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228章 新春番外:别动

2018-06-21 09:31:36Ctrl+D 收藏本站

    温泉水冒着热气,茶香也随之弥漫到屋子的每一个角落。

    宁静没明白唐离这是要做什么。

    “你没法泡温泉,我给你打一盆来泡泡脚。”唐离解释到。

    “你怎么知道我没法泡温泉了?”宁静问道。

    “我算过,就这一天两,你不方便。没算错吧?”唐离笑着问。

    “错了。”宁静白了他一眼,“差了十多日,你怎么算的?”

    “不可能!就是初一前后,之前每次都这样的,错不了!除非产后日子变了!”唐离很肯定。

    宁静眯起了眼睛来,“之前?呵呵,果然用心良苦!”

    唐离这次意识到自己中了宁静的圈套。之前初一前后好几日,他都非常自觉,不会欺负宁静的。他当初算日子,确实动机不纯。

    “嘿嘿,现在也用心良苦。静静,来,为夫伺候你泡脚。”

    唐离抬来宁静的脚,帮她脱鞋袜,宁静姿态慵懒得躺着,另一脚放到他肩上去,由着唐离伺候。

    鞋袜脱掉之后,唐离怕她一下子太凉,还要帮她焐一下,宁静不让,玉足伸到唐离脸上去逗他。

    唐离由着她逗,一点儿都不生气,不嫌弃。

    但是,没一会儿,他就抓住了宁静的玉足,冲她大拇指咬了下去,看似咬得很用力,其实一点儿都不疼。

    宁静立马踹开他,不悦抱怨,“不嫌脏!”

    “我不嫌。”唐离乐呵呵的。

    “我嫌!”宁静没好气地说。

    唐离故作叹气,“好吧,我帮着你洗干净。”

    他真拉着她的脚要往茶泉水里泡,若是平素,宁静一定是心安理得让他伺候的。但是,今日可不成。

    宁静连忙缩回脚来,认真说,“不方便的时候更不能泡脚的!”

    “为什么?”唐离不解的问。

    宁静反问道,“不行就是不行,你一个大男人,问那么多作甚?”

    唐离这才作罢,挨着宁静坐。可是,刚要躺下,宁静却一把推开了他,“我要睡觉了,你自个去泡水,别吵我!”

    “待会糖糖就回来了,我陪你躺会嘛。”

    唐离硬是躺到宁静身旁去,宁静就是不让,使劲推他,“不要吵我,我想休息一会儿,成不?”

    见她那不高兴的样子,唐离特无辜,他只能乖乖起身来。

    “出去!”宁静催促道。

    唐离无奈而笑,只能乖乖出门了。

    一个时辰之后,宁静便帮唐离拿了毛巾和衣裳出去。她得好几日不能下水,若非她这么逼着,唐离估计也不会下水。

    难得小糖糖不在,当然的让唐离这个当爹的放松放松。

    宁静刚打开门,竟见温暖池里空荡荡的。

    人呢?

    正纳闷,却见唐离端着一个小砂锅,低着头,脚步匆匆从外头走来。

    他端着小心翼翼的,都没注意到她就站在门口。

    宁静心头一咯,看得眼眶都有些湿润。

    这一幕是那样熟悉,又是那样久违。她不用看都知道,唐离那小砂锅里熬煮的必是她最喜欢的红豆粥。

    在过去的无数个夜晚,她都记不清唐离给她熬过多少碗红豆粥了,他每次都是这样亲自端过来,又小心,又着急,因为太烫手指受不了,也因为怕搁久了,会凉掉不好。

    寒夜里她喜欢热食,烫口的。

    走近了,唐离终于发现宁静就站在门口,他见她手里的东西,笑嘻嘻说,“静静,你就这么想偷看我泡澡吗?”

    宁静回了个白眼,转身进门。

    唐离把红豆粥端进去,亲自盛了一碗,端到宁静面前去,“饿了吧?”

    宁静确实是饿了,然而,几遍不饿,看到唐离亲自熬的这红豆粥,她也立马就又食欲。

    如此软糯香甜的红豆粥,也就唐离熬得出来。

    宁静细嚼慢咽,唐离就像往前一样,站在一旁看着。

    若是真心喜欢一个人,什么都不必做,就是看着她吃饭,都会觉得开心。

    若是真心喜欢一个人,什么都可以不要,只要他亲手熬一碗粥,便能心满意足。

    “静静,你有你哥的消息吗?”唐离问道。

    “没,就我哥那脾气,他要想走,没人找得到。”宁静最了解宁承了。

    唐离犹豫了下,又说,“他干嘛把军功都送给金子?就他在北历立下的功劳,我哥绝不会亏待他的。公是公,私是私。”

    宁静这次抬起头来,认真说,“唐离,我哥不是会讨功之人。他一定是觉得自己的事作完了,才会走的!你要是有机会,跟龙非夜说一声,别再找他了。”

    唐离嗤之以鼻,“哼,我哥才不会找他呢!吃饱撑着!”

    宁静放下汤匙来,冷冷威胁,“你在哼一声试试!”

    唐离紧闭嘴巴,摇头。

    宁静才又低头吃粥,其实已经饱了,可是太久太久没有尝到这味道,她忍不住多吃了好几口。

    没一会儿,宫女就亲自把小糖糖给抱过来了。

    小糖糖居然睡着了,也难怪,这都三更半夜了。小孩子再兴奋,也撑不了多久的。

    宁静要去接,唐离就先跑过去,小心翼翼把小糖糖抱过来。

    唐离乐了,“哈哈,睡着了也好,省得哄半天。”

    小糖糖都回到爹娘的怀抱里,小睿儿却还再和顾七少玩。顾七少不是一般人,小睿儿更非寻常的孩子,所以,这半夜三更的,两个人还在庄园里放烟火,并不奇怪。

    这时候,赵嬷嬷刚刚到龙非夜和韩芸汐下榻的水仙院里。

    这水仙院地处七号茶庄的中心,是七号茶庄里最大的院子,因为种满了水仙茶而得名,与其说这是一座院子,不如说着是一座茶庭。

    宽阔的庭院中,藏着一间茶室,整体上看十分隐蔽,而身处屋舍中,却又觉得宽敞。

    这茶室前后位屋舍,左右两壁敞开,有两三阶木阶同庭院相连接,亭中有一个茶汤温泉池。

    茶室内,草席铺地,干净简单,焚香青烟袅袅。

    茶室之外,白雪皑皑之中,泉池热汽氤氲,雾水飘渺,清淡的茶香弥漫,既令人清醒又让人沉醉。

    如此环境,对于嗜茶之人,必是绝对**。

    赵嬷嬷止步在茶室之外,只见茶室里就皇后娘娘一人,更坐在矮几旁,慵懒看书。

    她三千墨发只用一根玉簪子随意挽着,已经换下了白日里的衣裳,裹着一件月牙白的长袍,懒懒散散得坐着,一手支着脑袋,一手翻书,身子斜倚在茶几边。

    她支着脑袋的手上长袖早已滑落,露出冰清玉洁的皓腕,她交叠在一起的玉足半掩在长袍下,若隐若现。

    青丝如瀑,皓腕如霜,如此背影,让赵嬷嬷越看是越满意,越高兴。

    不为什么,就为殿下有眼福而高兴。

    韩芸汐早就知道赵嬷嬷过来了,虽然此行带了不少宫女,可是,龙非夜和她都不习惯宫女贴身伺候。

    除了影卫在水仙园的外围守着,整个水仙园里就没有任何仆从。

    都这个时候了,影卫是绝不敢擅自过来的。能走到这里的就只有赵嬷嬷了。

    韩芸汐和龙非夜在茶园里散步了好久,这会儿她才刚刚洗漱好呢。她疲得不想动,若非睿儿还未回来,她早就睡去了。

    她正等着赵嬷嬷禀事,谁知道赵嬷嬷却迟迟不出声。

    韩芸汐无奈,懒洋洋地回头看来,看赵嬷嬷。

    赵嬷嬷连忙禀,“皇后娘娘,老奴都催了好几回,小主子就是不回来,硬是要跟七公子玩。七公子说,今夜要留小主子在他那过夜,让您放心睡吧。”

    “他搞不定的。”韩芸汐无奈说。

    “老奴都跟七公子说了,小主子夜里不好伺候,可七公子说他能行。”赵嬷嬷也无奈得很。

    “又作死!”

    韩芸汐懒得劝,挥了挥手让赵嬷嬷退下,“那就让他带一晚呗。”

    虽然韩芸汐很宝贝儿子,但是,她疼睿儿和唐离疼闺女完全不一样,她对睿儿没那么小心翼翼,大多数时候还是很狠心的。

    毕竟,睿儿是男孩子,将来要独当一面的。

    “皇后娘娘,您放心。七公子要是哄不了,还有老奴呢。”赵嬷嬷笑呵呵地说。

    韩芸汐懒懒点了点头,都快睡着了。

    可是,赵嬷嬷却还不走,她左右瞧瞧,问说,“皇后娘娘,皇上……睡了?”

    龙非夜正在一旁屋里处理两封来自北历的急件,韩芸汐就等着他忙完了,睡觉呢。

    “还有什么事?”韩芸汐问道。

    赵嬷嬷笑呵呵的,“皇后娘娘,殿下要是睡了,您也趁早去陪着吧。”

    韩芸汐立马听出不对劲来,她又一次回过头来,什么都没说,就是盯着赵嬷嬷看。

    谁知道,赵嬷嬷非但没害怕,反倒笑得更**了,她说,“皇后娘娘懂便好,便好!”

    韩芸汐抓起桌上的东西示意要砸,赵嬷嬷这次赶紧逃,“老奴告退,告退!”

    这时候,龙非夜开门出来,被吓了一跳,因为韩芸汐要砸出去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他的茶杯!

    打从睿儿出声之后,龙非夜已经损失了三十多套茶具,都是大师之作,独一无二的精品。

    这一回带出来的,仅存的几套里他最喜欢的一套呀!

    “韩芸汐,别动!”他急急拦。

    韩芸汐原本疲着,见了赵嬷嬷那**的笑容,立马就清醒了。她回头朝龙非夜看去,狡黠而笑,“是人别动,还是杯子别动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