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219章 唐宁番外:坑爹

2018-06-21 09:31:47Ctrl+D 收藏本站

    宁静原本还有些犹豫的,然而,听唐离解释了“唐门之女不外嫁”的情况,她便铁了心和唐离一起“任性”到底了。

    如果“唐门之女不外嫁”的祖训不能打破,将来小糖糖指不定还得被强迫下嫁给哪位设计师。与其如此,倒不如让小糖糖继承门主之外,把喜欢的男人招人唐门。

    宁静自己可以在唐门委屈求全,但是,她绝不允许女儿有任何委屈。

    唐离想连夜出走,以离开的方式威胁唐子晋,宁静果断收拾行囊,夫唱妇随!

    唐离给唐夫人留了一张字条,交代心腹,明儿再交给唐夫人。

    他一个下人都没有带,就只带了妻女,连夜偷偷下山,逃跑!

    翌日一大早上,唐夫人刚刚起**,就看到唐子晋回来了。她阴沉着脸,满心沉重,理都不理睬唐子晋。

    也不知道唐子晋昨日是去莲花峰面壁思过了,还是发泄去了。他今日的状态倒是不错。

    见夫人绷着脸,他便走了过去,亲自倒了茶端到唐夫人面前去,“来赔罪了,夫人,都是我不好,是我一时糊涂了。”

    “小人!”唐夫人一句话就戳破唐子晋的嘴脸。

    这种明明知道她会生气,却还是骗了她之后再来道歉,这不是小人的行径又是什么?

    唐子晋被夫人怎么骂,都不会变脸。尤其是私下的时候,唐夫人就是指着他的鼻子戳,他一样笑呵呵的。

    “是我不好,是我不好!”唐子晋缠着唐夫人,使劲讨好。

    不知道的人见了,还以为这是恩爱夫妻小打小闹呢。

    若是以前,唐夫人会由着唐子晋缠,罚他这罚他那的。可是,这一回,她没有。

    她一把推开了唐子晋,淡淡说,“你少跟我来这套。我告诉你,你也别费心思逼宁静了。她昨日就答应让唐离纳妾,是你儿子自己不肯的。”

    唐子晋立马在一旁坐下,狐疑地看唐夫人。

    唐夫人原本想等唐离来了再说,见唐子晋这嘴脸,她就气就急,索性先说出来。

    “唐子晋,你听好了,我要告诉你一件大事。”唐夫人认真起来。

    唐子晋越发地狐疑了,昨日那件事唐离做得非常绝,他是知道的,除了那件事,还有什么大事?

    难不成,夫人真要休了他?

    昨日吵架,夫人可是说了两回要休掉他。见夫人眉宇凝重,眸光严肃,唐子晋终于紧张了起来。

    “夫人,我这都是……”

    唐夫人打断了,“唐子晋,宁静没法再生孩子了。”

    “什么?”唐子晋惊呼。

    “宁静被关在虎牢的时候,为了保下小糖糖,用了催生药,落下了病症,以后再也不能怀孕了。”唐夫人淡淡说。

    “这……“唐子晋非常意外。

    “唐子晋,宁静这媳妇提着灯笼都没地儿找呀!”唐夫人感慨不已。

    唐子晋没做声,蹙着眉头不知道思索着什么。

    “唐子晋,你说话呀!这事怎么办?”唐夫人试探地问。

    “夫人,你刚刚说,宁静答应让唐离纳妾了?”唐子晋若有所思地问。

    唐夫人不必多问就知道唐子晋打了什么心思,唐子晋必定是要宁静去说服唐离纳妾的。

    唐夫人选择了沉默,唐子晋心情明显更好了,唐夫人看着他,暗暗下了决心,等这个年过了,她就到庙里去礼佛清修,从此不再理睬他了。

    有些人,终究是会变的。百里元隆如此,唐子晋何尝不是?但是,唐夫人坚信,有些人永远都不会变,永远都初心不改!

    “夫人,此事关系重大,由着离儿胡来,此事,你可千万……”

    唐子晋的话还未说完,一个侍从就冲了进来,“不好了不好了!门主留书出走了!”

    “什么?”唐子晋拍案而起。

    侍从连忙把唐离留下的字条递上,唐子晋看了上头两行字,气得差点晕过去,他跌坐下去,一直一直拍心口。

    唐夫人拿来字条一看,倒也不气,而是哭笑不得,连连叹息。

    她早该猜到了呀?唐离昨天说今天要亲自和父亲谈的时候,她就该猜到那家伙打了什么主意的!

    唐离的字条上就写了两句话。

    第一句话是,“爹娘,孩儿对不起唐家的列祖列宗,没能给唐家添个难听,孩儿没脸留在唐门。孩儿带宁静和糖糖离开,等我们为唐家添了男丁,就马上回来。”

    第二句话是,“如果爹娘等不及,可以再为孩儿添个弟弟,门主之位,孩儿甘愿让出。”

    这叫什么?

    这简直就是赤luoluo的威胁呀!

    宁静不能再产子了,除非他们放弃要孙儿,否则,他们是不会再回来的。

    这不仅仅是威胁,还讽刺了唐子晋一把。

    其实,就唐子晋这个年纪,纳妾生子亦是大有人在。唐夫人这把年纪是不好在怀孕了,可是,多的是年轻的妾侍能帮唐子晋生儿子的。唐子晋如果真的为了唐氏的血脉传承,自己也能纳妾呀!

    唐离用这样的方式在告诉他父亲,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唐夫人除了苦笑,还是苦笑。

    “唐子晋,这事你看着办吧!这是你唐家的大事,我们这些妇道人家也无权干涉!阿离他们不在,这个年也不用过了,我下午就启程,到西山寺去为儿孙祈福去!佛门清净之地,你别来打扰!”

    唐夫人挥了挥手,便回屋里去收拾行李了。

    唐子晋坐了好一会儿,都没反应。然而,见到唐夫人背着包袱走出来的时候,他立马就慌了。

    “夫人,有话好好说,好好说!”

    “阿离的事,你好好想想吧,我真的没主意。”唐夫人淡淡道。

    “夫人!”唐子晋急了。

    “让开!”唐夫人冷声。

    唐子晋不让,可是,当唐夫人的眸光冷冽下来的时候,唐子晋还是悻悻地退开了。

    就这样,唐夫人带了几个仆从,当日就离开了唐门,去了西山寺。

    唐子晋独自一人守在神龙峰顶,他倒是没有像上一回唐离逃婚的时候,派人到处去找人,他也没有把唐离离家出走的事情公开。

    他一个人坐在山顶,一整日沉思。

    很快,除夕到了。

    唐离和宁静虽然是往云宁郡方向走,但是,他们并没有赶路。时间太紧了,再怎么赶路,也无法赶在除夕夜之前去和他哥哥嫂子过年,索性放慢速度,当是出游。

    他们一路游过去,到了云宁行宫,也该到睿儿的周岁礼的时候了。睿儿已是太子,满月宴没有大办,周岁礼必是会非常隆重的。

    唐离离开唐门没多久,就去弄了一份地图来,专门挑选又好玩的好看的好吃的地方走。

    他是既当车夫又当保镖又兼仆,白日里一手牵宁静,一手抱小糖糖游览,夜里让宁静放心睡,小糖糖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他立马坐起来。幸好小糖糖好带,除了偶尔几次起**要尿尿之外,基本都是一觉到天亮。

    这夜除夕夜,唐离大手笔包下了一座茶庄,名叫七号茶庄。

    这个茶庄是唐门通往云宁郡路上,唯一一家除夕还开业的庄园,而且还是新开的。和一般的茶庄一样,庄园里有茶山,制茶坊,赏茶亭,也有一个个独立的院子,供给客人留宿。只是,不同于其他茶庄的是,七号茶庄将茶和温泉结合起来,在每个独立的院落都设有温泉池。泉水中加入了特制的茶汤,温泉热气氤氲,尽是茶香。

    这对于嗜茶之人,简直是无法拒绝的享受。

    唐离对茶其实没兴趣,更没有研究。他相中这里纯粹是因为这里除夕夜还开业。

    毕竟是第一次一家三口过除夕,他可不想跟宁静和小糖糖在马车里将就呀。为了能在除夕夜赶过来,连着两个晚上都没睡,彻夜驾车赶路,总算在傍晚时分,赶到了七号茶庄。

    宁静刚刚掀起帘子,唐离就过来抱小糖糖,他拉着自己的披风把小糖糖裹在怀里,生怕她被风雪冻着。

    “七号茶庄?这名字挺有意思的?难不成还有八号,九号吗?”宁静问道。

    “你还真说多了。从一号到十号都有,听说这茶庄的幕后老板很有来头。”

    “什么来头?”

    “这个就不清楚了。”

    “之前没听说呀,应该是新开的吧?”

    “就七八个月前。待会你和闺女去休息,本门主亲自给你们做连夜饭。有想吃的吗?”

    “待会再想,先给你闺女熬碗粥来。”

    ……

    夫妻俩护着小糖糖一边说,一边往茶庄里走。很快就有茶女来接待,引他们沿着抄手游廊往里头走去。

    唐离不经意转头,偏见了不远处院子里停了一辆高大的马车。他就看到一角,只觉得有些熟悉,正想认真看一看,小糖糖就从他怀里探出小手来,捏他的下巴。

    唐离低头看下,逗起了女儿来,也就没在留心那马车了。

    茶女将他们一家三口带到一见暖室,刚进门呢,便有一个掌柜模样的人赶了过来。

    “这位是唐爷吧?”掌柜的客气地问。

    “你就是茶庄老板?贵姓?”唐离问道。

    “免贵姓吴,在下不是老板,在下奉命管理七号茶庄而已。”掌柜客气地回答。

    “吴掌柜,你们老板在吗?”宁静开了口。她经商多年,对着温泉茶庄的生意蛮感兴趣的。

    “老板不在。二位,庄里出了些情况,今夜和接下来的三日都无法接待你们。二位的损失在下会加倍赔偿,能不能请二位行个方便?”吴掌柜客气地打了个请的动作。

    这意思是……要他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