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213章 唐宁番外:终相聚

2018-06-21 09:31:55Ctrl+D 收藏本站

    寒冬腊月,唐离就只有光着膀子,一疯狂地往山下跑。

    山门口的侍卫都被他吓着了,全都退到一旁去,以为这位痴傻的门主发了疯。唐子晋夺来一匹马,便忘云空商会的方向疾追过去。

    宁静独自一人上路,为了赶时间并没有乘坐马车,也是骑马。她离开快一天了,此时正在村庄里的农家中吃饭。

    她没有过夜的打算,准备连夜赶路,无奈,旁晚的雪越下越大,下到了晚上都还没有停下的迹象,她只能再等等。

    深夜的时候,唐离冒着风雪路过了这座村庄。

    他冷得牙齿都发颤了,只是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入了村庄,沿着错落在阡陌之中的屋子一间一间找过去。

    雪下这么大,宁静应该不会赶夜路,这附近,也只有这个村庄可以落脚了。

    唐离敲开第一户人家的门,出来的是一位老婆婆,她一见到唐离握着剑,吓得立马就关上门。唐离又敲了两下,“宁静,宁静你在里头吗?”

    屋内一点动静都没有,唐离只能找下一户,可谁知道,情况还是一样的。唐离把剑丢了,又找了一户人家,可是,开门的人一看到他就关门,他连询问的机会都没有。

    唐离心急如焚,索性翻身上马,一边骑马在阡陌之中穿梭,一边大喊,“宁静!宁静!宁静!你出来!宁静……你出来呀!我来找你了,你出来呀!”

    哒哒的马蹄,还有呼呼的北风声,竟都淹没不了唐离的声音。他的喊声洪亮如钟,随着马儿的穿梭,在阡陌之中,村庄之内,此起彼伏。

    宁静都已经要睡下去了,她隐约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就连忙起身,她认真一听,立马就愣住了。

    这声音……

    “阿离!”

    她连忙下榻,外袍都忘了披上,鞋都忘了穿,她急急跑到门外去。只看到一个人熟悉的身影,骑在马背上,举着火把,从不远处蹦跑而过。

    “宁静,你在哪里呀?我的唐离,我来找你了!”

    “宁静,你出来!我来找你了!”

    ……

    这声响,早就把全村的人都给惊扰了,家家户户都点了灯,人人都出来看热闹,就连被唐离吓着的人也都出来了。

    宁静一开始还愣着,随着唐离越来越近,随着站在她前面的人越来越多,她立马就缓过神来了,连忙推开前面挡着的人,赤脚冲到风雪中去。

    “我在这儿!”

    “唐离,我在这我在这!”

    唐离来追她,唐离喊她的名字了,唐离是不是恢复了?

    宁静激动而又紧张,她一冲出人群,唐离就看到她了。他从马背上飞身而出,超她飞掠过来,宁静踩了轻功,也飞了过去。

    北风呼啸,漫天雪花飞扬,一个光着膀子,一个赤着脚,站在了彼此面前。

    宁静一直抿着嘴,不让自己哭。

    可是,当她看到眼前的人,看到他那双哪怕在黑夜里都熠熠生辉,极富神采的眼睛,她就忍不住了,哽咽出声,“唐离,你终于清醒了!”

    唐离没说话,一把将宁静拥入怀中,搂着紧紧的,生怕这是一场梦,一场无论多漫长多美好都会醒来的梦!

    “宁静,我以为你……”

    “唐离,我以为你……”

    两个不约而同开口,又同时停住,唐离捧起宁静的脸来,认真地看,忽然就笑了,“真好,你还活着!”

    唐静的眼泪却一下子就流了下来,“唐离,你……你认得我是谁了?”

    唐离苦笑,都不知道如何回答,他当然认得她是谁。

    宁静无法肯定唐离是否真的清醒了,她想了一下,亦是抱着唐离的脸,认真说,“唐离,我要吃红豆粥!”

    唐离看着她,迟迟都没说话。

    等不到回答的宁静慌了,语气几乎是哀求的,“唐离,我要吃红豆粥!”唐离却笑了起来,像以前那样痞痞地笑了,“哎呀,宁静,你这是求我吗?”

    她哪一回要吃红豆粥,不是颐指气使地命令他了?

    几乎是每一次,她命令他的时候,他都会笑呵呵地说一句,“宁静,你求求我呗,我求我,我就去煮。”

    她总是一个眼神瞪过去,他就黏了,乖乖去煮。

    宁静先是一愣,随即就缓过神来,她知道,唐离真的恢复了!

    她想像以前那样,凶巴巴地瞪他,可是,她硬是凶不起来。她的眼泪止不住地流,这几个月来,所有辛酸和委屈全都涌到心头来。

    “唐离,我以为你再也清醒不了了。”她哽咽地说,埋头到他怀里去,紧紧地抱着他不放。

    唐离亦是紧紧地抱住她,他仰头看着满天飞雪,许久许久,才喃喃地说,“宁静,你终于真心实意抱我一回了。”

    宁静抬起头来,唐离便低头看来,认真地强调,“真的,这是你第一次真心实意主动抱我!你得多抱我一会儿。”

    红豆粥都不如唐离这句话来得感人呀!这才是唐离,才是那个蔫坏蔫坏的唐离!

    宁静破涕而笑,“我还想亲你,行吗?”

    唐离立马就凑近了,邪惑地低声,“不行,这种事不能你主动。”

    他都不给宁静反驳的机会,语罢,便狠狠地吻了下去。

    这久违的相拥,这久违的吻,在漫天的飞雪中,足以温暖彼此。

    唐离果然是恢复了,他还是那坏习惯,吻着吻着,就想把宁静扑到“就地正法”了。

    幸好,村民们嘈杂的议论声,惊醒了宁静,宁静还像以前那样,咬了他的唇,他才不安分的手才停下来。

    “你想干嘛?还不够丢人吗?”宁静怒骂道。

    唐离看着她,舔着唇齿,笑得无比邪惑,他也不说话,侧着脑袋,突然又吻了下去,好一番恩爱**,他才舍得放开。

    他吹了口哨把马唤过来,抱着宁静上马,便忘唐门方向赶。

    他不再**她,而是认真地问,“宁静,我是不是昏迷了很久?”

    “你不记得了?”宁静很意外。

    “我就只知道我在风明山。”唐离连忙问,“你不是跌落火坑里去了吗?”宁静这才将这几个月来发生的事情告诉他,唐离越听,搂在宁静腰上的手就越紧。

    即便,宁静轻描淡写,但是,他不傻呀!就他父亲之前说的那些话,他都可以想象,宁静的压力有多大!

    “你是怎么清醒的?”宁静回头看来,这个时候才意识到唐离光着膀子呢。

    刚刚都顾着激动,惊喜,居然“视而不见”了。

    “这么冷的天,你的衣服了?发生了什么事?”宁静不安起来。

    “我父亲把我关到屋里,对我……对我下药,硬塞了一个女人给我。”唐离说起这事,怒气就堵在心口特别难受。

    父亲,到底把他当作什么了?

    宁静怔住了,她震惊地盯着唐离看,似乎想问什么,却迟迟没有问出来。

    唐离低头,额头抵在她额头上,喃喃道,“没有,什么都没有发生,我发誓!我娘让人开的门,我一出来立马就来找你了。”

    宁静看着盯着他看,正想问是不是唐夫人给的解药,她亲身体会过这个男人被下药之后,有多疯狂的!

    唐离却慌了,特大声地问,“宁静,你不相信我?”

    “我信。你说没有就没有。”宁静连忙回答,她想,一定是唐夫人给了解药。

    唐离慌张的心,这才放落下来,他搂住宁静,在她玉颈上啄了几个吻,似乎这样,才能抚平他的慌张。

    他多么害怕,这个女人误会,这个女人介意!她的性子有多烈,他是知道的。

    回到唐门之后,唐离和宁静都不停地打喷嚏,双双染了风寒。

    唐离才不管他父亲和萧岚怎么样,他抱着宁静先回到自己院里去,他把宁静放在榻上,被被褥包裹着严严实实的。

    他又倒了一杯热水给宁静喝,自己才随手拉了一件狐裘来裹上。

    他本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公子哥,可是,娶了宁静之后,便学会了各种伺候人的活儿,就差没有亲自帮宁静洗衣服了。

    他说,“静儿,你等着,我这就去熬红豆粥给你吃,热呼呼的红豆粥!”

    天大地大,宁静吃红豆粥的事儿最大!

    宁静哪舍得,“不用了,你过来!”

    唐离硬要去,宁静一声凶,“你过不过来?”

    唐离立马过去了,宁静把他拉近,将他一起裹到被褥里去,裹着严严实实的,把手里的热水分给他喝。

    两个人流着鼻涕,可怜兮兮却又恩恩爱爱地腻在一起,哪怕都生病了,也是幸福的呀!

    宁静这辈子,从小到大都没有一刻是像现在这样轻松的。只感觉一切都放下了,她竟希望今夜这场雪能一直下下去,下到地老天荒。她愿意和唐离裹着同一条被褥,相互取暖到永远。

    安静中,真的可以听到落雪的声音。

    唐离淡淡开了口,“宁静,我……有句话想告诉你。那天我哥和嫂子离开三途黑市,我原本要越狱去找你说这句话的。我……”

    唐离居然会不好意思,多少回腆着脸强行欺负这个女人,可是,跟她说句话,他居然会脸红。

    他都不敢看宁静的脸,抱着她,低声,“宁静,我……很爱很爱你。虽然,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但是……真的很爱很爱。”

    宁静的脸也红了,迟迟没出声。

    唐离等了好久,终于忍不住,问说,“你……就没想跟我说什么吗?”

    宁静扑哧笑了起来,“没有。”

    “你有!”唐离就像个吃不到糖的小孩子,闹了起来,“你有!你快说!”

    “没有!真的没有!”宁静死不承认。

    两人正在**榻上闹腾,门外却传来唐夫人哽咽的声音,“阿离,你把宁静找回来了吗?”

    “回来了,又什么事,明天再说!我们困了!”唐离大声喊。

    唐夫人却没走,“阿离,你们……你们都过去一下吧。萧岚她……她要寻短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