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220章 唐宁番外:偶遇

2018-06-21 09:31:47Ctrl+D 收藏本站

    吴掌柜的意思很明显,是要请唐离他们离开。

    唐离看着吴掌柜那手势,怒火蹭蹭蹭得上来,他为了能让妻女安安心心,高高兴兴过年,花了多少心思才找到这个茶庄,早赶晚赶才赶过来。

    外头的雪越下越大了,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要他们去哪过年?要在马车里过吗?

    小糖糖都能感受到爹爹的怒火,她从爹爹披风里探出小脑袋来,好奇地盯着吴掌柜看,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写满了迷茫,特别可爱。

    “如果,行不了方便呢?”唐离冷冷问。

    吴掌柜当然看出唐离已经变脸了,但是,他还是很客气地回答,“唐爷,实在抱歉。你需要多少赔偿,尽管开价。”

    唐离冷哼,宁静没出声,把小糖糖抱过来,坐到一旁去等着。这摆明了就是不想走。

    见状,吴掌柜也面露难色了,“二位,在下也不是老板,做不了主呀!你们不走,上头责怪下来,在下就得走呀!二位,就当在下求求你们了。”

    “这么大的庄园,出了什么状况,就不能给我们一家三口腾出个院子来过**?大过年的,外头风雪交加,我们还带着孩子呢,非得赶我们走?吴掌柜,你自己说说,这厚道吗?开店做买,不厚道能长久?”宁静忍不住出声。

    这庄园之大,至少有几十个院落吧。唐离大手笔把整个院落都包下,如今出了状况,他大不了不包下整个庄园,就住一个院子。这已经是他们最大的让步了。

    唐离慵懒懒地坐下,大大咧咧翘起二郎腿,“哼,要走可以。让你们老板出来说出个能让本爷心服口服的理由来!否则……信不信本爷一把火烧光你这茶庄哄我闺女开心?”

    也不知道小糖糖听没听懂爹爹的话,她赖在娘亲怀中,特别配合咯咯笑起来。

    吴掌柜虽然不知道唐离的来头,但是也知道来头不小,否则也不可能大手笔包下整个庄园呀。他一而再犹豫,最终便道了实情,“二位,实不相瞒。就在半个时辰钱,庄里来了两位贵客,也包下整座庄园……”

    这话还未说完,唐离就拍案而起,“爷我前几日就订了!你们什么意思?怎么,我们就不算贵客了?我今儿个倒要瞧瞧,长啥样的才叫贵客!”

    “唐爷,息怒息怒!”吴掌柜一脸神秘,压低了声音,“唐爷,那两位主子不是在下招惹得起的,也并非您二位招惹得起。在下不是不想做您的生意,是做不成了?你懂不?你听在下一声劝,赶紧走吧。在下派人给您铲雪开路,保证妥妥当当把你们送到县城里去。至于您的损失,在下愿三倍奉陪!”

    “招惹不起?招惹不起就能不讲规矩吗?我告诉你,这个世界上除了我哥哥嫂子,还没有我招惹不起的!你给我带路,我这就去会一会你那两位贵客,教一教他们什么叫做先来后到的规矩!”

    唐离是越想越憋屈呀,大过年是竟能遇到这种事,这一口气不好好出一出,他将来还怎么在道上混?

    吴掌柜的耐性终于也用劲了,他沉下脸来,“二位,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话音一落,一抹暗镖就瞬间擦过吴掌柜的嘴,划出一道长长的血痕,惊得他都懵了,迟迟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

    唐离手里不知何又多了一枚暗镖,他把玩着,饶有兴致地看着吴掌柜,笑道,“爷给你一盏茶的时间,去把你的贵客请过来,就说,爷请你们吃罚酒!”

    吴掌柜是纯粹是生意人,一点武功都不懂,他吓得直哆嗦,二话不说就往外逃。

    然而,他出去没多久的,一帮带刀的小厮就冲了进来,将唐离他们一家三口为包围了起来。

    “找死!”唐离双手都亮出了暗器,每一道暗器打出去都没有虚发,全都中要害,但是,没有伤及性命。毕竟在小糖糖面前,他不想杀人。

    宁静把小糖糖拥入怀中,捂住她的眼睛,小糖糖却从娘亲的指缝里往外头,一点儿都不害怕,反倒咯咯笑了起来。没一会儿,她就拉下娘亲的手,拍起手来,“爹爹,好!爹爹棒棒!”

    唐离没几下就收拾了一屋子的小厮,他冲小糖糖看来,笑呵呵地说,“好玩吗?”

    “好!好玩!”小糖糖兴奋起来,奶声奶气的话都说流畅了。

    “走,爹爹带你出去玩!”

    唐离的怒火因为闺女这笑容减消了不少,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会轻易算了。

    他把小糖糖抱起来,对宁静说,“跟在我后头,咱逗闺女开心开心。”

    宁静没意见,紧随其后。

    就只有,夫妻俩陪着小糖糖,一边手势小厮,一边往庄园的深处走去,一路上除了唐离咻咻的暗器飞梭声之外,就是小糖糖咯咯的大笑声。

    当他们远去了,隐藏在暗处的几个影卫出冒出来,为首的不是别人,正是徐东临。

    “东哥,那是唐门主和静夫人吧?”影卫怯怯的问。

    “是呀!唐门主好像……不傻了呀?徐东临喃喃自语,“没听主子说过呀?”

    “东哥,要不要去禀告主子?”影卫又问。

    “看样子是巧了,嘿嘿,给主子们一个惊喜,怪罪下来我担着,不用怕!”徐东临笑道。

    主子们出行,影卫自是随行的。他带了二十多名影卫,分守在庄园周遭。刚刚唐离他们一接近茶庄,他就知道了。

    他只是好奇那个吴掌柜,明明唐门主先包下了茶庄,刚刚皇上和皇后娘娘过来的时候,他怎么没有说实情呢?

    “东哥,这吴掌柜是不是看出主子的身份了?”影卫又问。

    “不至于,估计是主子开价高于唐门主了。主子住三日,唐门就住**,他就算赔偿三倍,还是有的赚的!”徐东临认真说。

    皇上和皇后娘娘微服出游,并没有暴露身份,吴掌柜以“贵客”吓唬唐离,应该只是个说辞而已,并非真的瞧出两位主子的身份。

    “东哥,静夫人说得对,这吴掌柜做买不厚道!也不知道他家主子是何人?估计也不是厚道的主儿。”影卫感慨道。

    “管他厚道不厚道,主子要是喜欢这庄园,买下便是了!”徐东临一脸无所谓。

    这主子有实力,仆从也威风呀!

    很快,徐东临就追逐唐离他们一家三口背后去了。庄园很大,小厮很多,唐离和小糖糖玩得不亦乐乎。

    这会儿龙非夜和韩芸汐在庄园最深处,最隐蔽也是最大的院子里休息,两人都还没听到外头的动静。

    龙非夜不喜热闹,以往在天宁为王,每每节日宴会他都躲。那些事着实太烦人了,就说大年初一拜年的事。他得在府上待着,等着大臣们一波一波来拜年。他如何受得了?

    如今当了皇帝,虽然不好躲,他还是躲了。他特意以避寒为借口,带着小睿儿到七号茶庄来过年,让大臣们有急件就派人送过来,没要事就不必来了。

    其实,他原有南下去江南梅海的打算的,只是路途遥远,不能成行。如今朝中事务繁多,他并不能离开太久。北历那边还在赈灾,他也得时刻关注着动态。

    他都要放弃了外出,却恰好在云宁郡西边发现了这个温泉茶庄。五六日的路程就可以抵达,而且茶温泉这新玩样还特别对胃口,他便带上妻儿冒着风雪赶来了。

    韩芸汐坐在一旁安排要派发的红包。

    如今不比往昔,往昔红包的事情并不老她操心,可是,如今她贵为皇后,一国之母,按照云空规矩,那些官夫人、命妇和官家小姐得进宫来同她请安,她得赏给红包。虽然外出了,红包还是要在明儿一早从茶庄里送出去的,免得人家说她小气,尤其是江南地区那些大官员的夫人们,最爱计较。

    当然,韩芸汐最先准备的还是给小睿儿和小糖糖的,虽然龙非夜也会给,但是,她很乐意掏私房钱给孩子们再添上一包。

    小睿儿正坐在母后身后,悄无声息将红包里的银票抽出来,一张张全放到一个红包里。

    他已经快周岁了,可不愧是龙非夜和韩芸汐的儿子,小小年纪就在各方面展现出超常的情况。

    比如身高,原因高于同龄孩子,就单单看着身段,说他是两岁的孩子也一定有人相信。比如手脚,特别的灵活,小糖糖是一周岁又两个月才完全能走稳。可是,他现在就可以走,还能惦着脚尖跑起来。比如语言,小糖糖一岁半才能说出单字来,到现在快两岁了才能跟爹娘顺畅沟通。可是,他这还没满周岁,就能说清楚单字了。

    比如敏感度,一点点动静他都察觉得到,龙非夜测试过,他的敏感度并不亚于习武之人。

    比如学习能力,韩芸汐教他东西,几乎都是教一遍就会,而且记得非常牢固。比如胆子,无论是遇到陌生人,还是突发的情况,危险的环境,他都没怕过,更没哭过。无奈,就是至今让龙非夜一抱,就哭!跟龙非夜是一点儿都不亲!

    若非父子俩相貌和脾气都很像,估计会有人怀疑这孩子并非龙非夜亲生的了。

    当然,还未周岁的孩子,展现出来的天赋再惊人,他终究是不懂事的。

    他把红包里的银票抽出来就算了,还把封口都重新封上,一封一封叠在一起放好。

    韩芸汐认真包着红包,龙非夜在不远处的窗边,看雪想事情。两个人都没注意到儿子做了什么。

    小睿儿大概抽空了十封红包,十张银票全放到一个红包里,而那个红包被他私藏了。

    “外头什么声音?”龙非夜忽然问。

    韩芸汐都没在意,小睿儿却忽然起身来,屁颠屁颠往门外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