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223章 新春番外:护短

2018-06-21 09:31:41Ctrl+D 收藏本站

    龙非夜朝韩芸汐他们走过来,见小糖糖哭,他眉头就锁了起来,冷冷问道,“刚刚怎么回事?”

    他很烦小孩子哭,自己的孩子除外。

    而小睿儿大了之后,除了让他抱会哭,其他时候也基本是不哭的。他都好久没听过孩子的哭声了。

    龙非夜一开口,小糖糖就使劲地往爹爹怀里钻,哭声都小了下去。明明害怕得要命,她却又忍不住偷看这个大伯伯。就看一眼而已,立马就又躲起来。

    “孩子闹着玩呢!睿儿刚刚推倒了糖糖,还把手帕塞到人家嘴里,掀人家吵。”韩芸汐笑着解释,一路跟过来,唐离早跟她告状了。

    她是哭笑不得了,这种事能分什么对错?两孩子都那么小,都还不明白真正的是非呢?由着唐离认真地告状,她和宁静在一旁全然当笑话了。

    龙非夜一听这事,冷肃的眸中分明闪过一抹笑意,只是,一闪而过,消失得很快。

    他朝儿子看过去,故作嘲讽地说,“那跑什么呢?都有本事推人了,还怕被挨打吗?”

    韩芸汐和宁静都听得出来龙非夜是在揶揄儿子呢,小睿儿无辜地瞅着父皇,一言不发。

    “糖糖才不打人,小丫头聪明地很,追着睿儿喊,故意也要吵他。”韩芸汐笑道。

    睿儿那萌萌的眼睛里都有些幽怨了,母皇不护着他就算了,居然还夸别人。

    可是幽怨归幽怨,小睿儿还是搂紧母后的脖子不放。

    见状,龙非夜都有些忍俊不禁了,他揉了揉睿儿的小脑袋,还是颇为严厉地说,“下回不许推人了。”

    谁知道,唐离得瑟了起来,他笑呵呵地说,“君子动口不动手。哥,你瞧瞧,还是生闺女懂事吧。”

    小糖糖真就只是动口而已,而睿儿也真的动手了。唐离这话说绝了,径自哈哈大笑。

    龙非夜都已经有堵了唐离嘴巴的心了,这时候,小睿儿忽然说,“让!”

    小睿儿听不太明白大人们说什么,但是,他大概猜得到意思的。

    他原本懒得说话的,可是,看到唐离这个聒噪的大叔叔一直说说说个不停,是父皇惹恼了。

    他不为自己澄清一下,天知道父皇会不会找他算账呢!

    父皇找他算账的方式就只有一种,那就是把他丢给赵嬷嬷,不让他跟母后睡觉。

    大家都还没明白过来小睿儿这个“让”字是什么意思,龙非夜就面露满意之色,他对唐离说,“儿子也懂事,知道要让着姑娘家。”

    这言外之意,若非小睿儿让着小糖糖,还能让她追成这样子?指不定早把人赶出去了。

    若是以前,唐离可不会,也不敢更他哥争辩。可如今不一样了,他有宝贝闺女了,怎么着也不能让她宝贝闺女儿吃亏。

    他立马反驳,“闺女还是比儿子更懂事的,就逗弟弟玩,没较真。”

    这话外之音,小糖糖要是较真起来,还能追着跑这么一大圈?还不早追上冲着小睿儿的耳朵大叫了。

    ……

    唐离本来就是孩奴,特别护短;龙非夜虽然表面上对睿儿很严厉,一点儿都不**溺,实际上是疼爱得要命,怎么可能不护短?

    于是,这兄弟二人就你一言我一语得袒护起了自己的孩子来。

    韩芸汐和宁静相视而笑,很默契地沉默。

    小糖糖虽然埋头在爹爹怀中,却认真听着爹爹和大伯伯的对话,他基本都能听得懂字面意思的,至于话外之意她就不明白了,所以,她特别迷茫。

    她不明白为何同一个意思,这两个大人要反复争辩那么久呀?

    而小睿儿,他连字面意思都还不能完全听懂。他趴在母后肩上,歪着脑袋看父皇,一样是一脸迷茫,他发现父皇今天的话多了好多呀!

    虽然不喜欢话多的人,但是,父皇绝对是例外,父皇话多的样子,亲切多了。

    龙非夜和唐离争到最后,龙非夜说了一句,“当姐姐的,自然要懂事。”

    这话外之音,小睿儿是弟弟,能让已经非常不错了。

    这下,唐离立马没话说了,小糖糖是姐姐,跟小睿儿再怎么闹都是理亏的,小睿儿毕竟还小,比小糖糖小了一岁左右。

    唐离一脸不甘心,龙非夜回头对睿儿说,“日后还是要多让着姐姐,照顾着姐姐,知道吗?”

    唐离终究是败下阵来,这会儿小糖糖也不哭了,他将小糖糖举得老高老高,逗着她玩,“来来来,给你皇帝伯伯笑一个。我家闺女笑起来可甜了。”

    小糖糖一被举高,立马又咯咯大笑起来。

    小睿儿早就捂了耳朵,懒洋洋趴在娘亲肩上,这种幼稚的游戏,他才不想玩呢。

    这时候,唐离忽然将小糖糖抛了出去,抛得老高老高。

    韩芸汐都被吓着了,小睿儿也连忙起身,不可思议地看着,小糖糖居然没有害怕,还笑得更大声了。

    这个玩法,似乎很刺激呀?

    小睿儿瞅着瞅着,不知不觉就吧大拇指已经放到嘴里去了,有滋有味的允起来。那双懵懂的大眼睛也眨巴了起来。

    别人不知道,但是,韩芸汐和龙非夜都很清楚这小家伙的习惯。

    但凡看到让他“心动”的人,或者东西,他就会允大拇指。他傲娇得很呢,不会主动讨,但是,心思却全写脸上,动作上。

    韩芸汐才不敢带儿子玩这种危险游戏,抛得那么高,万一没接住,她自己得先哭死。

    其实,龙非夜比小睿儿更想玩呢,可是,他还是忍下来。

    小睿儿一到他手上就哭,万一被唐离他们误会小睿儿是被抛高才吓哭了,那岂不太丢人了。

    最后,龙非夜面无表情转身回茶厅去。

    见父皇也走,小睿儿便可怜兮兮得朝他母后看去,分明要他母后陪他玩。

    小睿儿的眼睛特别像龙非夜,可是,眼眸里起噙着龙非夜从来不会有的懵懂和楚楚可怜。

    这样的眼睛,这样的眼神,韩芸汐是完全没有免疫力的!

    她和龙非夜一直弄不明白小睿儿到底怕龙非夜什么呢?平素相处都好好的,说排斥也不完全,就只是不让抱着而已。

    韩芸汐心想,难得小睿儿遇到喜欢玩的游戏,或许,这会是一个机会。

    她连忙抱着小睿儿往茶厅走去,耐着心低声,“睿儿,父皇陪你玩,可好?”

    龙非夜只是韩芸汐的意思,态度也温和了下来,他凑近,冲小睿儿笑,“儿子,爹爹待你玩,可好?”

    这“爹爹“二字,比“父皇”二字还亲呢。

    小睿儿看着他,迟迟没说话。

    龙非夜和韩芸汐耐心地等着,一旁,小糖糖玩得好开心,笑声充满了整个游廊。

    小睿儿似乎在思考,他想了好久好久,最后却还是摇了头,径自走到一旁去坐着,双手环抱,架势十足。

    韩芸汐和龙非夜是又好气又好笑,拿着小家伙无可奈何呀!

    为了这件事,赵嬷嬷没少去求神拜佛,还问了好多算命先生,都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其实,问谁都不如问小睿儿来得明白。

    只可惜,现在问小睿儿为何会不让爹爹抱,他也说不清楚。韩芸汐和龙非夜就只能等了,等小睿儿再大一些,能表达准确了,才能知晓原因。

    “小子,什么时候想让爹爹抱了,随时过来。”

    龙非夜这话不知说过一次,小睿儿盯着他看,就是不出声。

    很快,唐离和宁静就过来了。

    都说女儿是父亲前一世的**,而唐离则是把闺女当做这一世的小**了,方才至今都抱着小糖糖,就连坐下喝茶,也还是让闺女坐在他大腿上。

    别说韩芸汐,就是宁静这当娘的想抱,都没机会。

    唐离端着茶,柔声问,“闺女,喝吗?”

    小糖糖很老实地点头,唐离认真起来,,“呐,就一口。小孩子是不能喝茶的。”

    “嗯,就一口。”

    刚刚还活蹦乱跳的小糖糖玩累了,握在爹爹怀中,懵懂乖顺得像只小兔子,特别惹人喜欢。

    韩芸汐的心都被懵化了,此时此刻,特别希望能生个女儿来。

    至于龙非夜,他挑眉看了唐离好几次,虽然一言不发,但是,他的眼神多少出了他的内心。

    唐离小心翼翼地喂小糖糖喝了一杯茶,开心得问,“好喝吗?”

    小糖糖吐了吐舌头,摇头。

    这……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嫌弃龙非夜的茶不好喝呢!

    要知道,七号茶庄为客人准备的茶已经是非常顶级的了,但是,龙非夜都瞧不上的,带了自己的茶来泡。

    若是以前,有人敢嫌弃龙非夜的茶,唐离一定第一个站出来嘲笑人家不识货。然而,今朝不比往昔呀!

    有了闺女的唐离,已经彻底抛弃了他哥。

    他说,“不好喝就别喝了,饿了吗?”

    龙非夜和韩芸汐倒没计较,宁静的脸都黑了三分,“一个时辰前才吃饭,怎么会饿。一边玩去,大人要谈事了。”

    唐离也是够了,虽然关系好,但也不能这样把龙非夜和韩芸汐晾在一旁呀!

    唐离这次意识到自己太投入了,他挠了挠后脑勺,笑得很尴尬,他把小糖糖放下,还不忘交待一句,“闺女,饿了要说。”

    龙非夜看了看小糖糖,又朝坐在一旁看雪的小睿儿看去,那眼神可真真是复杂不已呀!

    两孩子径自在一旁玩,大人们总算能坐下来,喝喝茶聊聊事了。

    宁静是安静的,唐离这爱说话的家伙,几乎毫无保留地把他父亲干的蠢事都说了出来。

    没错,他就是离家出走来告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