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11.长城试枪-02

2018-07-16 21:51:48Ctrl+D 收藏本站

 
 
李天然沉默了会儿,摇摇头,“这种国家大事,我搞不懂……反正,管你什么政策,成功就对,失败就错。”
 
蓝青峰笑了,“原来你是一个实用主义者。”
 
“那我不知道……我是这么看,谁赢谁讲话。”
 
两个人吃完了,四处走动了一会儿。蓝青峰又开了两瓶,“我没见过你师父,可是听冯玉祥提过几次……顾大侠顾剑霜,武林尊称‘太行剑’的是吧?”
 
李天然点点头。他知道马大夫也说了。
 
“你们侠义道,还有绿林道,我年轻时候见过几位……可是说来惭愧,我还从来没见过会功夫的露两手……”
 
原来费了这么大劲儿来到这个山洼子,是要我露两手……李天然看了看他坐的草地四周,看到左脚跟前儿土里半埋着一个核桃般大的石子儿,就挖了出来,擦了擦,圆圆的,又掂了掂,重量还可以,再用眼睛一瞄草地上躺着的空啤酒瓶。蓝青峰会意,拿起了空瓶,站了起来,向前方上空用力抛出去。李天然仍坐在草地上不动,两眼注视着瓶子升空,把小石子儿换到了右手,身不摇,肩不动,只一振手腕——微微一声“嗖”,小石子儿在十几步外二十来尺空中追上刚要下降的酒瓶,“啪”一声给打成碎片,散落下来。
 
“好!”蓝青峰轻轻一喊。
 
他偏头看了一下李天然,“练这么一手功夫,得几年?”
 
李天然陷入了阵阵回忆,“暗器好像是十岁那年开始练的……”
 
蓝青峰弯身从皮背包里取出一把铁灰色手枪。李天然一愣,呆呆望着。蓝查了下弹夹,开了保险,右手紧握着枪把,左手往回一拉,上了膛,也用眼睛一瞄另一个空瓶。李天然面无表情,捡了起来,坐在地上又一振腕,把瓶子丢到差不多高度。蓝青峰举起右臂,稍微一瞄,一扣扳机,“砰”——酒瓶给打得粉碎。山谷里响了两声回音,惊飞起十好几只麻雀。
 
“好!”李天然也轻轻一喊。
 
那两头毛驴一惊,仰着头叫了几声,跺了几下脚,喘了几口气,又低头吃草了。
 
“这是把Colt.45,半自动……”蓝青峰抚摸着枪膛,“是位美国上校送给我们冯先生的。我离开部队的时候,他又送给了我……看不出这把手枪有二十多年历史了吧?还参加过欧战……”他用左手反握着枪,伸出给天然,“要不要试试?”
 
李天然又一呆,仰头盯着面前那把手枪,犹豫了几秒钟才慢慢起身,接了过来,握在手中,又注视了好几秒钟。
 
他四处张望,往前走了几步,盯着看二十几步外那段陡陡斜斜,大半倒垮的城墙,用左手一指,“从下边儿数,第三个垛口儿左边儿夹着一块发白的石头……”
 
蓝青峰摘下了墨镜,找了一会儿,才看见那块拳头大的白石头,脸上浮起一丝怀疑的笑容——
 
“砰!”
 
又有十来只麻雀惊飞乱叫。蓝青峰在谷中回音还在那儿飘荡的时候,往前抢了几步,仔细查看城墙头倒数第三个垛口。白石头没了。他戴上了墨镜,把白围巾撩到肩后,转身到了天然面前,接过了手枪,扣上了保险,声音有点激动,“天然,天然……你真是天生的!”
 
李天然没有说话,坐回草地,仰头灌了几口啤酒。蓝也坐了下来,“你什么时候……你哪儿学的?”
 
“美国……马大夫女儿有个同学,山上有个小别墅。我们在那儿度过假……就打过三回……不难……”
 
“老天!你已经一身功夫了,现在枪又打得这么准……老天……”
 
“唉……”李天然深深叹了口气,“我师父一家四口全毁在这个玩意儿上……太行南北,山左山右,谁不知道‘太行剑’顾剑霜?谁不敬畏太行派掌门?结果?四十年的武艺,一个子弹就完了!”
 
风微微在吹。蓝青峰坐在那儿动也不动。
 
“这还不说,靠功夫吃饭的人,给这个玩意儿给搞得……如今连饭都没得吃了……”李天然呆呆地遥望着天空,目送着又一群野雁南飞。太阳开始偏西。
 
“我知道,时代变了……”蓝静静地说,“我都不敢相信今天还有你们这种人……”他又在摸手中的枪,“唉……你大概是最后一批了……”他取出了弹夹,一并放进背包,“该往回走了。”
 
李天然心中有股说不出来的闷。
 
他们喝完了剩下的啤酒,清理了下草地上的东西,到树后解了个手,上了毛驴。
 
在一步一颠的毛驴上,他逼自己一层一层剥掉离他太远的事。他没时间去担忧日军大演习,也没心情来感叹时代变了。他有眼前的急事未了。他知道今天是个机会,那张画报就在他夹克里。不用马大夫再提,他也看得出来蓝青峰认识人多。而且,他也不得不承认,他也没什么别人可以托……二人无语地下了驴,上了车。
 
“听说你碰见你师叔了。”
 
“是……半个月前……”果然,马大夫和蓝经常来往。他决定只要蓝青峰不提,他也不提是怎么碰头的。
 
“跟你住?”
 
“是。”
 
“早知道的话,今儿约他一块儿来。”
 
“他上通州去了。”
 
蓝青峰“哦”了一声。公路上一个人也没有,很好开,只是路不怎么平,没法开快。西下的太阳从汽车后窗,穿过扬起来的黄土,直照进来。
 
李天然瞧见前头有棵大柳树,慢了下来,停在路边树下,熄了火,摇下了窗。
 
蓝青峰看了他一眼。天然也没言语,从夹克口袋里掏出那张画报,递给了蓝,“后排左边儿第二个,那个圆脸日本人,您认得吗?”
 
蓝摘下了墨镜,看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他是其中之一,是他和……我大师兄下的手。”
 
蓝青峰仔细看了遍,轻轻“哼”了一声,“既然能出席签署《航空协定》……也许是驻屯军的,也许是领事馆的,也许是财团的,日方出资的是‘满洲航空株式会社’……也可能是关东军……你确定是他?这么些年?就凭这么一张黑乎乎的照片?”
 
“就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