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3.蓝公馆-02

2018-07-16 19:27:13Ctrl+D 收藏本站

 
 
她扣上了,转身一指后面那张大镜子,“您站这儿瞧。”
 
李天然向前移了移,稍微瞄了一眼,“很好,我这就穿了走。”
 
“另一件明儿来取。”
 
“下过水没有?”他微微抬头问镜子里的巧红。
 
“下了。”她也朝着镜子回答。
 
他用手一指长板桌上的纸包,“有两块料子,再给做两件夹的。”
 
“天就凉了,做件夹的跟件棉的吧。”
 
“也成,你看着办吧……”说着就撩起了大褂,从后口袋取出皮夹,拿出几张钞票,“不能叫你先垫,还有别的活儿……”他把钱放在桌上,用把剪子压着,“还得再量吗?”
 
“不用了……夹袍儿做衬绒的吧?”
 
李天然点了点头,拿起了上衣,“另一件……我过两天再来。”
 
“待会儿……给您打个包儿。”
 
“不用,没几步路。”二人先后出了西屋。院里没人了,关大娘送到大门口,“袢扣儿用几天就松了。”
 
他微微欠身,“另一件不急,不用赶……”
 
“那您慢走。”她手扶着木门。
 
李天然没再回头,出了烟袋胡同,觉得太阳很晒,一摸上衣,发现墨镜忘了拿了。
 
他走慢了,犹豫了一下,真忘记了?……
 
进了家门,正在扫院子的老刘抬头,“今儿回来的早,吃了吗您?”
 
李天然这才想起还没吃中饭,一看表,都两点多了,“厨房里有什么?”
 
“给您打个卤吧?”
 
“成。”他回屋,放下上衣,也没脱大褂,靠在床上。他需要沉静一下。
 
前几天几乎霸占了他脑海的那张日本圆脸,这几天好像消失了。干吗今天就急着取大褂儿?回来快一个礼拜了,还没去想该干什么。离初一还有半个多月。师叔会不会出现还不知道。见不着又怎么办?城也逛得差不多了。还有,总不能老在马大夫家这么住下去吧?带回来那几百块美金又能用多久?怎么就这么急着去?又急着走?
 
吃完了打卤面,他回房闭了会儿眼。一阵蝉鸣把他吵醒。他下了院子,微微一笑。刘妈可真心细,已经给他摆上了,酒,冰,苏打,全套。
 
“好吧!”他坐在藤椅上,给自己配了杯威士忌。太阳已经斜得看不见了。天凉快了点儿。
 
刘妈可没马上就走,“这活儿……”
 
“挺好。”
 
前院有了声音,马大夫回来了,进了内院,看见李天然在那儿优哉游哉,“你倒真会享福……嘿!新大褂儿!”他也没坐,给自己倒了小半杯,从医药包取出一条“骆驼”牌香烟,“同事送的,你拿去吧……”一口喝完,“我去洗个澡。”
 
四合院儿真是安静。李天然坐在那儿,像是身在山中野庙。这么小小一个院子,方方正正,天井那儿的树有槐有榆有枣,都有三四个人高,鱼缸里有鱼,花盆里有花。大门儿一关,外边什么杂音飞土都进不来。完全是个人的小天地。马大夫这幢两进四合院,虽然比不上王府宅院,可是大门也够厚够重。影壁,垂花门,配上那朱红的回廊走道,立柱横梁……对,过几天找房子也得找个小四合院儿。进出不打搅人,人也不打搅他。
 
马大夫下了正屋台阶,一身蓝白浴袍,“过了节可就没几天可以这么坐了……奇怪,阴历八月中了,蝉还在叫……”他绕着院子走了走,喂了喂鱼,“还没跟你说晚上去哪儿吃饭吧?”
 
李天然摇摇头。马大夫坐了下来,倒了酒,加了点苏打水,“是个老朋友,我算是他们的家庭医生……姓蓝,叫蓝青峰,听过这个人吗?”
 
天然摇摇头。马大夫喝了一口,取出了烟斗,“老西儿,五台人,十七岁参加了山西的辛亥革命,完后去日本念书……早稻田……完后跑了趟欧洲。回来闲了几年,认识了冯玉祥……那会儿冯在北京当陆军检阅使……蓝去给他做少校参谋,一直干到上校,干到北伐成功。冯将军给蒋先生请去了南京……他这才退下来,没跟去。冯玉祥很欣赏他,临走升他少将,算是个礼吧……哈,只干了一天少将就退伍了……在天津开办了家‘华北实业公司’……纱厂,面粉厂,水泥厂,轮胎厂……他说是从衣食住行开始……老天,才不过八年,蓝董事长成了一位民族企业家……”
 
李天然蛮有兴趣地听,也没打岔儿。马大夫看了他一眼,点上了烟斗,“你大概觉得奇怪,给你介绍这么一号人物……我想你总得找件事做……”马大夫喝了口酒,“他那家公司今年初在北平办了个周刊,《燕京画报》……我在想,你过去看看……”
 
天然抿了口威士忌,看看也好,好歹是件正式工作,总比给人看家护院儿强。
 
二人快七点动身。马大夫换了身灰西装,绿领结。李天然还是那套,只多了条红色斜纹领带。过二道门的时候,马大夫把车匙给了天然,“你开。”
 
李天然上了干面胡同,“怎么走?”
 
“已经走西口了,上哈德门大街,接东四,他们住九条。”
 
大街上还很热闹,也许是快过节了,也许是天儿好。一进九条就安静了下来,一阵阵蝉鸣传进车内,“奇怪,都快中秋了,还在叫……”马大夫伸手一指,“三十号。”
 
东四九条三十号蓝公馆坐北朝南。大门口两尊石狮子,两棵大榆树。李天然把车紧靠着北边灰墙停。大门没敲就开了。一位灰衫听差领着他们穿过前院,过了垂花门,也没绕回廊,直跨内院上了北房。李天然觉得院子暗了下来,抬头发现上面搭着天篷。
 
正屋门口台阶上等着他们的那个人,看起来四十左右,个子不高,长方脸,唇上短须,笔直地站在那儿。
 
马大夫先上了两旁摆着好几盆菊花的台阶,给他们介绍。
 
都进了客厅。李天然立刻感觉到这是个有钱人家。家具摆设有中有西,有新有旧。很讲究,可是不过分。不豪华,可是有气派。
 
“今天晚上老班给我们做了几道扬州菜。”蓝青峰等上过了茶才开口,带点山西口音,“希望你们胃口好,本来是为六个人准备的,现在就我们三个人吃……”
 
李天然不知道他指的都是谁,没有做声。马大夫掏出了烟斗,“怎么回事?”
 
“蓝田不知道哪儿去了……刚才又听杨妈说,蓝兰临时给同学拉去看电影,招呼也没打……萧秘书赶不回来……”蓝青峰一身打扮也是有中有西,浅灰西装裤,深灰中式短褂,“哦……”顺手指了指马大夫身后,“喝酒自己来。”
 
马大夫起身走到酒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