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199章 看不懂你了

2018-06-21 09:32:13Ctrl+D 收藏本站

    顾北月带着小东西,一直走到长廊尽头,从后门离开了医学院。

    小东西坐在公子的肩膀上,满腹的狐疑,它时不时偏头朝公子看去,吱吱地叫了几声,以示询问。

    这么晚了,公子要去哪里呀?而且还是走了医学院的后门,似乎不想让人知道他出去了。

    “吱吱,吱吱……”小东西又叫了几声。

    顾北月将小东西从肩膀上抱下来,放在手心里。他看着它,柔声说,“乖,就快到了,别着急。”

    小东西听不懂,但是,知道公子让它再叫了,它在公子大而温暖的手心里蹭了蹭,便安分了下来。

    渐渐的,顾北月的速度快了起来,身影如影,从空荡寂静的街道上一掠而过,这速度快得小东西都认不了路。

    没一会儿,他们便进了一条偏僻的胡同,在一户人家门口停下。小东西那双圆溜溜的黑眼睛在黑暗里贼兮兮地转着,它感觉自己似乎又要多知道公子的一个秘密了。

    顾北月左右看了下,确定没有人才敲门。他敲门的速度分明是一种特定节奏,是暗号。

    没一会儿就有人来开门,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在医城失踪很久很久的玺玉伯。当初,顾北月正是借他之手,把韩芸汐引到医城来的。

    “主子。”玺玉伯毕恭毕敬的。

    顾北月没做声,走了进去。小东西趴在他肩上,盯着玺玉伯看,完全不认识。

    这是一间民宅,很小。

    顾北月很快就走到房间里去,这个时候,小东西才发现房间里藏着一个孩子,一个月左右,此时都睡得正熟。

    小东西更纳闷了,公子到底要做什么呀?这些婴儿是哪来的呀?

    顾北月亲自检查婴儿,脉象,四肢,尤其是认真地检查了脚形。

    玺玉伯很快就进来了,低声,“主子,这孩子的脚形还不错吧。”

    这孩子是玺玉伯找来的弃婴。玺玉伯当初在龙天墨那件事犯了错,顾北月就让他离开医城了,负责去收留弃婴。

    他需要一些孩子,自小开始练习影术。要练习影术必定要打小就开始。

    影术虽是影族的秘术,却并非只有影族之人才可以练成,外人一样可以练。外人练习影术需要比影族之人从更小的时候开始训练脚力,脚法,而且炼成之后的速度,也远远比不上影族之人。

    但是,要压倒一般的轻功,还是很容易的。

    影族就剩下他一人,他既然寻找了公主,就不能让影族在他这一代绝后了,更不能让影术终止于他身上。

    他一直都在暗暗地为公主栽培几个真正意义上的影卫,只是需要的时间不止一两年。

    影卫,顾名思义就是像影子一样的护卫。不仅仅在武功上有高要求,在品行更的要求更加高。不为别的,只因为影卫是最靠近主子的人,也是最了解主子的人,能知晓其他下人所不知道的秘密。若非没有足够优秀的品行,那对于主人来说则会是埋伏在身旁的一个危险。

    所以,无论是武功上,还是品格上他都必须亲自把关。

    他需要**出几个影卫来,更需要有一个真正的影族传人,他一直都在寻找,寻找最适合的体制,最适合的脚形。

    只是,他没想到玺玉伯这么快就找到了。眼前这个孩子正是他要的。

    “就是他了。”顾北月淡淡问,“一个月又几日?”

    “又七日!”玺玉伯如实回答,“主子,你还有十来日就成婚。如此算来,早产一个来月,倒也说得过去。”

    “不碍事,到时候自有办法。”顾北月点了点头。

    玺玉伯还是忍不住提醒了一句,“主子,就算要抱养孩子,也未必得秦大小姐呀!只要你开口,医城里多的是心甘情愿的女子。”

    主子无心婚姻,更无心男女之情,他只是想娶个妻子,瞒天过海抱养一个孩子还当作亲生之子,继承影族的香火。不仅是让世人知道,公主背后还有一股影族的势力,而且也算是对影族先祖的一个交代;

    只是,心甘情愿跟主子有名无实的女子多了去了,比秦大小姐优秀的也多了去,主子怎么就偏偏挑了一个没人要的女人呢?

    顾北月挑眉看去,玺玉伯立马就闭了嘴,不敢在多言。

    为什么非秦大小姐不可?他娶秦大小姐的原因太多太多了。

    第一,秦家是医城极大的势力,也是唯一可以和任家抗衡的势力,他若娶了秦家小姐,任家必定会着急,也就不敢过于反对医城归降龙非夜,归属朝廷管辖之事;

    第二,秦家大小姐,因为残疾之躯本就难以外嫁,而且她也不想嫁人。他把人娶过来,他给她一个安定的环境,她帮他“生”一个孩子,各取所需,也不算耽误人家。若是换成秦家别的姑娘,他还真是会耽误人家的一辈子。

    他这辈子,谁都不误,不负。

    第三,秦家大小姐的品行,他信得过!娶妻是一辈子的事情,若非他信得过之人,过个三五年之后把真相捅出来,他该怎么收拾?

    顾北月凑近那襁褓之婴,轻轻地在他额头落了一吻,柔声说,“孩子,从此以后你不再是孤儿,我守你长大。”

    忽然,小东西“吱”一声尖叫起来。

    天啊!

    公子居然会吻那个孩子!这个孩子到底是什么人?难不成是公子的私生子?为什么它吧知道,孩子他娘亲是谁?

    小东西终于不淡定了,一边吱吱吱大叫,一边跳到孩子身旁去,想看得更清楚一些。

    小娃娃被打扰了,小脸蛋皱了起来,是要哭了。

    玺玉伯连忙抱起来哄,顾北月把小东西拎起来,倒也没有生气,而是认真地要求它安静。

    小东西使命地踢踹双脚,想问个清楚。可惜,无论它怎么挣扎,公子都不明白它确切的意思。

    忽然,小东西安静了下来,低下头,心生悲伤。

    公子听它她的意思,又怎么样?公子回答了它,又怎么样?它也听不明白公子说什么。

    公子,一直都不是它的呀!公子本就有好多好多事情它都不知道的呀!

    见小东西不动了,顾北月温柔地抚摸了下它的后背,便将它放到肩膀上去了。小东西慢慢地蜷缩起小身子,可怜兮兮地看着那个孩子,无法抑制地难过起来。

    芸汐麻麻,公子也有孩子了,你知道吗?

    “你亲自照料,此事机密,别在假他人之手。”顾北月认真交代。

    玺玉伯恭敬地点头,“是,属下明白。”

    回到医学院后,顾北月的心情并没有多大变化,依旧静如止水,他很快就睡过去了。

    反倒是小东西,它蜷缩在顾北月的腹部,没一会儿就换个姿势,反复个不停,它睡不着呀!

    最后,它索性跳下**去,又蹿上一旁的柜子,打算从窗外跑出去透透气。谁知道,它却发现高高的柜子上放了五六张红色的请柬。

    小东西惊了,连忙打开请柬来,可惜,它完全看不懂。

    谁要成婚?

    这么多张,不像是公子收到的邀请函呀,反倒像是公子要送出去的!

    天呀!公子什么时候写了请柬,它居然不知道!

    小东西越发的不安,它叼了一张请柬就跑回**上去,将请柬甩在了顾北月脸上。

    顾北月醒来,看了看气呼呼的小东西,又看了看落在一旁的请柬,先是一愣,随即就哈哈大笑了。

    他一定不知道,他睡的惺忪的脸笑起来有多好看,没了以往的沉稳成熟,反而多了三分懒散随性,原本俊逸的一个人忽然就变得邪惑了。

    小东西都看呆了。

    公子,你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呀?小东西都不看不懂你了。

    顾北月捡起请柬来,翻看了下,立马就下**去换来另一张,他双手递给小东西,笑道,“我要成婚了,这是给你的。”

    小东西更加肯定这些请柬是公子要送出去的,而眼前这封信是要给它的,公子,真要成婚!

    他要娶的女子,是不是刚刚见过的那个孩子的娘亲?小东西没动,那双圆滚滚,黑黝黝地大眼睛已经湿了。

    顾北月见小东西那可怜兮兮的样子,忍不住又笑了,“放心,不管娶了谁,都只对你家主子好。”

    小东西只见公子的笑,不知公子说了什么。它一爪子拍掉那张请柬,立马就从窗户飞窜了出去。

    “生气了?”顾北月喃喃自语。

    小东西这一赌气,就连着好几日不见人影。顾北月也没有找,他知道小东西还会回来的。

    几日后,韩芸汐和沐灵儿救到了,而距离顾北月的婚期,也就只有三日的时间。

    顾北月大婚之事是传遍了整个医城,可医学院却还是像往常一样,不见半点喜庆之色。不为别的,只因为顾北月下了命令,不铺张不浪费,不设宴席,不影响医学院里的教学和治疗。

    因为这个命令,引起了不少猜想,大家越发的怀疑顾北月娶秦大小姐是另有目的,并非真心喜欢。可是,不管流言蜚语再多,顾北月都不曾澄清过任何一条。

    韩芸汐和沐灵儿见到顾北月的时候,裁缝刚刚换掉裁缝送来的礼服,着礼服不是太合身。

    他一见韩芸汐她们来了,立马放掉手头上的事,走过来,“公主,灵儿姑娘,一路可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