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230章 新春番外:求女

2018-06-21 09:31:32Ctrl+D 收藏本站

    趁着龙非夜在她鬓边**,韩芸汐一把推开了他,转身便要跑。龙非夜由着她跑,就在她要抵达岸边的时候,随手也一挥,便挥起了一道水墙,拦住了韩芸汐的逃路。

    她回头瞪来,“你可以再坏一点吗?”

    “可以。”

    龙非夜心情到底好到怎样的地步,居然哈哈大笑,他大手一放落,水墙便支离破碎了一池,韩芸汐本就湿透了的一身被淋得更湿了。

    单薄的单衣紧紧贴在她身上,基本全透明了,所有的美好和羞涩都无法隐藏。龙非夜炙热的视线早就锁在她身上,几乎移不开!

    其实,他原本没想坏的,不过想跟她玩一玩,闹一闹,想认认真真求一个女儿的。

    可是……

    这袅袅轻雾中,如此曼妙的一幕,让他控制不住想坏,想坏到彻底!

    他说,“韩芸汐,过来认输。”

    韩芸汐想都没想就摇头,明明是他设圈套坑了她,她才不要认输!她往水深处走去,潜藏了一身**。

    再不躲起来,他估计能把她看穿了!

    龙非夜也没动吗,由着她到深处去。

    韩芸汐整个人都浸泡在热汤中,就露出一个脑袋,像只小兔子一样戒备地看着龙非夜吗,似乎铁了心要跟他杠上,不认输。

    龙非夜哈哈大笑,这个女人如此模样,越发的征服了他的征服欲。

    “最后问你一次,认不认输?”龙非夜问道。

    “你算计我!”韩芸汐抗议。

    龙非夜也不会的,突然就潜入了水中去。

    韩芸汐是有经验的!

    她立马也潜到水中,以防龙非夜偷袭。可惜,水下一片漆黑,防不胜防呀!

    只见池面水浪渐大,也不知道水下发生了什么。

    待韩芸汐和龙非夜冒出水面的时候,两人已经在池的另一岸边,水深及颈处。

    韩芸汐身上那湿透了的单衣已经不见了,露出肤如凝脂的玉背后,还有那极好看的锁骨。龙非夜渗透的衣服却都还在。

    不管两人在水下发生了什么,斗得怎么样,就这光景看,龙非夜是赢了的。

    两人面对面,也不知道水下正发生着什么,韩芸汐像是被禁锢住了,一动不动的,更没有逃。

    龙非夜笑得饶有兴致,她的表情却特别严肃,确切说是隐忍。

    “还不认输?”龙非夜又问。

    “就不!”韩芸汐立马回答。

    只见水波一荡,韩芸汐忽然就被龙非夜捞了过去,他几乎同她鼻目相对,质问她,“认输吗?”

    韩芸汐别开头,眉头都蹙了起来,明显,龙非夜在水下没少欺负她。

    她趴在他肩上,身体明显都认输了,嘴上却还硬着,“你坑我,就不!就不!”

    龙非夜连笑声都变得温柔了,“汐儿,信不信,你连认输的机会都没有了?”

    水下,就在龙非夜正要狠狠挺身的时候,韩芸汐忽然一个转身,将龙非夜推到了岸边去。

    龙非夜后背撞在岸边,双手抬起靠在岸边上,敞开了胸怀,也露出了肌理分明的胸膛。

    韩芸汐靠近,狠狠地看他,挑衅道,“你信不信,今夜你必须认输。”

    龙非夜不语,就是挑眉看她。

    然而,当韩芸汐搂住了他的脖子,仰起头把自己送上,什么都不必说,不比做,龙非夜就投降了。

    就这么一个动作,她是屡试不爽,他是毫无抵抗力。

    他非常自觉地吻下来,等待她的主动。果然,他的吻一落下来,她给予他最好的回馈。

    再坏再坏,只要她一吻,他就会乖,就会服服帖帖的。

    当她放开他的时候,他眼底已不见坏,只有温柔。

    他说,“汐儿,送我一个女儿,可好?”

    韩芸汐噗哧笑出声来,“原来你是为了女儿呀!”

    龙非夜低声,“一次为了女儿,其他的全都为了你。”

    一次?

    其他的?

    韩芸汐惊了,他想要几次呀?

    她还未缓过神,龙非夜已经将她横抱起来,飞出茶汤池,往茶室里去……

    谁输输赢已经没有意义了,因为,他们早就融入了彼此,融为一体。

    三更半夜,除夕之夜,新春之始。

    韩芸汐竟是在体力不支的昏睡中结束了过去的一年,开启了全新的一年。

    天知道龙非夜有多好的精力呀!

    他把昏睡的韩芸汐抱放在温暖的狐裘里,细心而温柔地替她擦拭身上残留的一些水渍,每一处都没有放过。

    他将她裹在温暖的被褥里,让她枕在他腿上,帮她擦干湿掉的长发,梳理柔顺了,才取来发带帮她轻轻绾好。

    他低着头,那样安静,认真,专注,和方才芙蓉帐中极尽霸道的男人判若两人。

    除了韩芸汐,永远不会有人知道,这个站在云空大陆至高之位的男人,会在**之后,如此温柔地亲自为她绾发。

    龙非夜将韩芸汐放在枕头上,正要抽手离开,韩芸汐忽然拉住了他的手,喃喃呓语,“我输了……我输了……非夜,我认输……”

    龙非夜无声无息地笑了起来,嘴角的弧度灿烂好看。

    他忍不住检讨,检讨自己的不知轻重,不知分寸,折腾怕了她。刚刚在他一次次霸道之下,她就认输了,这在梦中竟又认了一次。

    “傻瓜!”

    龙非夜忍不住俯身去亲她,都有咬下去冲动了,想将她咬醒再来一回,但是他还是忍住了。

    他都不知道此时此刻自己的眼神有多**溺,正如,他永远都无法算清楚自己爱这个女人有多深!多深!

    他将她的手放入被褥里,轻轻在她唇上印了一吻,这才起身来。

    就以往的经验看,这个女人怕是要到明日中午才能醒了,他可不能睡,他还得等小睿儿回来呢。

    虽然嘴上说让顾七少去带,给小睿儿一些教训,也让顾七少知道,他的宝贝儿子没那么好伺候。

    可是,他终究没舍得小睿儿惊吓一晚上。还是给一点点教训就好。

    龙非夜换上衣裳,披上狐裘大袍,才离开茶室,一路出了水仙院,要亲自去找睿儿。

    守在院外的徐东临一见主子出来,立马就现身,“主子,太子殿下在熙和院那边。属下刚刚才从那边过来,太子殿下刚刚睡着。顾七少抱着睡,没放榻上去。”

    龙非夜脸色一沉,不高兴了。

    顾七少这个烦人的家伙,睿儿都睡着了,他还要霸占着?

    龙非夜大步往熙和院去,谁知道,走到半途,便听到远处有孩子哭的声音。

    是睿儿!

    本就知道睿儿会哭闹,可是,听了哭声,龙非夜还是急,他立马踩着轻功找过去。

    随着他的靠近,听到的哭声也越来越大,龙非夜急得都蹙眉了。

    很快,他就看到顾七少抱着嚎啕大哭的睿儿不知所措,迎面跑过来。

    “龙非夜,快,你看看睿儿,他怎么了?”

    “怎么哄都哄不好,他之前都好好的,也不怕我的!”

    顾七少都快疯了,睿儿明明睡着了,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醒过来,一看到他就哭,哭着要娘亲和爹爹。

    他好声地哄,可是不管怎么哄都哄不了,只能抱着来找龙非夜他们了。

    若非他强行抱着,小睿儿都还不让他抱,一直要挣脱开。

    这不,就在顾七少跟龙非夜说话的时候,睿儿又嚎啕起来了,“呜呜……娘亲,爹爹……娘亲,爹爹……”

    看着他满脸泪水,死命挣扎,哭得撕心裂肺的样子,龙非夜心疼极了,差点就跑上前去抱了。

    可是,他没有。

    他原地站着,看着,交待楚西风,“去把赵嬷嬷找来,快!”

    此时,哭闹着的睿儿都还不知道他爹爹就在面前,他使命着挣扎,突然就冲顾七少的手狠狠咬了下去。

    睿儿都找了六个牙齿了,自然是疼的,可是,顾七少一点儿都没察觉到疼,他急,心急如焚。

    他冲龙非夜大吼,“你愣着干嘛呀?抱走!”

    “你放他下来!”龙非夜冷冷说。

    顾七少不肯,睿儿都这样了,他怎么可能放下来,地上全都雪,他一旦把睿儿放下来,睿儿必是会躺在雪地里打滚的。

    顾七少箭步过来,把睿儿交给龙非夜,可是,龙非夜却后退了。

    平日里,睿儿让他抱都会哭,何况是现在?不是他不想抱,而是不能抱。

    顾七少把睿儿推到了龙非夜深深,龙非夜立马就退后,这个时候,睿儿才发现了爹爹来了。

    他泪眼婆娑地看着爹爹,忽然就哭得更大声了。

    “龙非夜,你这是作甚?严父也不是这么当的,他才多大?”不明情况的顾七少无比气愤。

    见小睿儿发现了他爹爹,他索性将小睿儿放下来,“睿儿,去找你爹爹!去!你爹爹要赶不要你,干爹马上就带你走,走得远远的,永远不回来了!”

    小睿儿一落地,倒没有滚雪地上,而是原地站着,小手儿握成拳头放在两侧,那双红彤彤的大眼睛可怜兮兮地盯着龙非夜。

    “爹爹……呜呜……爹爹!”

    “爹爹……”

    越看,他是越哭,哭得都快把自己哭融化掉了。

    谁都不知道,此时此刻,龙非夜的心有多疼多痛。

    面对这个儿子,他也是不知所措的。

    终于,顾七少纳闷了,小瑞瑞这是怎么了?哭着喊着要爹爹,不应该是奔跑过扑到龙非夜怀里去的吗?

    为什么睿儿会原地站着?

    为什么他看龙非夜的目光那么可怜,无辜?

    突然,龙非夜冲身旁的影卫怒吼,“徐东临呢?再不把赵嬷嬷带过来,朕废了他!”

    话音方落,小睿儿居然就冲他跑过来,一把就保住了他的双腿,“爹爹……爹爹……抱,抱!”

    龙非夜愣住了。

    快一年了,儿子从来没有主动靠近过他,更没有主动要他抱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