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211章 唐宁番外:你不是她

2018-06-21 09:31:58Ctrl+D 收藏本站

    宁静一生坎坷,她多么希望自己的女儿一生无忧,哪怕是平平凡凡也好。 她看了小糖糖许久,温柔地靠近,低声在她耳畔说了一句悄悄话,她说,“糖糖乖,娘亲去去就回来。等娘亲回来了,爹爹就好了。爹爹就可以保护咱们了。”

    小糖糖泪汪汪的大眼睛里分明露出了兴奋的异彩。

    “乖,娘亲一定会回来的。”宁静柔声说。

    小糖糖这才松手,宁静看了唐离一眼,站起来,她没有多言,转身就走。

    唐夫人抱起小糖糖,追了出去,硬是要送宁静下山。唐子晋跟到大门口,并没有跟下去。

    他回头看了被侍卫搀出来的唐离一眼,似有些犹豫,却终究还是下了狠心,“把他送到哪屋里去吧。”

    唐子晋几日对唐离下了药,那事必定是要做绝了,不留后路的。

    当唐夫人回到山顶的时候,小糖糖已经在她怀里睡着了。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再伤心,哭了累了,就睡了。

    唐夫人把小糖糖安顿好,立马就去找唐离。可谁知道,她居然在唐离屋里看不到人。

    唐夫人心下隐隐不安了起来,她顾不上喘口气,立马就往唐子晋书房赶,可是,唐子晋的书房也空空如也。

    唐夫人越想越不对劲,她找了好几个侍从询问,居然也没人知道唐子晋把唐离带哪里去了。

    怎么办?

    唐子晋不会是想把唐离藏起来,让宁静回来找不着人吧?宁静是狄族之人,唐子晋心中始终有芥蒂,尤其是被百里元隆嘲讽过,他更加不喜欢宁静。这些,唐夫人都是知道的。

    “该死的老东西!”唐夫人气呼呼。

    她回到自己屋里去,二话不说就找来一条白绫,绕过屋梁要上吊。

    此举,可吓坏了一屋子的婢女,于是,没一会儿的时间,老夫人上吊自杀的事情就传遍了整个唐门。

    唐子晋正在山阴处的一件小屋子外,亲自守着。唐离就被他关在屋里。当侍从跑来禀告此事时,唐子晋吓得心跳差点停掉。他都顾不上唐离,急急就跑。

    此时此刻,被反锁的屋子里,唐离正迷迷糊糊的,半睡半醒。

    他的身体烫烫的,脸色红得有些不正常。而他身旁,竟仰躺着一个相貌清秀的女子,此女不是别人,正是唐门五长老的女儿,萧岚。

    她和唐离同盖一条被褥,盖得严严实实的,就露出脑袋。她似乎非常紧张,小脸紧绷着,一动都不敢动。

    她自幼就喜欢唐离,却从来不敢说出来。知道前几日,父亲告诉她,老门主想让唐离纳她为妾。虽唐离变成了傻子,虽然只是一个妾,可是,她依旧心甘情愿。

    父亲说了,趁着唐离还没有恢复,只要把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候唐离恢复了,无论如何都必须认她。

    唐门主承诺了,只要她能比宁静早一天为唐离生出儿子来,她就会成为唐离的正室夫人。

    被褥之下,她一身光luo,她的手臂挨着唐离,她可以感知到唐离的每一个动静,也可以感受到唐离的体温,再不断地上升。她知道,这是药效的原因。

    如果唐离没有变傻,或许,他还会有意志力扛得住药效。可是,如今唐离痴痴傻傻,呆愣得很,只要药效上来了,一切必定会变得不可控制!

    其实,她一开始还说有些抗拒的,可是,知道父亲偷偷告诉她,宁静也是用这样的方法得到了唐离。她就果断答应了,她就不相信温柔的她,若输给宁静那个假小子!

    突然,唐离扯掉了身上的被褥,睁开了眼睛。

    他坐了起来,痴愣愣地看着屋子,下意识地扯衣领。

    热!燥热!

    “静静……”

    他喃喃自语,正要下榻,突然一条玉臂揽了过来,圈住了他的腰。

    “静静……”

    他正要回头,背后的女人就靠近了,贴在他后背,贴得很紧很紧,他都能感受到她的曼妙玲珑。

    然而,唐离还是那痴愣愣的表情,他喃喃说,“不是静静……”

    他说着,突然就挣开背后的女人,起身下榻,转身看过来。

    萧岚连忙扯了被褥,遮掩住自己一身**。谁知道,唐离早就回过头去,不敢看。

    他分明着急了,快步往前走要去开门,可是,无论他怎么拉,门都开不了。

    萧岚满腹的委屈,她都卑贱成这样了,唐离竟不看她。

    不是说,男人都是本能的动物吗?为什么这个男人都痴傻了,都被下药了,竟还如此规矩?

    他,是真傻还是假傻呀!

    唐离使劲得拉门,嘴里一直念着宁静的名字,声音分明越来越慌。

    “唐离,你不用费力了,你爹爹是不会放你出去的?”萧岚气呼呼地说。

    唐离没有理睬她,不停地踹门,大喊,“静静……静静……”

    萧岚也不说话了,就愣愣地坐在榻上,看着。

    唐离踹了好久,都没被门踹开,他已经不止一次扯自己的衣领了,只是自己没有注意到。

    药效渐强,他的身体也渐渐地躁动了起来。他的踹门的力气是越来越弱,最后竟停了下来。

    他一手按在门上,另一手无法自控得扯开了层层衣襟,露出了结实的胸膛。

    萧岚就在背后,安安静静地看着,咬着唇,等着。

    没一会儿,唐离就将自己的上衣扯光了,明明是寒冬腊月,他光着膀子竟都还觉得热着。身体里是有一股躁动的热气,需要痛痛快快释放出来。

    萧岚终于开了口,柔柔地唤了一声,“阿离……”

    可是,唐离依旧不理睬,他越发的暴躁了,一拳头砸在门上。

    天知道唐子晋做了什么,唐离的拳头都奈何吧了这门。

    唐离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在这里,静静说要带他走的,为什么他会被关在这里?为什么?

    为什么他回那么难受,下腹是着了火,不停地涌上来,既陌生又熟悉,让他更加得想看到那个女人,宁静!

    “宁静……”

    唐离忽然冷静了下来,喃喃自语,“宁静……宁静……”

    宁静是谁?为什么那么熟悉?

    静静……静静又是谁?

    没由来的头疼,让他更加难受,他缓缓跌跪了下来,难受得不知所措,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要爆炸了。

    可是,即便如此,他依旧执着着那两个字,“宁静”。

    宁静和静静是什么关系?

    宁静是谁?谁!

    就在唐离苦思冥想的时候,萧岚突然下榻跑了过来,从背后抱紧了唐离。

    这一刹那,炽热得要炸开的身体似乎得了解药,被萧岚的冰肌玉肤所解救,以下是就舒服多了,可是,还不够!远远不够!

    萧岚抱得紧紧的,柔声地求,“阿离,你抱抱我吧……阿离,我冷……”

    唐离重要控制不住了,猛地转身,瞬间就将萧岚压倒。

    可是,当他看到萧岚的脸时,他就怔住了,怔得目瞪口呆。

    “阿离,抱我!我冷,好冷!”

    萧岚是铁了心要得到,她圈住了唐离的脖子,不放。

    唐离抗拒着,视线锁在她脸上,喃喃不止,“你不是宁静,你不是……你不是……”

    “我是!我就是宁静!”萧岚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可是,为了得到,她愿意当一回宁静!

    “阿离,我是宁静!我是你的静静呀!你抱着我,抱着我!”萧岚大叫起来。

    “宁静……静静……”

    唐离的语气渐渐变得激动,依旧不断地重复,“宁静,宁静……宁静,静静……”

    “我就是宁静,我就是呀!”萧岚大喊,双脚圈住了唐离的腰。她都没有注意到,唐离的表情变了,原本痴愣的表情,渐渐变得冷肃起来,渐渐地透出了怒意。

    “宁静就是静静……宁静就是我的静静……”

    唐离重复着重复着,骤然大吼了一声,非常粗暴地挣脱开萧岚的手臂,起身来。

    他靠在门上,愤怒的表情瞬间就变得哀声,他一直摇头,又开始喃喃,“你不是她,宁静死了……呵呵,就差那么一点点,我救不了她,救不了。”

    药效,竟在他身上消失得一干二净,这是多强的意志,多强的意念?

    他看似痴愣,却又像是清醒,他目光空洞地看着前方,嘴角泛起浓浓的自嘲,“萧岚,你不是宁静,你不是。”

    萧岚心中大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唐离居然认得她是谁!这……这怎么可能?

    唐离不是只认得宁静和女儿的吗?就连唐夫人,他虽然不排除,可也一声娘也没唤过呀!

    唐离,他……

    唐离走到榻上,抓了被褥狠狠朝萧岚丢了过来,讲萧岚整个人都盖住。

    他坐在榻上,双手抱着脑袋,使劲得揉太阳穴,脑袋抽疼得让他都有些站不稳。

    他只记得自己在风明山的地宫里,知道宁静跌落了火坑,后面发生了什么,他又怎么会在这个屋子里,萧岚为何会在这里,他都不知道,想不起来。

    唯一的记忆,便是自己好像难过了好久好久。

    那种难过,说不出来,就像是心口被堵住了,每一天每一时每一刻都是难受的。

    “宁静……”他喃喃自语,眼眶渐渐地湿了。

    萧岚裹着被褥,看着唐离那副模样,不明所以。她都不敢出声了,她太害怕这个男人清醒过来。

    要知道,他一清醒,就是老门主都拿他没办法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