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6.蓝兰的舞会-03

2018-07-16 21:33:38Ctrl+D 收藏本站

 
“什么生活?”
 
“哦,你知道……厨子,老妈子,四合院,汽车……”
 
正屋爆出一片笑声,又一支曲子响了起来,院子里跳的人多了。罗便丞听了会儿,“啊,Pennies from Heaven。”
 
他对李天然很感兴趣,尤其听说李不但在加州念过书,现在的工作竟然和他同行,“我刚从通州回来。”
 
“哦。”
 
“访问了殷汝耕,去看看他们那个‘冀东防共自治政府’到底是怎么回事。快一年了……你应该比我清楚。”
 
“不见得。”李天然很坦白地跟他说,他只抄旧闻,不跑新闻。
 
罗便丞似乎明白是怎么回事,“不过《燕京画报》还是必要的。每个大城都应该有……不管这些了,你才回来,不能怪你,可是,你要知道,‘满洲国’之外,这是你们中国领土上又一个日本傀儡政府。”
 
李天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心里有点不好意思,尤其是一个外国人对他说这种话,而且他又感觉到,罗便丞也觉察出来了。
 
“Hi,John!”蓝兰还没到跟前就喊,然后拖着一个比她高一个头的男孩,跑了过来,“T. J.,这是哥哥,蓝田……哥,这就是李天然……T. J.是我给他取的。”
 
蓝田很像他父亲,只是高很多。西装裤,白衬衫。相当帅。握起手来也很有劲,一副运动身材。他抖着衬衫透气,“好热,中秋都过了,还这样儿。”
 
蓝兰招手叫来侍者,低声吩咐了几句。
 
“罗便丞先生,”蓝田鬼笑地问,“您最近在忙什么?Cathy怎么没来?”
 
“不要提Cathy……她伤了我的心。”
 
蓝田大笑,“所以今天才找你。”他一指北房,“里面随你挑,找蓝兰给你介绍。”
 
“蓝田,你要我带小孩儿?”
 
“少缺德!”蓝兰斜着盯了他一眼,“我的同学还看不上你哪!”
 
“对不起,蓝兰,我的中文不好。”
 
白制服侍者送过来一瓶红酒,四个酒杯。蓝兰接过瓶子为每个人倒,再一一碰杯,“Cheers!”
 
“Cheers!”罗便丞抿了一口,抬头看了看,“我想问一下,很多住家都搭这种棚子吗?”
 
“不少,”蓝兰抢着说,“让我再教你一句北京话,‘天棚鱼缸石榴树’,大的四合儿院都有。”
 
“是吗?……天棚,鱼缸,石榴树。”
 
蓝田忍不住笑,“下一句你怎么不教了?”
 
“你就是贫嘴!”蓝兰跟着笑。
 
罗便丞有点糊涂了。他看了兄妹一眼,又看了看李天然。李天然等了会儿,可是发现兄妹二人都不言语,只好接了下去,“下面一句,看你是老北京,还是新北平。”
 
罗便丞点点头。
 
“新北平……也不新了……反正,新的说法是,‘电灯电话自来水’,指的是,只有大户人家才有。”
 
“那老北京怎么说?”
 
“老北京下一句说,‘先生肥狗胖丫头’。”
 
“什么意思?”
 
蓝田抢了过来,“以前大户人家,有钱请得起老师在家教课,所以是‘先生’,再又家里有钱,吃得好,所以狗也养得肥,丫头也胖……”他戏剧性地顿了顿,拍了拍他妹妹的肩膀,“就像我们家里这位。”
 
蓝兰假装气得要泼酒,瞪着她哥哥,“你还想找Rose?!”说着站了起来,顺手拉起了罗便丞,“走,去跳舞。”
 
李天然喝了口酒,放下酒杯,“我想先回去了,跟蓝兰说一声。”
 
蓝田也站了起来,陪他往前院走。
 
“你运动吗?”蓝田打量着李天然的身材。
 
天然说偶尔。
 
“网球?”
 
不打。
 
“游泳?”
 
可以。
 
“溜冰?”
 
马马虎虎。
 
“桥牌?”
 
不会。
 
“开飞机?”
 
李天然哈哈一声大笑。二人在大门口握手告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