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207章 番外:唐宁第一章

2018-06-21 09:32:03Ctrl+D 收藏本站

    地盘广阔的唐门,囊括了整个卧龙山脉。

    卧龙山脉有三座山峰,分别是天龙山,地龙山和神龙山,三山之间有盆地、深涧、溪流。唐家和长老们居神龙山,而唐门的底子和工人们则分布在天龙山和地龙山的诸多兵械作坊中。

    今年的秋季,一片山脉里多了一道绚丽烂漫的风景。那边是神龙山漫山遍野的雏菊花全都开了。这些雏菊全都是一个品种,全是白色花瓣,黄色花芯,是宁静的最爱。

    这一片花海是宁静带唐离回到唐门,夫妻两人一株一株种出来的。

    当年,大婚之夜,唐离在婚房里布满了小雏菊,宁静不屑一顾。可是,时至今日,她却依旧记得唐离当年说过的话。

    在红烛光的摇曳之下,他说,“无论如何,我都会负责到底的。静静,我唐离这辈子就只爱你一个。我们以后就住在卧龙峰上,忘掉那些繁琐的俗世事。我们在卧龙山脉种满小雏菊可好?待秋日来了,漫山遍野开满你最爱的花儿,我什么都不做,每天都陪你坐在花海里,看日出看日落,可好?唐离,神龙山都开满了我最爱的花儿,你怎么还不清醒过来?

    此时,正值清晨。

    已经会走会跑的小糖糖正在花海里和婢女们追赶玩耍,阳光之下,欢声笑语一片。

    宁静和唐离就坐在一旁的大石头上,看着女儿奔跑,欢笑。

    唐离已经会笑了。

    每每看到女儿咯咯笑的可爱模样,他就会笑得更灿烂,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恢复了,又是以前笑起来既雅又痞的家伙。

    这一年来,有其是这几个月来,宁静便是在他这笑容了,寻找到理由让自己坚持下去,倔强下去。

    唐离看女儿,宁静看他。

    在这漫山遍野的花海里,日子并不难过。可是,花会凋谢呀,冬天会来临呀。宁静看着笑呵呵的唐离,喃喃自语,“阿离,花谢之前,你就醒来,好不好?”

    几乎每一天,宁静都会问唐离这个问题。

    就算他永远都无法清醒,她也心甘情愿,无怨无悔守他一生痴傻。可是,她愿意也得唐门的人愿意呀!

    就在昨日,唐夫人同她半玩笑半较真地说,“宁静,你可得赶着在他爹回来之前,给唐门生个男娃。当年,我可是生了唐离之后,唐门里才没人敢提纳妾之事。要不,将来那些莺莺燕燕有得你收拾!”

    唐子晋极**唐夫人,当年为了不耐妾之事,同父母和长老们起了不少争执。宁静还听说过唐子晋当年还有带唐夫人私奔的念头。

    可是,她和唐离同他们的情况不一样呀,唐夫人能生出男孩来,她已经没有机会了。

    何况,人是会变的。不是每个人都会承认年轻时的冲动,都会坚持年轻时的理念。想当初,唐离为了逃婚,离家出此,唐子晋可一天也没停止过寻找。甚至,他逼唐离娶苍晓盈,全然没有考虑过唐离的感受,纯粹就为了苍邱子的天山的势力。

    宁静年纪虽轻,却不是懵懂无知,想法天真的少女,她知道这漫山遍野的花海之下,唐门的现实有多残酷。

    至今,她都不敢告诉唐夫人,她不能再怀孕的事情。唐夫人再**唐离,在无后这件事上,也不可能站在她这边的。

    只有唐离,已经坐上唐门门主之位的唐离,才是她和小糖糖的依靠,唯一的依靠。

    唐离,你什么时候才能清醒?

    忽然,唐离回过头,朝宁静看了过来。

    宁静顿是心惊,要知道,她每天都问他,他从来都没有回应她,总是看着女儿入迷。

    这是第一次,她问他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回过头来看她。

    宁静激动得整颗心都提起起来,她想拉唐离的手,却都不敢。她激动而紧张地等着,等他的回答。

    唐离喃喃问,“花谢了,还会开吗?”

    宁静无奈而笑,“花谢了明年还会开,人走了……或许永远都不会回来了吧。”

    “我们……要走吗?”唐离又问。

    宁静哭笑不得,他问的不是“你要走吗”,而是“我们要走吗”。她若想带他走,就不会回来了。可是,如今她真真有了带他走的心。

    唐离等着宁静回答,这时候,唐夫人身旁的婢女霜儿却匆忙而来。

    “门主,夫人,老夫人晕倒了!”

    “你们快去看看不,老夫人晕倒了!”

    宁静大惊,让下人照顾还小糖糖,她拉着唐离就跑。小糖糖从花丛里站起来,看着爹爹和娘亲,那粉雕玉琢的脸上满是迷茫和懵懂。

    她看着了一会儿,见爹爹和娘亲越走越远,她立马就哭了起来,她刚学会说话,会的词不多,一边哭,一边咿呀得喊起了,“娘……娘……”

    婢女没办法,只能抱着小糖糖追过去。

    宁静和唐离赶到山顶的时候,唐夫人已经被送到房间里了,大夫在把脉。

    唐离这个亲儿子面无表情地站着人群之外,宁静却冲到了最前面,她安静地等着,一脸担忧。

    周遭不明情况的婢女们都满腹狐疑,要知道,静夫人嫁入唐门之后,可没少和老夫人斗呀!整个唐门都知道,这对婆媳,不合。

    待大夫起身之后,宁静才连忙问,“老夫人这是怎么了?”

    “夫人放心,老夫人只是操劳过度,又染上风寒,身子骨弱了才会昏倒。”大夫认真地说,“老朽开个药方为老夫人驱走风寒,只要老夫人多家休息,待风寒痊愈了,再稍加调养滋补,就无大碍了。夫人待会就会醒了。”

    宁静这才松了一口气,交代婢女跟大夫一道去抓药。

    人都退下了,屋内就剩下宁静和唐离,唐离始终痴愣愣地站在一旁,如果宁静不开口,他估计会永远站下去。

    宁静在**榻边坐下,淡淡道,“唐离,你来。你娘病倒。”

    唐离看过来,非常听话,立马就走过来。

    宁静让开位置,让唐离做在唐夫人身旁。唐离还是照做,可是,他低着头。

    看着这样的母子,宁静突然难受起来,怒声,“唐离,你看看你娘!你娘最疼你了!你看看她,可好?”

    唐离的视线这才落到唐夫人脸上去,看了半晌,还是痴痴傻傻的样子,一言不发。

    宁静还要说,却忽然发现唐夫人眼角是湿润的,很快,一行泪便悄无声息地沿着她的眼角流下了。

    宁静这才知道,唐夫人其实早就醒了。

    宁静心一狠,拉了唐离的手,替唐夫人擦眼泪。

    谁知道,唐离却一反常态地打开了她的手,一下子站了起来。宁静也跟着起身,质问到,“唐离,你在排斥什么?”

    唐离摇头,直摇头。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听话了?”宁静又追问,她明显感觉到唐离的反常。

    唐离突然转身就跑出去,这时候,婢女抱着小糖糖正要进来,被唐离给撞个正着,小糖糖就这样被撞飞了出去!

    “糖糖!”

    “我的孙女!”

    宁静追了出去,唐夫人急得都从**榻上滚落了下来,她也顾不上疼,顾不上脑袋的昏眩,起身来就往门外追。

    一到门口,唐夫人就见到了非常惊险的一幕,小糖糖就要摔地上了,飞身过去的唐离却及时将她抱住,自己一个转身重重摔地上,四脚朝天。

    万幸呀!

    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唐夫人忍不住眼泪,双眼都模糊了。宁静虽然没有表现出什么,可是,紧紧握着的双手,出了她的内心。

    反倒是小糖糖坐在唐离怀里,咯咯大笑起来,似乎非常喜欢这种惊险的游戏。

    也不知道唐离刚刚是否被吓到,此时此刻他正冲着女儿傻笑。

    女儿在,宁静从来不会逼唐离什么。

    她让婢女和侍从把人看好,自己送唐夫人回屋。

    婆媳两都一言不发,仿佛刚刚擦眼泪的事情不曾发生过。宁静把唐夫人搀到**榻上去,安顿好了便要走。可是,唐夫人叫住了她。

    “宁静,咱们聊聊吧?”

    宁静其实多少猜得到唐夫人要跟她聊什么,她坐了下来。

    “阿离最近……可都有去你屋里睡?”唐夫人开了口。

    这话问得有意思了。

    打从他们成婚开始,即便同**异梦,唐离也没有睡书房的习惯。一天都没有过。而她带唐离回唐门之后,唐离只认女儿和她。唐离不睡她屋里,睡哪里?

    唐夫人这是明知故问,问非所问。

    宁静知道,唐夫人想问的是那档子的事,更准确一些,唐夫人想问的是她有没有怀孕的可能。

    宁静眼底掠过一抹算计,或者,这会是她一股极好的说辞,她回答说,“没有,他不愿意。”

    其实,她也不知道唐离愿不愿意。只是,每天晚上她都拥着唐离入睡,一觉到天亮。

    如果,她说唐离不愿意。那是不是将来,他们也不会给唐离找其他女人了呢?

    岂料,唐夫人取了一小包药粉给宁静,低声,“你该知道怎么用。宁静,帮唐离生个儿子吧。”

    宁静早就猜到唐夫人想做什么,可是,她没想到唐夫人要她对唐离下药!看着那包药粉,她只觉得特别讽刺。

    宁静嘴角泛起了冷冷的讽笑,唐夫人看在眼中,她说,“子晋和长老们都在天都,没个三四年那边的工程是结束不了。这三四年,唐门的诸多事务理当唐离担起。如今,唐离这般模样,能担得了什么?”

    “我能担!”宁静认真说,唐门如今的情况,她都一清二楚。很多事务,她也给唐夫人提过意见。

    “你不生个儿子,谁会信你?”唐夫人无奈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