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229章 新春番外:选你

2018-06-21 09:31:32Ctrl+D 收藏本站

    龙非夜是要韩芸汐别动,还是只要杯子别动呢?

    他如果回答“人别动”,那么,杯子估计就会动了,会摔到地上的;

    他如果回答,“杯子别动”,那么,韩芸汐的手估计会动,会丢掉杯子。

    韩芸汐心情好,如此贫嘴,可龙非夜此时还清醒着,不好忽悠。

    他说,“都别动!”。

    韩芸汐也知道自己跟这家伙玩不了文字游戏,她玩心大起,笑着问,“龙非夜,如果我偏要动呢?”

    虽然他的真名是轩辕夜,如今朝野内外全都知道,可是,她还是喜欢叫他龙非夜。

    放眼云空,也就她和顾七少敢当着他的面,叫他龙非夜。

    轩辕夜是云空高高在上的皇帝,一身荣耀和权势也是一身束缚的皇帝,龙非夜在他们心里,还是原来那个龙非夜!

    龙非夜没有回答韩芸汐。

    韩芸汐笑着问,“你说,是我动,还是杯子动呢?”

    她忽然就放开手,这下,茶杯瞬间掉落却稳稳落在她另一手里。

    龙非夜往墙上也靠,慵懒懒双臂环胸,嘴角勾起笑意,饶有兴致地打量韩芸汐的小把戏,他也不着急,不出声,由着她玩。

    韩芸汐又冷不丁放开茶杯,这一回,她用足尖接住了茶杯。

    这可是龙非夜最喜欢的杯子呀!可他就是不生气,嘴角的笑意不减分毫。

    韩芸汐其实等着龙非夜来抢呢,谁知道他袖手看戏?

    她将茶杯踢高,用一手指小心翼翼托着茶底,笑道,“来,给你一个选择,选它,还是选我?这回是认真的了!”

    龙非夜都没思考,直接给她答案,“选你。”

    韩芸汐乐了,“好,有我没它!”

    她说着竟随手将那茶杯给丢了出去,真真的丢到茶室外去了!

    可是,龙非夜还是不着急,甚至看都没看到茶杯一眼,就只盯着韩芸汐看,看她沐浴之后,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看她肤如凝脂,领如蝤蛴;看她螓首蛾眉,巧笑倩兮。

    他是越看越喜欢,越看越心动。

    一只茶杯算什么?

    一个天下都能为她颠覆!

    韩芸汐回头朝外头看去,笑着感慨,“真舍得呀!”

    其实,她算准了,以刚刚的力度把茶杯丢出去,茶杯就落在茶汤池中,碎不了的。

    这会儿,那茶杯应该沉到池底了。

    龙非夜走了过来,从背后搂住韩芸汐的腰肢,轻轻也用力,便将韩芸汐纳入怀中。他下巴搁在韩芸汐肩上,同她一样看着门外的茶汤、雪景,慵懒懒地问,“许久没活动筋骨了,咱们比一场,可好?”

    在这个男人面前,韩芸汐向来很有自知之明的。

    他修满噬情之力之后,是兼并了满阶梵天之力的力量,非常强大。她的凤之力,还未完全被激发出来,而且,凤之力也没有兼并梵天之力的本事。

    所以,就武功上来说,她还是落后他一大截的。

    活动胫骨这种事,她一定输!

    韩芸汐偏头贴近龙非夜,果断拒绝,“才不要!难得你有闲,睿儿又不在,你陪我看看雪。”

    龙非夜将她揉得更紧了,同她耳鬓厮磨起来。

    “我让你,你要是赢了,我送你一份大礼,如何?”

    “比什么?”

    韩芸汐立马动摇了,如果他让的话,她就又机会了。当然,真正让她动摇的是他的大礼。

    以往的经验告诉她,他送的东西绝非凡品,甚至想都想不到。

    “我让你十步,谁先找到这个茶杯,就算赢。”

    韩芸汐并不知道,此时此刻龙非夜舔着唇笑,既像只老谋深算的狐狸,又像个耐心等待猎物上钩的猎人。

    她一听不是打斗比武,而是这种活动筋骨的办法,就更加有兴趣了。

    “好!比就比!”

    “我赢了,你也送我一份大礼吧?”龙非夜笑道。

    “没问题。”韩芸汐欣然答应。

    从这里走到茶汤池边,走得大步一些就差不多十步,她很清楚茶杯掉落的位置,动作快一些的话,胜算就更大了。

    龙非夜立马放开韩芸汐,“去吧。”

    韩芸汐迈开了大步子,十步刚好走到茶汤池边,她转身朝龙非夜看过来,龙非夜果然还原地不动。

    高手和高手的争夺,差一步都会差之千里,何况是十步呢?

    韩芸汐信心满满的,“开始吧?”

    “好,开始!”

    龙非夜这话一出,韩芸汐转身都没有,直接后仰一个翻身就潜入茶汤中去。

    龙非夜没有马上追出,他哪一次让她,不是诚意满满,一让再让的呢?

    他饶有兴致地舔着唇齿,都忍不住笑出声了,狡诈而邪佞,却又开心得非常纯粹、真实。

    他慢条斯理地脱去外袍,这次飞身潜入茶汤池中。

    虽然院中有灯火,可终究是深夜,找茶杯只能用摸的。韩芸汐就潜在茶杯掉落的位置,摸索着。

    即便察觉到龙非夜入水靠近的动静,她都没有慌张。

    突然!

    她触到了茶杯!

    她大喜,正要抓住,可谁知道龙非夜的手突然从一旁探过来,抢先把茶杯抓了去。

    那速度快得让韩芸汐想哭!

    两人几乎是同时露出水面,龙非夜捋掉脸上的水,见韩芸汐那郁闷的表情,顿是哈哈大笑。

    韩芸汐真想扑过去咬人,这个家伙在水里的速度怎么那么快?为什么她之前都不知道?怎么就偏偏差一点点,他是不是故意的呀?

    “你输了。”龙非夜一本正经地说。

    韩芸汐吊着眼看他,不说话。

    见她这不甘心想耍赖的样子,龙非夜更乐了,都好久没有见到这个女人如此小女人姿态,他是怀念得紧呀!

    “我先够着的!”韩芸汐认真说。

    “我先那到手的。”龙非夜不让步。

    “你说好要让我的?”韩芸汐质问道。

    “我让了你可不止十步。”龙非夜实话实说。

    “你……你就不能多让一步吗?”韩芸汐又问。

    “不能。”龙非夜残忍拒绝,“说你输了,快!”

    韩芸汐不甘心呀,她的目光朝龙非夜手上的茶杯飘去,龙非夜看在眼中,不动声色。

    韩芸汐突然要抢,龙非夜就等着她抢,等着她手都够着杯子了,却忽然抬高手,让她抓不着。

    韩芸汐不说话,瞪龙非夜。

    她越瞪,龙非夜眼中的笑意就越浓,都好几次差点笑出来了。

    逗这个女人,比逗儿子好玩多了!

    韩芸汐怎么会没看出他眼中的笑意呢?这个家伙分明是可以耍她的,故意算准了让十步,让她输一步。

    她忽然一手抓着龙非夜的手臂,踮起脚尖要夺茶杯,无奈还是够不着。

    “皇后什么都好,就是太矮,手太短。”龙非夜甚是认真地评价。

    “你!欺负人!”韩芸汐气得腮帮子鼓鼓的。在温泉氤氲的水汽中,两颊粉红,那娇柔的模样,让龙非夜都移不开眼。

    “愿赌服输,你耍赖。”龙非夜高举着茶杯,低头看着韩芸汐。

    韩芸汐无话可说了,咬着唇努力得想法子,怎么跟龙非夜再比一场,坑回来。

    这二位,把天下人都坑遍了,终于开始坑起彼此!

    很明显,韩芸汐不会是龙非夜的对手,龙非夜给她挖的这个坑,从刚刚开始呢。

    茶汤热气中,池水及腰,两个人都一身湿透,一个高高在上站着,高举茶杯,低头俯视,一个踮着脚尖,倾身而前,使劲地抓着对方的手臂,一身的力量都快贴给对方了。

    两人就这样僵持着,在茶汤氤氲的热雾中,这一幕就像是一场梦境一样美好。

    这两个人,就连对峙僵持起来,都是那样美,那样令人艳羡。

    此时此刻,两人正在目光较量中。

    韩芸汐是用瞪的,看似生气,其实是撒娇。

    龙非夜则挑着眉审视她,看似严肃,然而,他嘴角忍着的笑意早就出了他。

    安静中,他突然一扬手,随手就将那只最爱的茶杯给丢了出去。他可不是丢到水里去,而是直接丢到岸边。

    “嘭!”一声。

    碎了!

    至始至终,他的视线都在韩芸汐身上。

    韩芸汐愣了,十分意外。

    龙非夜看着她,眼中除了**溺还是**溺,他低声问,“都说了选你,还跟我抢什么?”

    韩芸汐咬着唇,忍不住笑了。

    “说吧,要送我什么?”龙非夜认真问。

    他如此舍得那杯子,她还怎么好意思跟她争输赢呢?

    “你想要什么,我要给得起,就送。”韩芸汐这话够实诚。

    “我要的,没有你给不起的。”龙非夜很肯定。

    “要什么?”韩芸汐笑着问。

    “要……”

    龙非夜欲言又止,他俯首而下,贴在她耳畔,低声,“刚刚不是说了吗?”

    刚刚?

    有吗?

    韩芸汐一脸茫然,她回忆着龙非夜刚刚说过的话,也就那么几句,应该没有漏掉,而且她也听不出什么弦外之音。

    韩芸汐都快相信自己产后真要傻三年了。

    龙非夜轻笑起来,俯在她耳畔低声,“再喜欢的都可以丢,只选你……要你。”

    韩芸汐醍醐灌顶,恍然大悟,脸一下子就烧红了。

    韩芸汐终于明白龙非夜的坏,谁知道,他还有更坏的。

    他嘴角勾起邪佞的坏笑,又低声,“都说了许久没活动筋骨了,你说我想要什么大礼?”

    这话一出,韩芸汐的脸就更红了。

    她终于彻底明白了这个家伙坑她! 说什么,“许久没活动筋骨了,咱们比一场,可好?”

    “活动筋骨”是一个坑,“比一场”更是一个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