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217章 唐宁番外:例外

2018-06-21 09:31:50Ctrl+D 收藏本站

    萧岚的一句话,揭了宁静这辈子最大的一个污点!

    宁静心头一咯,竟无话可答。她当初确实对唐离下药了。若非那次阴差阳错,她估计真和唐离凑不到一块儿吧。

    “五长老,你敢泄密?”唐离特别生气。

    当初他被宁静下药,被狄族逼婚的事情,唐门里,除了他父母亲之外,就只有长老会几位长老知晓了。无疑,萧岚会知道一定是五长老说出去的!

    五长老这才缓过神来,都不知道如何解释了。

    “来人,把人给本门主带下去,听候处理!萧家的罪名可多了!”唐离厉声下令。

    长老会再横,终究还是听命于唐家的呀,唐子晋这个老门主什么都不管了,五长老和长老会能奈何得了唐离什么?何况,唐门都知道,唐离背后还有他哥呢!

    五长老和萧夫人绝望得都没了力气,任由侍卫押着,而萧岚却疯了一样使命地挣扎,“唐离,你回答我!你回答我!”

    “宁静她跟我一样的!宁静,你碰过那药,你永远都洗不干净的!”

    宁静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唐离却箭步走到萧岚面前去,冷冷说,“宁静干不干净只有我知道,跟任何人都没关系,跟你更加没关系!至于你干不干净,呵呵,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他说着,抽来侍从的腰带,绑了萧岚的嘴,让她再也说不了话,发不出声音。

    至于那个被抽走腰带的侍从,尴尬地拎着裤子,跑远了。

    五长老忽然惊声,“门主!门主,属下选择佣工,属下甘为佣工!”

    唐离还会在意五长老的选择吗?不会!

    他看着被渐渐带远的人,眼眸里掠过一抹狠辣。

    五长老既然敢泄密,保不准其他人也会泄密,到时候,宁静还不知道会被骂成什么样呢?

    与其让别人说出来造谣,倒不如他自己承认了。他就是被下药了,他就是心甘情愿被宁静下药,怎么着?

    “来人!”唐离大喊。

    侍从连忙跑过来,“门主。”

    “写几张公告贴出去,就说萧栋以下犯上,对静夫人不敬。萧岚心怀不轨,本门主。废五萧栋长老职位,萧氏一家借贬为佣工。”

    唐离想了下,又道,“不话放出去,就说只有宁静能对本门主下药,其他人都收收心,本门主这辈子永不纳妾!”

    一个公示在加一句口传之话,虽然没明着说萧岚做了什么,却足够引起众人的猜测。萧岚永远都只能活在流言蜚语之中。

    唐离这话一出,侍从都尴尬了,门主大人真要把“下药”这两个字摆到台面上来说嘛?

    别说侍卫了,就是一片的唐夫人都看不下去。

    “阿离,你别胡闹!惩了萧氏一家便可。说什么‘下药’的事呀!丢不丢人呀?”唐夫人不悦地说。

    宁静那绷着的脸终于忍不住露出了笑容,又无奈又欢喜。

    “丢人怎么着,我乐意!”唐离一脸无所谓,哪像个门主,简直就是个痞子!

    然而,偏偏就是他这种上不了台面的痞子行为,震慑了唐门长老会,也打消了唐门里那些觊觎夫人之位的人们。

    或许,唐离真正在坐稳门主整个位置,就是从这件事开始的吧。唐离的形式作风和唐子晋迥然不同,由唐离来执掌唐门,唐门日后的门风会发展成什么样子,真是无法想象。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唐夫人溺这个儿子,是从来都无法拒绝的。或许是在唐夫人过分的溺,唐子晋过分的严厉,早就了唐离这脾气;又或者是自小在轩辕夜的庇护之下,唐离才能有如此随心所欲的脾气吧?

    “不纳妾”三个字,一直在宁静耳畔徘徊,这对于她来说,绝对是人世间最美的情话,最重的承诺,只可惜,她担不起。

    她刚刚就下了决心,她要还给唐离自由,唐门束缚不了他,狄族也绝对束缚不了他,而她,更不愿意束缚他。

    “娘,去吧爹找来吧,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想同你们说。”宁静终是开了口。

    唐离回头看来,一脸纳闷,“宁静,你跟我爹还有什么好说的?”

    这语气,是又多不待见唐子晋呀!

    “非常重要的事,必须……认真说。”宁静一脸严肃。

    这时候唐离才察觉到不对劲,虽然宁静平素就是个很严肃的女人,可是,她此时的表情告诉他,她要说的事情绝非小事。

    “重要的事干嘛跟我爹娘说?跟我说就成了?”唐离过来拉了宁静的手,“走,咱们回去说。”

    “阿离,你……”唐夫人可怜兮兮地喊,欲哭无泪。

    宁静被唐离着急拽着走,都没机会多言。

    “这件事很重要,唐离,我生女儿的时候,不得已用了催生药,代价是再也不能怀孕了。我没法给你生儿子了。”宁静就这样毫无预兆地说了出来。

    生产的时候吃的苦头,产后月子里落下的种种病痛,她只字不提,就轻描淡写地说了这样一个结果。

    唐离和唐夫人都愣住了。万万没想到宁静说的重要的事,会是这样!

    唐离目瞪口呆,唐夫人的脸色都白掉了,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

    宁静若不能生出个儿子来,那唐门岂不……岂不绝后了?

    唐夫人都慌了,喃喃地说,“阿离,这事情得告诉父亲,这件事不能……”

    唐夫人的话还未说完,唐离便怒声,“不能告诉他!”

    “阿离,这不是小事?”唐夫人喃喃说。别的事,再大,她都能由着唐离,独独这件事不能让他胡来。关乎到了传宗接代的事情,她是做不了主的呀!

    “娘,连你也要逼我们走吗?”唐离喃喃问道。

    这话一出,唐夫人的眼泪就留下来了,“娘没有,娘怎么会,怎么会呀!”

    “唐离,你别……”

    宁静刚要出声,唐离就怒声打断了,“宁静,你为什么要说出来!你为什么要跟他们说?你傻了吗?”

    宁静被吼得无话可答,这估计是她和唐离在一起这么久,唐离第一次凶她吧?

    她为什么要说出来?

    她早该隐瞒一下,把小糖糖接下山,和唐离远走高飞了。

    可是,她没有走,她还上山了。

    数月之前,回到唐门的第一天,她就知道,终有一日自己是会将这件事说出来的。

    她没有权利隐瞒这件事,这不是她一个人的事情,更不是她和唐离两个人的事情,而是唐门的事情!

    她不能一边帮唐离拒绝纳妾,一边隐瞒这件事。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唐离和唐子晋再怎么闹,终究是血亲父子,她不能陷唐离于不孝。否则,她早就带唐离远离唐门了。

    再者,正如她哥哥当年身负狄族的家族使命,就注定永远都任性不了。唐离也是一样的,他继承了唐门的一切,一样不能任性的。

    宁静没有回答,唐离是很恼火,他又问,“为什么?”

    “因为,你是唐门主。”宁静用最简单的一句话,概括了种种。

    唐夫人看着这儿媳妇,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第一次如此庆幸,庆幸唐离娶了这样一个女人。

    可是,唐离却直摇头。

    他至今都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喜欢上宁静,会原谅她当年下药一事,会心甘情愿伺候她。

    他们俩其实是南辕北辙的两个人,脾气性子一点儿都不一样的。

    对于宁静来说,有些事情不可以就是不可以的,有些规矩该遵守就必须遵守。婚事,是她唯一的叛逆。

    对于他来说,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想做就是不想做,永远不想被强迫不了。婚事,亦是他唯一一次妥协。

    “我是唐门主?然后呢?”唐离追问下去。

    “我,我不反对你纳妾。”宁静出奇的平静。

    “原来,闹了半天,你想让我纳妾?呵呵!呵呵呵!”唐离自嘲苦笑了起来,“宁静,如果我拒绝呢?”

    “那我会……”宁静犹豫了。

    唐离看着她的目光,竟都变得冰冷起来了,他也不催她,耐着性子等着,等着。

    唐夫人也在等,她忽然很害怕,被唐子晋逼不走的宁静,会自己心甘情愿离开,会心甘情愿让出门主夫人的位置。

    唐离,何尝不怕呀!他既慌张,却又恐惧!

    如果宁静敢说要走,他一定会报复她的,狠狠地报复她的。她不可以扰乱了他的心,却如此不负责任地离开!

    终于,唐离失去了耐性,“你说呀!”

    宁静还是那平静略带肃冷的表情,她看着暴怒的唐离,只觉得陌生却又那样熟悉。

    她说,“唐离,如果你拒绝纳妾,那我会……很高兴!”

    她说完,便径自笑了。

    其实,她想说的是,如果他拒绝纳妾,她会休掉他,她会离开。从此以后,不管他娶不娶,不管他生不生儿子,都跟她没关系了。

    可是,她终究还是说服不了自己违心话。

    唐离懵着,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他二话不说,把宁静捞过去,就狠狠地摁在怀中吻。

    不管两个人再怎么南辕北辙,只要愿意将彼此当作例外,那再天大的事都不算事!

    唐离吻够了,才拥紧宁静,在她耳畔低声,“傻瓜,你生儿子作甚?我就喜欢女儿。伺候你和女儿就够了,再多……呵呵,也伺候不了喽!”

    宁静从来都不知道,原来唐离的声音可以如此,如此的温柔!她听得心都化了。

    唐夫人看着他们,脸色复杂不已。

    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