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237章 夜汐番外:选择

2018-06-21 09:31:22Ctrl+D 收藏本站

    韩芸汐他们一行人回到云宁行宫已经是大年初六了。

    他们是在夜里抵达的,龙非夜都来不及休息就先去了御书房,挤压了不少奏折等着他去处理。

    龙非夜到底是什么时候回寝宫的,韩芸汐和睿儿都不知道。反正,翌日母子俩醒来,龙非夜并不在。

    韩芸汐早习惯了他的忙碌,这种情况并非他最忙的时候。他最忙的时候,同处一宫,她和睿儿都能两三天见不着他。

    韩芸汐走出门,望着这座宫殿,忍不住想起了当年住在秦王府的时候,龙非夜那会儿似乎也很忙碌,她也是经常好几日都见不着人。好不容易把人见着了,他又冷着脸找她麻烦。

    云宁郡是临时的都城,也是如今云空大陆最热闹的地方了,云宁内城里住的是王公贵族、文武大臣、权贵之家,外城住的从是老百姓。

    内城中那些贵夫人贵小姐们组织了各种名头的宴会,吟诗作赋,赏花写词。几乎每一场宴会都会有趣事,丑事传出来,成为笑谈。

    如果每一次宴会都被邀请的人,只有两种,一种是最受欢迎的,另一种就是最不受欢迎的。

    韩芸汐当年在天宁皇都的时候,正是最不受欢迎的一位了,几乎人人都想看她的笑话。如今,她成了大家都不敢邀请的女人。

    大家不敢邀她,她乐得清闲,待在宫里跟她的睿宝宝玩,可是人生一大乐事呀!

    唐离云宁的第一日,就带着宁静和小糖糖去外城逛庙会。

    韩芸汐没有同行,她在等,等着那十位老夫人发难。

    她还没回宫里,就确定了那十封空红包都送到几位老夫人手里去了。她还特意问了经手的一个婢女,一个太监。

    婢女把红包飞鹰传书到云宁行宫,由太监接手,然后安排派发出去。

    婢女轻点红包封数的时候,就留心到有十封红包里没有银票,而太监到各府邸派发红包的时候,也留心到了那十封空红包。可是,这两人都不敢多言呀!都以为皇后娘娘是故意的。

    韩芸汐能怪他们什么呢?

    韩芸汐原以为她一回到宫里,那几位老夫人就会找上门来。

    可是日子一天天过去,这件事竟还一点动静也没用。

    如果是其他人收到空红包,基本都是惶恐的,而且不敢声张,只会紧张地揣摩皇后的用意,反思自己是否哪里开罪了皇后。

    可是,那十位夫人可不一样!

    她们不逮着这个机会给韩芸汐好看,就奇怪了!

    可是,韩芸汐等了两日,那帮夫人竟一点动静也没有。韩芸汐纳闷不已,也越发的小心谨慎。

    她也不主动提及此事,不动声色地等着,静观其变。

    大年初九将至,大年初九是轩辕睿的周岁生辰,是他人生中的第一个生日。

    龙非夜原有大办周岁宴打算,邀请贴也都送出去了。可谁知道,他回宫之后的几日里,北历接连传来了坏消息。

    北历,雪崩了!

    原本灾情就没有缓解,开春之后,随着天气回暖,又发生了几场小规模雪崩,死伤了不少牧民,也不知道是什么人造的谣,说天降灾祸,皇帝要放弃北历。整个北历可谓笼罩在一片悲观的气氛中。

    初八之夜,唐离和宁静从外城赶回来。

    唐离直接冲到龙非夜御书房里来,趴在桌子上问,“哥,明日就是睿儿周岁宴了,你打算怎么办?”

    北历雪崩,国之有难,民之有难,若是再喜庆地大办一场盛宴,那得遭多少人话柄呀?别说龙非夜和韩芸汐了,就是什么都不懂的小睿儿估计都会被声讨。

    龙非夜从一堆奏折里抬起头来,认真问,“你邀你父亲了?”

    “哥,我问你正事呢!外城那些老百姓都在议论,说北历的牧民都吃不上饭,你却要大肆铺张给太子办周岁宴。哥,那帮人正找不着机会揪太子的短,你别害了睿儿!”唐离一本正经地说。

    唐离知道百里元隆和他父亲的明争暗斗,可是,对时局不曾多了解,也了解得不够透彻。

    他原本也没关注这件事的,还准备了一个非常特别的礼物要送给睿儿,可在外城逛庙会的时候,却听到了各种流言蜚语,气得他直接冲回来,什么都顾不上了。

    宁静拉着小糖糖追进来,见唐离如此放肆,她正要开口,坐在一旁的韩芸汐却拦下。

    能有唐离这么个弟弟,敢冲到这里来跟龙非夜拍桌子,也是龙非夜的一种幸运呀!

    打江山的时候,所有人都是真心实意的效忠,到了守江山的时候,那些争名夺利者,也是真心实意的争夺。

    此一时彼一时,否则,“守江山”三个字也不会那么难写了。

    唐离身为唐门之主,何尝不身处利益圈中,可是,韩芸汐知道,唐离始终都不会变的!

    “你有什么好办法?”龙非夜认真问。

    唐离想了半天,回答说,“取消了周岁宴,咱们私下给睿儿过便是!”

    外头的谣言之所以那么多,正是因为,明日就是初九了,而龙非夜迟迟都没有放出取消周岁宴的消息。

    宁静忍不住,上前福身行礼,“皇上,臣夫私以为取消周岁宴,将周岁宴所有开销,以太子爷的名义捐给北历灾民,如此一来,大臣们皆得效仿。”

    都这个时候才取消周岁宴,一来显得没有诚意,二来显得皇帝皇后怕了那些造谣的人。

    可是,就目前的形式,周岁宴不得不取消,所以,宁静想了这办法,算是一种弥补。

    龙非夜挑眉朝唐离看去,“依我看,日后唐门还是让你媳妇来管,我能放心。”

    在唐离他们这帮人面前,龙非夜向来不端架子,不自称朕。

    宁静能说出这个办法来,唐离自是骄傲的,只要宁静愿意,他也能毫无戒备之心地将唐门事务交给宁静打理。

    只可惜,如今唐门都还不是完全他说的算,他父亲还掌控着唐门的长老会呢!

    唐离坐到了一旁去,嘀咕了一句,“我和她都逃往在外呢,管什么唐门呀?”

    龙非夜随手丢了两份折子下去。

    唐离接住一看,立马面露喜色了。

    这两份折子,一份是兵部的,一份是工部的。兵部来抱怨唐门开春后要交的第一批兵械迟迟没动静,工部则来告唐子晋的状,职责唐子晋腊月回唐门至今迟迟没有回皇都,因为唐子晋缺席,皇都的建造工程被耽搁了好几日。

    工部和兵部的矛头全都指向唐门,却不算这两份折子之后,还会有多少折子,又有多少人觊觎这唐门。就说这两份折子,足矣让龙非夜逼唐子晋一把了。

    唐子晋这会儿一定还在唐门忙兵械的事情,那匹兵械一直都是宁静负责的,因为是二手改造,涉及了不少事,唐子晋都不清楚,他接手起来可谓困难重重。

    而皇都那边,皇城的建造必须唐子晋亲自盯着,唐子晋不在,皇宫的建造基本不会有进展。

    唐子晋如今是一人难二用,分身乏术呀!

    唐离认真看完两份折子,认真地说,“哥哥,考验我父亲的时候到了!”

    唐子晋要知道唐离说了这么一句话,估计能气到不认他这个儿子。

    但是,事实确实如此,考验唐子晋的时候到了。

    如今,摆在唐子晋面前只有两条路。

    第一条是同唐离和宁静妥协,把他们夫妻俩找回去,让宁静继续负责兵械的事情,他尽快回到皇都工地上去。

    第二条便是,找其他人来接管唐门的兵械事务。

    唐子晋当然知道朝中有很多人都盯着兵械这个肥差,而唐门也因此树了不少敌人,如果他愿意让利,找人接管兵械事务,那必定会为唐门吸引不少合作者,同盟者,甚至有可能自称一大党派。

    甚至,如果唐子晋向南方军系伸出橄榄枝,南方军系中的不少人极有可能把百里元隆晾到一边去,跟唐门合作。

    唐子晋,倒是会做什么选择呢?

    一边是接受宁静,让唐门绝后;一边则是接受外援,结党营私。不得不说,这个选择对于唐子晋来说,非常艰难!

    可是,也正是如此艰难的选择,才能考验出唐子晋的真心吧。

    宁静的表情都变得严肃起来了,唐离这没心没肺的东西,居然还笑呵呵的。

    韩芸汐开了口,“唐离,你和宁静回不回去是唐门的家务事,兵械之事是朝廷的大事。如今也算是家务事和朝廷之事搀和到一起了。这两份折子怎么用,你自己拿主意吧!”

    “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唐离毫不犹豫,他收敛笑容,认真地说,“嫂子,我也想知道,我爹……会不会变成第二个百里元隆。”

    龙非夜等着的,就说这句话了。

    他倒也没有公开处理此事,而是令人将两封奏折直接送到唐门去给唐子晋看。

    唐子晋是聪明人,一看到奏折,就知道该做选择了。

    韩芸汐打趣地问,“唐离,宁静,这周岁宴取消了,那你们还送睿儿礼物吗?”

    “当然送!我早准备好了!明儿咱们自己给睿儿庆生。”唐离朝坐在一旁翻书的睿儿,笑呵呵说,“太子爷,明儿的礼物,你一定会喜欢的!”

    睿儿回头看了一眼,没多少反应,又埋头到书里去了。他看不懂,就是喜欢看那些字。

    “明日周岁宴不会取消的,周岁宴照常,礼物照收!”韩芸汐笑着说,“这可是我儿子的头生日,我就是要大办特办,看那帮人能拿我们娘俩怎么着!”

    这话一出,唐离和宁静都震惊了。

    皇后娘娘这么任性?真的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