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14.卓府堂会-03

2018-07-16 21:54:57Ctrl+D 收藏本站

 
 
李天然一进园子就感到这是另一个世界。而且跨了一个时代。
 
花园总有好几亩地。北头有座小楼。沿着围墙还有长廊。全都挂着灯笼,还吊着一串串彩色小灯泡儿。传统设计的大花园真是美。有林树,花丛,草坪,假山,小溪,湖石,路径。中间一个比他住的小跨院还大的池塘,水面上躺着半枯不枯的荷叶。塘中跨过一座木桥,连着一个水心亭,也挂满了彩灯。里面正有个人在弹钢琴,旁边还站着另一个人,拨弄着大提琴伴奏。客人一圈圈,一堆堆,有的围着草地上几个炭火盆暖手说话,有的坐在桌边用餐。轻轻的刀叉声倒是没有扰乱水亭那边飘过来的《蓝色多瑙河》。这里的客人没二院三院多,可是比较突出。大都是年轻点儿的,大都是洋装。长裙子多,就连这儿的旗袍儿都有点儿洋味儿。
 
“是老师叫我来的……见见世面。你呢?”
 
“代表我们董事长。”
 
他们随便吃着随便拿的炸虾、鸡腿、烤牛肉,喝着红酒,在优美的乐声和清凉的夜晚园中用餐。
 
“如果城外没有日本坦克的话,我的胃口会更好。”
 
李天然抬头看了他一眼。
 
“我下午刚从南苑那边回来,去看他们的演习,今天晚上……”他看了看手表,“就是现在,他们又开始实弹演习!”
 
“会出事儿吗?”
 
“会出事吗?”罗便丞夸张地反问,“你们中国人可真沉得住气。”
 
李天然只好点头,“那倒是我们中国人的本事……”刚说到这里,他的眼睛被前面十几步外草坪上一批正在谈笑的人给吸引住了。首先入目的是金士贻。
 
罗便丞边吃边四处张望,还没有注意到李天然的眼神,“你看看这些光光亮亮的露肩,露背,露膀,露腿……蒋夫人的‘新生活运动’,好像还没有打进卓府……”他这才发现李天然在盯着他背后,也回头看过去,“耶稣基督!”
 
李天然收回目光,看了他一眼。
 
“也许我应该过去访问一下。”
 
“什嘛?”
 
“正对着我们,高高瘦瘦的……你知道他是谁?”
 
李天然继续盯着那批人,摇摇头。
 
“他叫山本,我在东京见过他。现在是日本旅游协会主席……可是听我的日本同行说,他还是日本一流剑道。”
 
山本不山本,他没时间去想。那边有四个男的跟一个穿和服的女的。是站在这位山本和金士贻中间那个,让他的心差点跳出来。就看到半个侧面,可是那张圆脸,半边儿也认得出来。
 
“我陪你去。”他突然转头对罗便丞说。
 
他们起身过去。金士贻首先看见他们,跟山本耳语了一下,就上来迎接,“好极了,还有罗先生。”他搀着二人往回走。“山本先生,舒女士,羽田先生,让我介绍两位朋友,一位同事,一位同行。”
 
那几个人微微散开欠身,都没有伸手。
 
李天然觉得自己出奇地镇静。
 
罗便丞点点头,“山本先生还记得我?真是谢谢……请问您这次来中国和北平,是公是私?”
 
“也是公,也是私。”山本一张洁白清瘦的脸,合身的体服,英俊温雅。北京话可比罗便丞的漂亮多了。
 
“我当然不便问您的私事……”罗便丞掏出了记事本和钢笔,“可是公的性质是哪一方面?”
 
“私事也可以回答,不过拜访老友,游山玩水……至于公事,中日最近通航,我来华北观察一下运作情况。”
 
李天然站在旁边不动声色,只是礼貌地听。可是眼角一直圈住羽田,发现羽田也只是站在那里礼貌地听,似乎没有觉察出天然的目光。
 
山本的神态明白表明访问结束,同身边那位舒女士一点头,就离开了。羽田和金士贻立刻尾随着走去,连再见都没说。
 
李天然看着他们走了十几步,低声对罗便丞说,“不陪你了。”
 
罗便丞有点诧异,可是只补了一句,“保持联络。”
 
天然不想让罗便丞看出他的目的,更不能叫前边那伙儿人看见,就先只用眼睛跟随着羽田。
 
他移动了几次脚步,绕过了两堆人,在一排松树下头,借着点烟,瞄见那伙人送山本和舒女士到了北端那座小楼,似乎是在告别。他一支烟抽完了,山本和那个女的才进去。羽田和金士贻回头走过来,上了一条小径,消失在一群群宾客之中。
 
他跟了过去。小径尽头是道小门。他们两个像是已经出了园子。
 
四院的人少了一点儿,都像是挤不进三院听戏的人在谈话,还有一阵阵麻将声。李天然心中有点发急,羽田他们一晃眼就不见了。他左推右让,穿过了响着锣鼓的三院。这两个小子没这份儿闲工夫听戏吧?他穿过了二院到大门口。有不少客人正在离开,几个门房忙着叫车子,喊司机,取大衣,领赏。也不见羽田。
 
他出了大门。胡同很亮。一部部汽车挤着洋车,有的进来,有的出去,各种喇叭声,乱成一片。也不见羽田。
 
妈的!他心中骂了自己一句,慢慢往回走,更仔细地搜查四周人群。一张熟脸也没有。罗便丞也不见了。
 
不是有七进院子吗?他继续搜过去。
 
五院比较静,东房一排门都关着。穿院子走都闻得见一股子大烟味儿。他只在门洞瞄了下六院。屋里灯挺亮,好像都是女客,院子里一群丫头在说笑。他没进去。
 
他只有认了,再又安慰自己,盯上了又怎么样?当场宰了他?还是跟着人家车子回去了再杀?三院戏台上正在“劝千岁……”,进了二院,廊上一阵爽朗的女人笑声使他转移了视线。
 
“密斯脱李!过来!”又是金士贻,在东屋门口一小圈人当中招呼他,“再给你介绍几位朋友……”
 
回廊上头的灯挺亮。他看到还有两个男的,一个女的。可是没有羽田。
 
女的一身闪闪亮亮浅红中袖旗袍,蓬松的长发。他觉得有点面熟。快到跟前才想起来,是车里跟蓝田一块儿那个。
 
“李天然李先生,我们画报的英文编辑,刚从美国留学回来……这位是我们的卓公子,卓世礼公子,今天这个堂会就是给我们少爷的祖母大人办的。”
 
李天然觉得这位少爷的年纪和他差不多,个儿比他矮点儿,也胖点儿。手握得倒是很紧。穿的可是一身长袍马褂。
 
“这位小姐是我们的北平之花,唐凤仪女士。”
 
她先伸的手。无名指上一枚豌豆大的金刚钻。手很柔软,冰凉……对了,还上过画报封面。
 
“这位是杨先生。我们卓少爷的副理。”二人握手。李天然立刻觉察出这小子练过武。卓少爷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只瞄着天然结实的身子,“李先生喜欢运动?”
 
“打打撞球。”
 
“谁有烟?”唐凤仪没在问谁,可是一双黑黑亮亮的眼睛眨眨地望着天然。
 
后边杨副理“咔”地一声打开了一个金烟盒。唐凤仪也不看,取了一支。“咔”地又一声,打火机响了。
 
“幸会。”卓世礼板着脸,说完转身。
 
唐凤仪朝着李天然头上轻轻喷了长长一缕烟,慢慢跟着回身,“幸会。”声音有点沙,非常嗲。
 
金士贻有点尴尬,“我得去陪陪。”转身追了上去。在回廊尽头拐弯的时候,那位杨副理偏着头,上下打量了李天然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