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244章 夜汐番外:告退

2018-06-21 09:31:14Ctrl+D 收藏本站

    面对韩芸汐冰冷的质问,百里元隆露出了无辜的表情。

    不得不说,若非大女儿一而再交待,他绝对不会到了这个时候还在隐忍,更不会摆出这副可怜的模样来。

    他委屈而又无奈,叹息道,”皇后娘娘,这颗珍珠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北历雪崩,死伤无数,我大秦子民饥寒交迫,流离失所。老夫这些日子来,夜不能寐,日不能食,一直牵挂着北方的灾难和救灾的将士们。着实腾不出时间,为太子殿下精心准备贺礼。礼虽小,可老臣的心是诚的。老臣和顾太傅同心,同为北方灾民,也为大秦百姓祈皇家垂怜,祝我大秦再无灾祸。”

    别说韩芸汐和龙非夜了,就是不怎么熟悉百里元隆的人,都为百里元隆能说出这番话来而惊讶。

    百里元隆这话可是足够的讽刺呀!

    一来,讽刺皇后在天灾之前,还有那么多心思为太子准备周岁里,皇后分明没有吧北边的灾难记挂在心上;

    二来,把顾北月拉到自己阵营上,强行曲解了顾北月送地图的真正用意;把顾北月拉到自己阵营上来,也是对韩芸汐的讽刺。顾北月怎么说也是韩芸汐最亲信的手下呀。

    三来,逼着太子收入这份小贺礼,如果殿下不收,那便是肤浅,只重礼物的价值,不识礼物的意义。当然,太子还小,什么都不懂。百里元隆讽刺太子,便是在讽刺韩芸汐这个当娘的。

    总之,百里元隆这句话里,字里行间全都是对韩芸汐讽刺和斯文讨伐。

    此时此刻,所有人都朝韩芸汐看去,猜测不到这为皇后会是什么反应。

    她对百里元隆这种挑衅的做法做出的回应,将会直接决定其他大臣的态度。

    韩芸汐沉默了许久,脸色渐渐变得阴沉起来。

    全场一片寂静,谁都没有吭声。

    而就在这个时候,龙非夜开了口,他说,“意重者方为大礼!太子,还不手下镇国公的大礼?”

    “是!”

    睿儿奶声奶气的,声音稚嫩,眸光却认真。他亲自走下来,走到百里元隆面前。

    百里元隆又意外又惊喜,连忙跪下来,双手献上礼物。

    而这时候,下面的大臣们便都眉开眼笑了!皇上果然还是英明的!

    皇上都开了这个口,他们还怕什么呢?自是直话直说!

    于是,成国公萧安也站了起来,献上了一份特别寻常的小礼物,说了一凡国家大义,忧国忧民的话,和百里元隆的意思差不多。表达自己忧心之余,把韩芸汐给讽刺了一遍。

    其他两位国公也献上了礼,可是,礼不大也不小,他们并没有讽刺皇后,也没有话中有话,而种种规矩的道贺。

    四国公之后,便是几位一品大员。这些一品大员就两位中规中矩地献礼,其他的都学着百里元隆的做法,讽刺声讨。

    韩芸汐一动不动坐着,面无表情。看着她那憋屈的样子,百里元隆心中那口郁结已久的窝囊气总算舒展开了。萧安嘴角翻起冷笑,他从不管龙非夜是顾全大局迫不得已打了皇后的脸面,还是真的看不惯皇后操办的这场周岁宴。他只知道,凡事有了开口,后面就不难了。有第一次,就绝对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贺礼献完之后,韩芸汐还是绷着脸,她扫了桌前一眼,一脸不高兴地提醒,“皇上,菜都上齐了,请动筷吧。近日的菜品可都是臣妾亲自准备的。”

    这话一出,百里元隆便要起身来,百里丽香却拉住他,百里丽香还是谨慎得很的。

    龙非夜点了头,韩芸汐便命令侯在一旁的宫女过来伺候。

    宫女毕恭毕敬地,在众人的注视之下,打开了龙非夜桌上,最大的一个瓷锅。

    盖子一掀开,热气就冒了出来,与此同时一阵清香就迎面扑来。这是龙非夜非常熟悉的味道,老母鸡汤的味道!

    宫女小心翼翼地乘了一碗,放到龙非夜面前,人便退了下去。

    “皇上,这是全鸡汤,选用三年老母鸡,加入百年的雪参等多种名贵药材,从早上一直蹲到现在。这汤集鸡肉和药材之精华,这道菜,只喝汤不食肉。”韩芸汐认真介绍,心情似乎好多了。

    龙非夜垂眼看着眼前的鸡汤,眉头微锁,迟迟没用动,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大家也都心下唏嘘着,一小锅汤就用了一只鸡和不少名贵药材,单单这一道菜,就得用掉一百多只老母鸡呀!

    近日这顿饭要是完完整整吃下来,那得吃掉多少粮食?多少银子?

    所有人都不自觉朝自己桌前那锅冒着热气的汤看去,特别想揭开了看看。可是,殿下都还没动呢,他们还是不能动。

    这个时候,百里丽香朝不远处后者的仆人使了个眼神之后,便轻轻地踢了他父亲一脚,终于到了该出手的时候了。

    嫌弃贺礼小,那也算不上什么。

    可是,如此铺张浪费,可是实实在在的证据,大家有目共睹的。

    韩芸汐,这回合,皇上就算有心护你,也未必护得住了!

    百里元隆立马站起来,走出位置,双膝跪了下去。

    顿时,全场陷入死寂一般的安静中。

    “百里元隆,你这是作甚?”龙非夜开了口。

    “老臣,请皇上、皇后,太子殿下恕罪!”百里元隆大声说。

    “你何罪之有?”龙非夜又问。

    “今日太子周岁之喜,本该喜庆热闹,皇后娘娘为太子筹办周岁宴,宴请重臣,是为喜事,大事。然,北方的老百姓至今都吃不上一顿饱饭,救灾的将士们也都在挨饿。老臣心情忧苦,无法享有这等盛宴佳肴!老臣恳请皇上允许老臣告退!”

    要走?

    大家都知道百里大人要声讨皇后了,却没想到他没有像以往那样言辞激烈、直接,而是以恳求皇上允许他离席的方式,表达愤懑。

    这不仅仅是在表达愤懑呀,这是把难题丢给了皇上,说得更直白一些,这是在威胁皇上呀!

    他在威胁皇上当场做选择,是接受皇后的铺张浪费,置灾民于不顾,还是接受他的劝谏。

    如果皇上允许他告退,那就是当着所有人的面,纵容皇后的荒唐做法,皇上必回被拖累,失去臣民之心。

    如果皇上不允许他告退,他必定要据理力争,逼着皇上做出惩罚,一安抚众臣民之心。

    寂静中,韩芸汐安安静静地坐着,龙非夜也很安静,他看着百里元隆。

    “请皇上恩准老臣告退!”百里元隆又道。

    这下,几个百里阵营的大臣便全都站了出来,同百里元隆跪在一块,齐声说,“皇上,臣心忧虑北之灾民,无心享有今日之盛宴,恳请皇上允许臣等告退!”

    这下,龙非夜的眉头就蹙了起来。

    一旁,顾七少双眸微眯,他之前都没怎么把百里家族放心上的,今日还是第一次认真打了百里元隆那张脸。

    顾北月低着头,没做声,这个时候,下面可不少人都盯着他看,等着看他的立场呢!

    跪在百里元隆背后的百里茗香偷偷地朝萧栋看去,心下有些着急,说好的一起心动,萧家迟迟不动,什么意思呢?

    见皇上迟迟不做声,百里元隆第三次跪求,“请皇上准许!”

    而这个时候,后头不少耿直忠正的大臣也纷纷起身来,跪在百里元隆他们后面。

    他们没有涉足党派之争,也一直拥戴皇后和太子,只是,这一回,他们也失望了。他们此举并非符合百里元隆,而是为自己表明立场。

    他们只所以没有第一时间站出来,不过是因为官阶较低,影响力不大。如今这么多高官都站出来了,他们自然也要加入的。

    他们没有多说什么,纷纷磕头恳求,“求皇上准许下官告退!

    这时候,龙非夜却朝一直坐着不动的萧安看去,“定国公,想留下?”

    萧安总觉得这件事不简单,可是却寻不出什么不对劲来,韩芸汐就算再厉害,终究也有糊涂时,有恃**而骄时。

    萧安连忙起身,走到殿中,跪在百里元隆身旁 “恳请殿下准许老臣告退!”

    见状,萧栋和萧家的一些党羽便纷纷跟着跪下了。

    一会儿的时间,大殿里几百号人就跪了三分之二。

    龙非夜还是迟迟不表态,他审视起那些没有下跪的人,若有所思。

    时间,一点点流逝。

    大家都等着龙非夜一个决定。

    这时候,一个太监从一旁匆忙走了过来,在龙非夜耳边低声说话,“皇上,城北门和城南门都聚集了好多老百姓,为首的都是读书人,正声讨皇后娘娘呢!”

    忽然,龙非夜怒视,“说什么了?”

    太监吓了一跳,腿都软了,噗通跪下去。

    “说!”龙非夜厉声。

    “说……说皇后娘娘为太子大办周岁宴,铺张浪费,置灾民于不顾,不……不……”太监吓得舌头都打结,“不配为皇后……不,不配为储君之母。”

    “铺张浪费?”龙非夜冷笑了起来,“皇后,可有此事?”

    这不是摆在眼前的事实了吗?还需要问?殿中众人纷纷都心惊,失望起来。老百姓都闹了,皇上难不成还要执意纵容皇后吗?

    韩芸汐吐了口浊气,起身离席,她拉着睿儿在龙非夜面前跪了下来,“禀皇上,绝无此事,臣妾冤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