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205章 至高无上的荣耀

2018-06-21 09:32:05Ctrl+D 收藏本站

    顾北月闭上了眼睛,大手却轻轻揉着小东西,小东西那金贵的皮毛在他的抚摸之下,永远都那样服帖,柔顺。

    他轻声说,“小东西,今日也算是了了一件大事。过些日子,咱们就去云宁吧,该准备干活去了。”

    也不知道小东西有没有听懂,它在他怀中蹭了个舒服的位置,安安心心的睡了。

    韩芸汐和龙非夜正在回云宁郡的路上,而在回去的第二日,龙非夜和韩芸汐带上睿儿,一道去祭拜了东西秦两座皇陵,无论是去东秦皇陵,还是西秦皇陵,东西秦两大阵营的要员都到场。

    龙非夜算是正式认祖归宗了,恢复了原名,轩辕夜,而睿儿正式赐名为轩辕睿。然而,韩芸汐依旧喜欢他原本的名字,私下依旧喊他原本的名字。她说,她的龙非夜就是龙非夜,没有任何身份,就是她的丈夫而已。

    祭祀之后,龙非夜正式宣布建国称帝,国号为秦,年号永平,寓意云空永世太平之意。

    十日之后,也就是八月初八,龙非夜在云宁行宫承乾殿正式登基,接受文武群臣朝拜。

    龙非夜身着明黄龙袍,头带玉冠,高高在上坐在龙椅上,尊贵无双,气度非凡,丰神俊朗,恍若天人!

    群臣朝拜之后,站到左右两边,各自五列。偌大的大殿,安静极了。然而,全场除了站在右侧第一位的顾北月之外,大家的心都是不平静的吧。

    接下来应该就是论功行赏,封王拜相的时候了。云空一统,国初建立,无论文武,绝大部分的要职都还没有正式任命,委任。

    虽然有不少要职的人选基本都是肯定的,但是,即便是当事人也都没有百分百的信心,再没有接受正式的任命之前,谁都不敢放心。

    毕竟,他们这位主子经常不按常理出牌,非常难捉摸。

    龙非夜冷肃得看着俯瞰群臣,就在众人紧张得等到他开始封赏功臣的时候,大殿之外竟传来一阵隆重而不失喜庆的礼乐声。

    众都纳闷了,想回头看,却又不敢。

    这……是要做什么?

    龙非夜却站了起来,一步一步走了下来,穿过群臣走出门口去。

    这下,所有人都回头看了过去,包括顾北月,他嘴角噙着浅笑,似乎一切都了然于心。

    没一会儿,大家就都忍不住了,全都涌到门边,百里元隆和几位军机大臣都到门外去了。

    殿下,左右两边跪了不少人,龙非夜就在中间的走道上穿过去,疾步走道大门口。

    只见,一顶八抬大轿就停在大门口,轿门紧闭。随性之人借是影卫,就沐灵儿一人站在轿边,一袭红衣。

    这场面,像是婚礼,却又有所不同。

    周遭围观了一群人,谁都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礼,怎么回事。

    龙非夜见了轿子,那冷肃的嘴角才泛起暖意,三分无奈,七分**溺。多年前,他在天宁皇都,远远地看着韩芸汐自己踹轿门,下轿走入秦王府的时候,真真没有想到自己欠下的帐,会有还的一日。

    当初不愿踹,不愿看到轿子里的人,而如今,却心甘情愿,还踹得小心翼翼,生怕吓着轿子里的人。

    龙非夜一脚踹开了轿门,韩芸汐坐在轿子里头吓了一跳。

    龙非夜令人接她过来,要册封皇后,赐予金印的。轿子停下来,她还纳闷着,正要问徐东临为何不走了,谁知道,龙非夜居然一脚踹开了轿门。

    他这是……

    “新娘子下轿!”沐灵儿大喊了一声。

    韩芸汐恍然大悟,她看着龙非夜,见他一袭龙袍,尊贵威严,也见他眸光深邃,温柔似水。

    原来,龙非夜是还债来啦!

    她看着他,忍不住傻笑起来,心下却是感慨万千。想当初,她自己踹开轿门走入秦王府,不过是在进退两难的情况下,为自己寻了一条活路罢了。她真真没有想过,自己会有朝一日爱这个男人,爱得那样深,更没想到欠下的这一脚,会有补上的一日。

    今日,明明是他登基之日,文武群臣都在里头侯着呢!可是,这一刻,看着他,她竟有种感觉,感觉今日是他们成婚之日。

    韩芸汐还在傻笑,龙非夜便上前去,一把横抱起她来。周遭的众人全都看呆了,要知道,当初秦王府自己踹开轿门的事,可是整个云空的笑谈呀!

    今日,这件事依旧会传遍整个云空,而韩芸汐却不止是洗刷了耻辱,龙非夜还给她的荣耀,是至高无上的!

    “应该背着,不是抱着!”韩芸汐居然纠结起这个问题来。

    “我更喜欢抱你。”龙非夜笑道。

    大庭广众之下,韩芸汐能怎么样?只能“让”着他了。

    龙非夜就只有,抱着韩芸汐,穿过跪拜在地上的群臣,一路走回承乾殿。

    一见龙非夜回来,大殿里的人全都回到原来的位置,毕恭毕敬地低下头,可是,他们心中唏嘘不已。

    这个女人得到的例外,得到的尊耀,真真太盛了!尤其是南方军系那帮人,一个个都心有不甘。

    韩芸汐得了如此至高无上的荣耀,那将来若有别的女人进宫,如何压得过呀?还不得给踩得死死的?

    龙非夜将韩芸汐抱到大殿前面,才放下她。他自己回到龙椅上坐着,大声道,“韩芸汐,上前听封!

    一位公公走了出来,大声宣读了册封皇后的圣旨。韩芸汐落落大方下跪,不乏恭敬地领旨。

    对眼前这个男人,这个云空的主宰者行礼,她是乐意的也是虔诚的。这个男人亦是她余生的主宰呀!

    公公端上来了皇后金印,这是皇后权利的象征,也是一国之母的象征。韩芸汐双手接过金印,跪拜谢恩。

    龙非夜高高在上地看着她,那冷肃得目光里潜藏着的柔情和喜悦是众人看不出来的,唯有他自己知道,这个跪拜他的女人才是他的主宰!

    韩芸汐一起身,背后群臣便一齐下跪了,高呼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就在这朝拜声中,韩芸汐一步一步走向龙非夜,龙非夜牵着她的手,一道坐在龙椅上。

    其实,从下轿的那一刻起,韩芸汐就满心的感动,特别想用力地抱一下龙非夜。但是,如此场合,她还是非常端庄大气地坐着的,一袭凤袍,尊贵奢华,风华万千,大有凤仪天下之姿。

    立后,是大家预料之中的事情。只是,谁都没想到龙非夜会去有踹轿门,会把人一路抱进来。

    这可是开创了立后之礼的先例呀!

    然而,就在大家都还意外着的时候,龙非夜做了一见令人更加意外,震惊的事情。

    他让太监宣读了第一道任命圣旨,竟是任命韩芸汐为军机处大军机,为全军之首,执掌云空四方总军务。

    一时间所有人都傻眼了,就顾北月低着头,窃笑。

    大家真的无法相信,也无法接受,可是,当韩芸汐接过总军令牌的时候,这件事就成了事实。

    众人都看得到太监那个大盘里,还放置了几枚军令牌,那是要颁给各方军统的。这样的场合,这样的东西摆在这里,各方军系的人还有谁敢出头,谁敢出声?

    各方军系里的人都还没接受册封呢,此时此刻谁出声坏了龙非夜的好心情,估计是要空手而归了。各方军系里都来了两三个人,龙非夜的选择余地不少的。全场一片安静,谁也不会傻到第一个出头。没第一个出头的人,这件事也就这样过了。

    这也正是顾北月窃笑的原因,龙非夜这登基的第一日,就阴了群臣一把呀!

    大秦的官制是在前朝的制度上加以调整的,为六部制。

    六部为分别为吏户礼军刑工六部,六部下设多级别机构,分别执掌全国各种事务,而的最高长官都直接对皇帝负责。韩芸汐这大军机,也就是军部之首了呀!

    按理,任命不应当从兵部开始的,可是龙非夜却把兵部放在第一位。龙非夜不任命别人,先任命了韩芸汐。这就是在告诉其他人,谁敢反对,谁就可能失去被任命的机会!

    这是赤luoluo的威胁,是登基之后第一个一大下马威呀!

    韩芸汐特意回头看了诸位将军一眼,然后大大方方接过总军令牌,谁都不知道,这一刻她在心中暗暗发誓,从此以后,不必会不偏不倚,只维护大秦维护老百姓的最高利益!

    接下来,龙非夜才任命了东西南北中五大军区的军统大臣。

    百里元隆守中部军区,金子守北历,楚西风和西部军系几位大将军分别掌管西部三军区;南方军系自是掌控了南方,龙非夜手下一支精兵和百里元隆的几支兵力住手东部,都城所在之地。

    按照韩芸汐的意思,这些地头蛇不能在自己的地盘上待太久,否则祸患极大,可是,这才刚刚建国,要调动这些人还是不太容易的。何况,战后各地百废待兴,还得这帮人才了解当地的情况。

    军队,战时打仗;非战时,可得参与不少大工程的建设呀!

    云空的版图被重新划分了行政区域,划分出三十大郡十五大城。之前一直自立的医城,药城,女儿城,逍遥城四城全都纳入郡城管辖。云宁郡为临时都城,而原天宁皇都命名为天都,为大秦帝国。

    龙非夜亲自任命了四品之上的文武官员,顾北月被任命为太傅,为正一品,可谓文官之首,太子之师,皇帝的代言人。

    当所有任命和赏赐都结束之后,龙非夜立了睿儿为太子,还未一周岁的睿儿被赵嬷嬷抱到大殿上来的时候,竟没有被这么大的场面吓到而哭闹,反倒笑了起来。除了龙非夜踹了皇后轿子这件事之后,太子的表现也传为了假话。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场大殿要结束了,龙非夜竟册封了大秦第一位,也是唯一的一位亲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