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17.燕子李三-01

2018-07-16 21:56:54Ctrl+D 收藏本站

 
 
李天然上前院巡视了一趟。黑黑的,没一点动静,只有几声弱弱的狗叫。
 
老妈子还在厨房后边炕上哼。那两个护院躺在地上动也不动。李天然过去试了试他们身上的绑,死死的,够紧。
 
他回到后院正房内室。德玖正在翻一个五斗橱。铜床上那个女的,不时在挣扎滚动。李天然上去轻挥右掌,又将她击昏。
 
“您在翻什么?”
 
德玖回头,“去看桌上。”
 
红木写字台上搁着一个比鞋盒大点的铁箱子,没锁,就两个明扣。他扳了开来。
 
“五条一捆儿,一共七捆儿。”
 
李天然先取出来上面几叠钞票,下头整整齐齐排着几捆金条,都用根黑布条绑着。他关上了铁箱,“还有什么?”
 
“没什么……几堆信,好几摞账本儿……倒是有把枪。”
 
李天然点了支烟,在房中来回走,“还是得留点儿什么……”他到处张看。四面墙,一面有窗,一面有道通洗手间的门。两面白墙,上头挂着两幅日本仕女图。没什么显眼的地方。
 
“咱们得借用一下三爷的大名……”李天然绕回到书桌前头。
 
“三爷?”
 
“李三爷。”他选了支大字毛笔,连同墨盒一起拿着,朝客厅走出去。
 
“李三爷?”德玖声音有点茫然。
 
李天然停在北墙,伸手拆下来那条“八纮一宇”横匾,再用毛笔沾饱了墨,在白粉墙上直着写了比拳头大的四个黑字:燕子李三。
 
“大寒!”德玖在睡房门口哈哈大笑,“你可真淘气!”
 
“够他们琢磨的了……”他随手丢了毛笔墨盒,“走吧!”
 
“那个拿不拿?”德玖一指睡房。
 
“三爷拿不拿?……”李天然想了想,“拿!……枪也拿!”他踩熄了烟。
 
到了前院,德玖一拉天然,“那两个狗腿子,在屋里暖和着,也太便宜了他们吧!”也没等天然接下去就进了南房。
 
李天然站在院里,放下铁箱,正想点支烟,德玖出来了。
 
他一手一个,像是拎包袱似的,提着那两个小子,往院子砖地上一丢,“咕咚,咕咚”,两声闷响。又走到院子当中,提起右脚一顶那个大金鱼缸,“哗啦”一声两声,缸碎,大小鱼跳,水泼了满院子,也浇了地上那两个护院个透,“在这儿凉快凉快吧!”
 
“您还说我淘气!”
 
他们出了大门,李天然一把拉住师叔,“路人咱们不管,可是不能叫巡警瞧见,更不能叫他们拦住问话。这么晚了,又带着这些玩意儿。”
 
德玖前头探路,天然夹着铁箱后头跟。黑乎乎地穿过一条条大小胡同,没二十分钟就到家了。路上一个鬼影儿也没有。狗都睡了。
 
李天然浑身是劲儿,不累,也不困。他半躺在沙发上,一杯威士忌,一支烟,一遍又一遍想着刚才的事。他觉得他太急了点儿,羽田就快抖出来朱潜龙了……
 
德玖进了客厅,一身本色裤褂儿。他给自己倒了杯酒,站在天然面前,双手举杯,“掌门人,请。”
 
天然赶紧站起来回敬,“师叔,请。”
 
他们干了。德玖给二人续了杯,坐了下来,微微一笑,“过瘾吧?……再也比不上一掌毙死仇家更过瘾的了,是吧?”
 
天然无声满足地微笑点头。
 
“什么感觉?”
 
“好比……”天然两眼望着屋顶,嘴角挂着笑容,“好比解饥解渴。”
 
德玖大笑,“你师父算是没白收你,也没白教你。”
 
李天然脸色沉了下来,“是不是急了点儿?”
 
“这是你头一回?”
 
天然轻轻点头。
 
“头一回就这么干净利落……听我说,大寒,打死个人不容易。”
 
“没来得及多问几句。”
 
“当然也是,不过不那么要紧。要紧的是,咱们找对了人,也知道了潜龙人还在北平,还活着。”
 
“没逼他说住哪儿……”
 
“要紧关头上,这也只能算是一个小疏忽。”
 
“也没问他手上有什么情报……还说要交换。”
 
“那是因为他起初把咱们当成是南京派来的特务……你想,要是他一眼认出了你,再死不承认山庄的事,更没听过朱潜龙,那我问你,你是杀是不杀?”
 
李天然默默无语。
 
“还有,他说是什么皇军情报……这跟咱们这档子事儿有什么关系?!”
 
李天然闷闷喝酒。
 
“还有,他打算拿命来换……你肯换吗?”
 
“当然不。”
 
“那不结了?听着,大丈夫做事,干了就干了……”德玖松下了脸,一指茶几上的铁箱,“你数了没?”
 
“还没。”
 
德玖起身开了铁箱,拿出来三叠钞票,都是十元一张的,每叠一百张,共三千元。金条一捆五根,七捆三十五条,三百五十两金子,“金价现在是每两法币一百一十四……”他没算下去,抬头看了看天然,“你怎么打算?”
 
“还没去想。”
 
“不急,可也得想想……这都是靠走私大烟得来的不义之财,咱们拿了也对得起三爷……”德玖坐回来,抿了一口酒,“想想……我是说,了完了这档子事儿,你也该收个徒弟了……太行山庄还空在那儿,收不回来,也可以买回来。”
 
“完了事儿再说吧……”
 
李天然把现钞放进了书桌抽屉。跟师叔说,要用自己拿。金条摆回铁箱,塞到床下头。手枪是把白郎宁。他上了保险,也放进了抽屉。
 
他睡得很好,起得也很晚,都下午两点了。徐太太今天不来。好在冰箱里还剩的有酱,德玖就胡乱擀了些面条。李天然吃完了去胡同口想买份报纸,早都卖光了。
 
他在南小街上站了会儿。有太阳,可是风挺大。满街都扬着灰土。他知道应该赶紧告诉马大夫。
 
刘妈开的门,没等他问,“上医院去了。”
 
李天然进了前院,决定不了是走还是等。院子里一片片落叶在随风打转。
 
“屋里坐会儿,风大。”
 
李天然进了北屋。刘妈给端来杯茶就走了。他也没脱大衣,坐在窗前小书桌,找出来纸笔,喝了两口茶。
 
 
 
亲爱的马大夫,
 
您六年前的药发生了效用,我昨晚终于睡了一场好觉。
 
这像是多年的饥渴得到了满足。
 
忠实的,
 
李天然
 
十一月二十九日,下午四时
 
又:错了,只解了饥,尚未解渴。不过也应该快了。
 
 
 
李天然喝了口茶,点了支烟,叠起了信纸,放入信封,写上“马凯医生”,再用烟灰碟压着,弄熄了烟……
 
第二天礼拜一,他十点去上班。刚出王驸马胡同就碰见一个小孩儿喊着卖报。他买了份《晨报》。
 
头版头条:《日商遇刺》。
 
 
 
(本市)日侨羽田次郎,平津富商,昨日居家惨遭匪徒杀害。
 
警方透露,现场尚有两名助手,一名女士和一女佣,均被倒绑堵口,幸无伤害。
 
羽田先生系一宇贸易公司及洋行总裁,并兼任平津日本贸易协会秘书,年三十六岁。
 
据称,凶嫌似共二人,黑色衣靠,蒙头蒙面。羽田死因似被重器迎胸打击所致。犯案时间估计为昨日清晨。
 
警方尚不知有无贵重财物损失。
 
问及此一凶案是否与周前一宇仓库失火有关,警方拒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