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214章 唐宁番外:让她等

2018-06-21 09:31:55Ctrl+D 收藏本站

    萧岚要寻短见?

    唐离和宁静相互看了一眼,都很意外。但也只是意外而已。

    “阿离,静静,萧岚要死要活的,我和你爹都拿她没办法,阿离,要不你去劝……“

    唐夫人的话还未说完,唐离就不耐烦打断了,“告诉她,我没空!她爱干嘛干嘛去!”

    “阿离,你不能……”

    唐夫人第二句话依旧没有说完,因为,宁静打断了,“娘,我们都没空,她就算想死,不差这么一个晚上,让她等着!”

    宁静这话,可比唐离还绝,还具讽刺意味。唐夫人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也不知道萧岚听了会做何感想,唐夫人当然不会传达过去的,否则,就萧岚的脾气,还不得冲到这里来跟宁静动手。

    唐夫人太了解儿子和媳妇的脾气了,这样子是劝不动了。她正寻思着怎么办,这时候,婢女过来了。

    “老夫人,小姐找不到您,闹着呢!”这小姐自然就是小糖糖了。

    “哎呦!我的小心肝儿!”唐夫人急得跺脚,也不管那么多了,匆匆往自己院里赶。萧岚那边就留个唐子晋去处理吧!她也不想跟唐子晋闹腾了,唐子晋自己作的孽,他自己收拾去!反正,阿离醒了,唐子晋也耍不了什么阴谋诡计了!

    唐离和宁静才不管唐夫人走没走,两人在被褥里相拥,紧紧地抱着对方。

    两年多没见了,灵魂彼此思念,身体亦是彼此思念的呀!这个时候,就算是天塌了,都休想他们分开。

    唐离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宁静立马也跟着打,看样子这风寒是不轻了。可是,两人也都没介意,就是相互拥抱着,取暖。

    然而,渐渐的,唐离的大手就不安分了,宁静立马就感觉到,却不死之前每一回那样抗拒。她靠在唐离肩上,闭着眼睛,安安静静地感受着他的轻抚,触碰。

    她原本还一脸平静,可也不知道唐离在被褥之下如何使坏,她渐渐蹙起了眉头,没一会儿便咬了唇。远山眉是越蹙越紧,樱桃唇是越咬越重,终于,她实在忍不住溢出了一声娇吟。

    就一声而已,唐离的耳朵都幸福了起来。他忽然拉起被褥,将宁静盖住,顺势扑到而下。

    就这一会儿时间,宁静早就被唐离衣衫尽褪,被褥之下,久违了的二人完全的“坦诚相对”,就像是干柴遇到了烈火,天雷勾动地火了,一点就着,一着了便是无比激烈的!

    可谓是海棠花谢春暖融,偎人凭,娇波频溜,象**稳,鸳*谩展,浪翻红绉,*浓似酒,香汗渍鲛绡,几番微透……

    说他俩是恩爱,倒不如说他俩的大战了几场,总之,最后明明染了风寒的两人都出了一身汗,也不流鼻涕也不打喷嚏了,风寒似乎就这么好了。

    两人是精疲力竭又心满意足,最后相拥睡了过去。

    翌日,日上三竿了,两人才醒来。

    唐离一个翻身压过来,便将宁静又至于身下**。他笑呵呵地说,“宁静,你睡饱了吗?”

    宁静还未回到,敲门声就传来了,这一回竟是唐子晋的声音,“唐离,你出来!五长老过来了!”

    唐离一脸的喜色全都阴了下来。没回答。

    宁静睡了一宿,精神好多了,她狐疑的质问,“唐离,你是不是把人家怎么样了?你是不是骗我了!”

    唐离立马举起手来,“我发誓,我要是真把萧岚怎么样了,我就一辈子不举!”

    宁静原本还绷着脸,十分严肃,因为唐离那最后两个字立马就破功,扑哧一声给笑了出来。

    一路冒着风雪回来,激动得要死,也冷得要死,根本没那么多余的心思考虑那么多。但是,如今,宁静还是很慎重的,她又问,“你没真把人家怎么着了,那你是不是看过人家,碰过人家?”

    唐离努力回忆着,那段记忆还是有些模糊的,但是,他可以肯定的是,他绝对没有做对不起宁静的事情。

    “她裹着被褥呢,没看到什么?”唐离一边思索,一边说,“碰的话……”

    他表情一僵,硬着头皮宁静说,“认真算起来,应该是……”

    “是什么呀?”宁静有些急了。

    “应该是她主动碰我的,宁静,这是个阴谋!我父亲和五长老的阴谋!”唐离解释道。

    唐子晋还在外头催,唐离和宁静却全然不理会。

    宁静缓缓眯起了双眼,质问道,“萧岚先碰你的?”

    唐离很肯定地点头。

    “她碰你哪了?”宁静又问。

    “其实……其实也没……”唐离支支吾吾的。

    “你给我老实交代!”宁静骤然怒声。

    “就是,就是……”

    看着宁静那风雨欲来的脸色,唐离的心跳加速,越发的不敢说。

    但凡妻奴者,皆必是惧内者,这话,果然不假。

    “宁静,其实真的没什么,我心里就只有一个!”唐离认真说。

    “我问你,她碰你哪了?你说不说!”宁静果然怒了。

    “就抱了一下,从背后抱了一下。”唐离连忙解释,印象中是抱了两下的,他还推到了萧岚,但是,这些唐离是一定不会说的。他那会儿中了药,又差点把萧岚当作她,他要是说出来,估计从此以后都别想碰宁静了。

    “找死!”宁静冷冷说。

    唐离欲哭无泪,还想解释,谁知道宁静却下榻去更衣,“她想死是吧,我成全她!”

    咦……

    唐离目瞪口呆,但是,很快嘴角就咧了开来,露出意味深长的笑意。看着样子,他是安全了。

    宁静这辈子,除了怕过他嫂子,还怕过哪个女人了呀?想当初,一到唐门来就跟他娘斗得你死我活的,也没败下过阵。

    两人很快就洗簌收拾好,宁静一打开房门,就看到唐子晋阴沉着脸,站在门口。

    宁静原本对唐子晋还是客客气气的,毕竟,辈份摆在那儿。可是,如今,她真不想委屈自己对他客气。

    她冷冷说,“爹,云空商会告状之事是子虚乌有的吧,你只是想支开我?”

    “唐离呢?”唐子晋冷冷说。

    “不知道,劳烦让一让。”宁静说道。

    见唐子晋不动,她冷笑,“爹,一大清早,你这么堵在儿媳妇房门口,不妥当吧?”

    这话一出,唐子晋尴尬得脸色瞬间苍白,立马让开,让得远远的。他岂止是尴尬呀,简直是被惊吓到了!

    宁静大大方方走出来,唐子晋立马又堵门口去了,冲屋内大喊,“唐离,你出来。你既然清醒了,这件事为父跟你好好商量。五长老和萧岚都还在后山等着。”

    “没空,等我吃了早饭再说。”

    这声音并非从屋内传出来,而是从唐子晋背后传来的。他急急转身一看,只见唐离就站在不远处,拉着宁静的手。

    在宁静出门的时候,唐离早就从一旁翻窗出来了。

    “唐离!”唐子晋怒声。

    唐离脾气可好了,“父亲,你吃早饭了吗?要一起不?”

    幸好唐子晋还没吃,否则,一定会被唐离气到吐的。

    “为父要跟你说正经事!”唐子晋强调道。

    唐离甩了他一句,“不吃拉倒!”

    他说着,便拉着宁静往火房去,他要亲自熬一碗红豆粥给宁静吃。

    然而,唐子晋却追了上来,冷肃,“唐离,无论如何,萧岚都已经是你的人了,你至少要去表个态!安抚安抚她和五长老!”

    唐离戛然止步,脸上不再有笑意,他转身看过来,非常严肃地说,“父亲,话不可以乱说,我没碰她!绝对没有!”

    唐子晋一脸复杂,他走近,低声问,“唐离,你没碰他,你服的药怎么解的?”

    这话一出,宁静就惊了。她一直以为唐夫人给了唐离解药。

    “忍过去的。”唐离阴沉沉地说。跟自己的父亲聊这样的话,他只觉得恶心!

    他拉着宁静就想走,唐子晋却拉住他的胳膊,“那药是百毒门那边来的。是不可能忍过去的,萧岚说一口咬定你碰了你。无论如何,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没做过就是没做过!”唐离狠狠打开唐子晋的手,若非唐子晋是他亲生父亲,他一定会动手打人的!

    这等事,简直是可耻!

    唐离要走,可是,宁静却止步了。

    唐离又怒又惊,“宁静,你当真也怀疑我?”

    “我信你,你说没有就没有!”宁静的脸色比唐离还不好看,她冷声说,“但是,萧岚说有,这件事就不能这么算了!”

    老虎不发威,满唐门的人都当她是病猫吗?

    只要宁静信他,唐离还有什么好担忧的?他和宁静大大方方同唐子晋去了后山,而唐夫人听到了消息,把小糖糖交代给婢女,也匆匆赶了过去。

    后山的屋舍里,萧岚还像两天前那样,裹着被褥,窝在**榻上,竟脸衣裳都没穿上。

    她父亲五长老守在门口,母亲则在屋内陪伴。

    一见唐子晋,唐夫人和唐离夫妇过来,五长老便起身走来,他虽然一脸愤懑,却还是毕恭毕敬地同他们行李。

    他还未开口,唐离就先发制人,冷声讽笑,“五长老,你和我父亲联手起来算计本门主,你该当何罪?”

    “冤枉啊!这……门主,此事属下只有听令的份,属下就算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算计你!”五长老立马喊冤。

    唐离前日在门里听到父母亲吵嘴,此事分明就是父亲和五长老一道算计他的。如今,五长老竟吧责任推卸得一干二净,扮演起了受害者的角色。

    五长老把责任都推卸到他父亲身上,他当儿子的,即便是门主也不能拿他父亲怎么样呀!

    果然,唐子晋立马出声了,“唐离,此事是我的主意。为父……一时糊涂。如今,唉……计较谁的错也于事无补了。你还是给萧岚一个交代吧,依为父看,不如纳萧岚为妾,此事,就当没发生过。如何?”

    “办、不、到!”说话的不是唐离,而是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