百里元隆之前被派去负责赈灾物资的调配,事情还是办得很公正的,龙非夜也处理不了他什么,前几日百里元隆就回来了。

    龙非夜认真说,“我要告诉天下人,我不偏袒东秦也不偏袒西秦,我只偏袒你,云空的女主子!”

    北历终究还牵扯了狄族宁家的利益,而如今,宁家退居二线,韩芸汐将来也不会把北历的军政大权交给宁家军。他这么做是要告诉天下人,韩芸汐不仅仅是西秦公主,更是他龙非夜的女人,云空将来的女主子。韩芸汐背后最大的权势,不是狄族,而是他!韩芸汐拥有的权势,是同他共有的。

    他倒要看看,谁敢质疑他的权势?

    不需要龙非夜多解释,“女主子”这三个字就告诉了韩芸汐一切。

    韩芸汐真的意外,而惊喜。

    其实,她一直有同龙非夜共同治国之心,她有诸多的现代理念,或许不适合云空的情况,但是依旧可以参考,修订。

    只是,她不会冒然去要一官半职,因为,她知道,这依旧是一个男权之上,男主外女主内的社会,女人不适合过于干政。她可以私下同龙非夜畅谈治国之策,治军之策,却不能同他一道坐在御书房里,面对文武大臣,一道探讨。

    谁知道,龙非夜竟有如此胸襟和底气,让她站出去参政!

    韩芸汐看着龙非夜,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怎么,你答应?”龙非夜蹙眉看她。

    “不!”韩芸汐里面否认,她双手拿好那个锦盒,认真说,“我答应了,你没有后悔的余地了!还有,这些令牌你不许发出去,等到论功行赏之日,我亲自送到百里元隆他们手里!”

    韩芸汐一遍说,一遍将那枚总军令牌挑出来,放入袖中,“这一枚,我就收下啦!”

    龙非夜看着韩芸汐难得的可爱模样,又一次忍俊不禁,他忍不住想,若是再添个女儿,是不是会比韩芸汐此时的样子更加可爱呢?

    想起睿儿才六个多月,龙非夜还是不忍心了。来日方长,他等得了。

    韩芸汐心情不错,慵懒懒起身来。一直在一旁不敢说话的沐灵儿连忙跟着起身。

    天啊,看着龙非夜**她姐,简直太可怕了!龙非夜笑起来虽然特别好看,但是……在她看来还是很可怕的。

    她早就想走了,却又不敢打断他们,只能在一旁安安静静当空气了。

    “灵儿,我要去宫外逛逛,你去不?”韩芸汐问道。她都快忘了自己多久没出过云宁行宫了。

    “要带睿儿出去吗?”沐灵儿连忙问。

    “这会儿正睡着呢,不带了。”韩芸汐回答道。

    “那我不去了,我去守着睿儿等他醒!”沐灵儿笑了笑,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的笑容很难看。

    韩芸汐眼底掠过一抹复杂,她知道,沐灵儿和金子之间一定还有她不知道的事。

    不过,既然金子不回冬乌国了,又当着她和龙非夜的面,说不娶沐灵儿了。沐灵儿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危险了。至于他们发生了过什么,她也不想多问,感情的事太复杂了。像她和龙非夜这样,巧合彼此喜欢,她最庆幸。

    “多找几个人陪着,小心点。”龙非夜低声交代。

    “好。”韩芸汐认真回答,心下却无能,就云空大陆上,除了龙非夜还有谁伤得了她吗?

    她打算到布行里挑选一些料子给龙非夜和睿儿添一些新衣,虽然吃穿都有赵嬷嬷张罗着,可是,当妻子又当娘的她还是要对丈夫和儿子用用心的。

    韩芸汐一走,龙非夜就低声交代影卫,“去趟康乾钱庄,告诉罗掌柜,就说本太子要收了云空所有大酒庄。”

    影卫忍不住提醒了一句,“殿下,战后粮少,酒庄的生意都不景气呀!” 粮食少,吃都不够还怎么能拿来酿酒?因而,酒庄的成本高了,买也就更不好了。

    龙非夜转头看去,影卫这才意识到自己多嘴了。他连忙领命退下。

    龙非夜没打断做酒水买,他是要把宁承逼出来!先把酒庄摸透了,在找人不迟!敢爽他的约,他倒要看看,宁承喝不到酒会不会找上门来!

    就宁承对酒品质的刁钻和饮酒量,不管是农家自家的酿造还是小酒馆都满足吧了,宁承要喝酒,一定是会去大酒庄的。

    公事了结了,私事还是要算清楚再走的……

    沐灵儿跟着韩芸汐离开书房,一道走了一段路,两人才分开。韩芸汐往宫外走,沐灵儿却没有去陪小睿儿,而是去了后山。

    离开三个多月,她重新站在山顶那棵荆棘树下时,竟发现自己并不像之前那样难过了,反倒有种说不出的亲切感。仿佛,心中有再多的不躁动,到了这里就都平静了下来。

    金子,我违约了,对不起。

    七哥哥,你可知道,灵儿又自由了!

    可是,灵儿不会再想以前那样追着你满世界跑了,灵儿知道你还在这个世界上,和灵儿看同一片天空,同一个月亮,灵儿就满足了!

    沐灵儿就在荆棘树旁的小屋子住了几日。

    她决定回医城去,重振沐家!不为家族的声誉,利益,而是纯粹为了做她最擅长也是最喜欢的事情。此次北历之行,让她发现了不少药材有问题,若非顾北月拦下要求她私下去和药城的人协商换药,她早就把事情都捅出去,闹大!

    她要回去重振沐家,她要亲自教出一批徒弟来,监管药城送出去的每一包药!

    沐灵儿下山去跟龙非夜、韩芸汐辞行时,正好撞上医城来的信。

    楚西风交给了殿下一封信之后,笑道,“灵儿姑娘来得巧了,顾大夫也给你送信了。”

    “灵儿也有?”韩芸汐有些好奇,有什么私事不能放一块说,得分两封信? 谁知道,龙非夜打开信函,竟发现是一张喜帖。

    见状,众人都惊了。

    沐灵儿连忙打开自己的信函,也抽出了一张外观一模一样的喜帖。

    “秦家大小姐!”韩芸汐和沐灵儿异口同声。

    虽然她们都知道顾北月和秦家大小姐的婚事,可是万万没想到会这么快。顾北月刚回到医城也才不久呀?难不成是一回去就去提前,订亲,然而马上成婚了?

    “他着急什么呀?还怕娶不到媳妇了?”韩芸汐都有些气了,就气顾北月的草率!

    一来,既已经请人去说亲了,秦家自然不会有胆量再讲秦大小姐许给别人。

    二来,四方之事皆平,龙非夜很快就要称帝建国了,到时候,顾北月必定会有嘉赏和册封的。他就不能把自己先安定了,再考了娶亲之事吗?龙非夜让他来当太傅,他都还没回复呢。

    就连一贯冷静的龙非夜都面露惊诧之色,他连忙打开喜帖来,看了下成婚之日,竟是月末,也就剩十多日,只够他们从云宁赶到医城去。

    “姐,我还是觉得顾大夫被逼婚了!”沐灵儿忍不住出声。

    韩芸汐之前不太管着事的,如今也不淡定了。她看了龙非夜一眼,认真说,“准备准备就启程吧,好歹得在婚礼之前,见一见那位秦大小姐吧?”

    “没人逼得了他,我倒是想见见他。”龙非夜无奈而笑,他确实也好奇这桩婚事。不过,他更关心的是,顾北月到底当不当太傅。

    韩芸汐和沐灵儿先走了,龙非夜还是留了两三日,把手头上的事情处理完,入冬之前,他该祭拜父母,先祖,认主归宗了,而紧接着便是建国建制。

    这个冬天,依旧无法陪韩芸汐去江南梅海过冬,或许,得等睿儿会走路的时候不。

    顾七少和宁承都没有收到请柬,不是顾北月不邀他们,而是找不着人。但是,顾北月大婚之事,很快就传遍了云空各地,自然也是传到了顾七少和宁承的耳朵里。

    至于他们两个人会不会出现在顾北月婚礼上,那就不得而知了。

    此时,顾北月正独自一人走在医学院最长的长廊里,皓月当空,皎洁的月光弥散了整个后院,将一切变得更加沉静。就仿佛顾北月这颀长清瘦的身影,胜雪无暇的白袍,安静温和的脸。

    他似月皎洁,他似影寂静,他一笑,连那高空的月也似乎都温柔了。

    安静中,小东西从他袖中蹿出来,抓着他的袖口荡秋千似得荡起来,一个翻身抓住他的袖子,一路爬到了他肩上,蹲坐。

    他渐走渐远,时不时偏头,侧脸贴在小东西身上。这一人一兽自成了一个世界。

    顾北月,要去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