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16.掌毙羽田-01

2018-07-16 21:56:03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天吃过晚饭,李天然换上了一身黑衣服,出了家门,往南锣鼓巷逛了过去。
 
其实还不到八点,可是他知道,好不容易碰上这么一个八成儿和羽田有点儿关系的所在,不马上探出个究竟,他醒睡都不安。
 
李天然小时候跟师父出去跑过几趟,虽然派不上用场,可是站在旁边儿看,再听师父说说训训,也学了不少。其中之一就是暗中窥探。
 
什么招儿也别使,就找个隐秘的地方躲在那儿,无论白天晚上,一动不动,大气不出,注意观察对方的日常生活,或任何意外举动。就这么一天,两天,三天五天地暗中窥探,摸清楚了底细再作打算。
 
打算他已经有了。如果这就是羽田的家,那就这儿下手。
 
可是还得先摸清楚了他家都有谁。李天然不想多伤人,万不得已也不能乱伤人。冤有头,债有主。天下不平的事多如海沙,只做该做的,只找该找的。
 
天很冷,他拉紧了皮夹克拉链。大街上,小胡同里,不时还有那么几个走路的,个个都低着头,拢着大衣棉袍,抓紧围脖,赶着回家。
 
他一进炒豆胡同就戴上了黑帽子,再用黑手绢蒙住了下半边脸,前后略一扫瞄,闭住气,从头一棵树后边轻轻上了房。
 
他在瓦上慢慢爬到上次蹲的小天井上头。位置很好,稍微抬头就可以看见前后两院。
 
后院黑黑一片。前院东南房有灯。一个老妈子下了院子,一会儿又进去了。里头有人说话。
 
李天然在房上这一蹲就蹲到半夜。除了上回那个小子,打着手电巡查了一趟之外,没人进出。李天然在那儿又趴了个把小时才下房。
 
他第二天晚上又去蹲,还是趴在老地方。下边儿跟昨儿晚上一样,只是九点多的时候,来了部汽车,进来个人,到后院北屋。可是没十分钟就离开了。那个人瘦瘦的,不像是羽田。
 
礼拜五那天下班,在大门口碰见蓝兰,便留他在家吃饭,瞎扯了半天,搞到快十点了,也没来得及回去换衣服,就去了南锣鼓巷。又是一样,也没看见羽田。
 
可是那天半夜里回家,发现师叔也回来了,都已经在屋里睡了。他也就没去打扰他老人家。
 
早上爷儿俩吃着徐太太给买回来的烧饼果子切糕,李天然把这几天的事都交代了。
 
德玖边吃边听,完后又喝了杯茶,点上了烟袋,“我也没潜龙的消息,不过羽田后头有局子里的人给他撑腰,大概没错。”
 
德玖说连成天泡茶馆,上大酒缸的,以至于连隆福寺里的喇嘛,都觉得奇怪,光这几天,北平就有好几处大火,什么北池子、天桥、平则门内,工厂民房都烧过,也没见警察这么紧张,这么到处查询,更没见这么许多便衣,这么勤着打听。而且乱抓人,连个烤白薯的老头儿都给叫了进去。外头谣言不少。有的说是窝里反,分赃不均,有的说是南京干的,有的猜是二十九军里头的抗日分子。还有人说,那个“黑龙门”可算是栽了个跟头,里边儿有局子里的,可是到今天也没查出点儿什么……
 
“我把这些话全归到一块儿,就算还没什么真凭实据,北平有个‘黑龙门’是不假的了。里边有警察,也许是便衣,也多半不假。谁建的还不知道,是不是跟羽田一伙儿,我看有这个可能……你想,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那把火是谁给放的。”
 
李天然可心中一震,“那依您来看,这个‘黑龙门’会是朱潜龙搞起来的吗?”
 
“可能……”德玖喷着烟,“可是这几天在外边儿,没听见一个人提过这个名字……唉,这小子也是一身本领,六年前就和羽田一块儿……”他顿了顿。“不过,也别乱猜,朱潜龙也可能早就得了什么急病死了……”
 
李天然下午去九条绕了一圈,晚上跟师叔去了“顺天府”,吃了顿儿涮锅,耗到了八点多,才带着师叔去炒豆胡同。
 
两个人,一个蹲在东边天井上头,一个在西边天井上头,一直蹲到半夜。情况还是跟上几回一样。
 
德玖到了家跟天然说,是不是羽田的宅院不知道,可是有两个护院儿倒是不寻常。他觉得每天晚上都应该去蹲蹲。必要的话,有机会的话,进屋去看看。还有,既然像是个住家儿,那家主就不可能永远不回家。
 
这也是李天然的打算。第二天,爷儿俩自个儿在家下了碗面。天刚黑就准备妥当出了门。
 
他们刚拐进炒豆胡同,李天然就立刻抽身,顺手拉住了师叔。黑胡同里头那几棵大树下边停着两部汽车。
 
他们看看四周没人,双双蒙上了脸,也没再打招呼,就一前一后上了胡同口路北那座房子。
 
刚一上房,李天然就心中咒骂。天上一轮明月正从云中间冒了出来,清清楚楚在瓦上印出两条影子。妈的!就算偷风不偷月,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二人都认得屋顶上的路,各自在老地方趴了下来。
 
前院后院都挺亮。不时有人语声,还有笑声。男女都有。前院有不少人进进出出,收盘子上菜。像是在宴客,只是东房拉上了窗帘,不知道有几个人,都是谁。
 
这顿饭吃到快十点才散。李天然趴在天井上头屋脊后面,在时隐时现的月光之下,看见东房里头的人一个个出来。
 
头一个是那位舒女士,一身西装领带。后边跟的是穿着和服的山本。二人在院子里说话。
 
过了一会儿,卓世礼走了出来,一边扣他的长袍。他后面是那个杨副理,还是那身黑西装。
 
接着出来的是一位面生的少妇,浅色旗袍。
 
然后又出来一个人,黑西装,胖胖身材,圆圆的睑!
 
李天然的心差点儿跳出来。他一动不动,注视着这伙人慢慢进了后院,在院子里活动了下身子,又说了会儿话,才一个个上了北房。
 
有个老妈子也忙着一会儿进,一会出。只是没看见那两个护院。
 
李天然知道还有得等,可是他放心了。这肯定是羽田的家。看这小子在院里几分钟的动作和姿态,就知道他是主人。好,庙是跑不了,你这个和尚也别想溜。他弹了一小粒沙石到对面。德玖露了半个头。天然打了个手势,说是等。
 
然后他仰卧在瓦顶上,望看上空偶尔露下脸的月亮。刚开始缺,看样子十五刚过。
 
他真想抽支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