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20.香槟鱼子酱-01

2018-07-16 22:00:00Ctrl+D 收藏本站

 
爷儿俩刚吃过早饭,德玖往沙发上一靠,“盗剑容易还剑难……”仰头喷出一缕旱烟,望着天然,“你怎么打算?”
 
“还没去想。”
 
“得想想,明还暗还都得想想。”
 
“我明白。”
 
“报上说他就要回日本了。”
 
“可是刀在咱们手里,什么时候还,是咱们的事儿……得叫他急一急。”
 
“那是明还?暗还?”
 
“到时候再说。”
 
德玖又喝了两杯茶,拿了点钱,套上了他那件老羊皮袄,就走了,说出去几天。
 
李天然过了会儿也走了,去办公室坐坐,看看报。
 
还是全是西安那边儿的消息。说是红军已经提出了和平解决方案。可是又说中央军也连夜赶进了潼关。
 
小苏在那儿不停地问,是打是和。金主编有一句没一句地敷衍,给问急了就顶了小苏一句,“你懂什么?这回可好了,内没安成,外也攘不了!”
 
李天然又耗了会儿,没到中午就离开了办公室。
 
真不知道怎么给朱潜龙混进了警察局。他也听说以前一些小镖头在当巡警,或站岗守门。可是师叔说朱潜龙当上了便衣侦探。
 
他也知道没什么用,可是总觉得应该去绕一圈儿看看,反正没事,也算顺路。
 
他先走过前门内的警察总局。还是个衙门儿模样。门禁森严。大门口上站岗的真像回事。一身草黄制服,绑着腿,跨着刺刀,背杆长枪,笔直地立在那儿。
 
天阴得厉害,跟行人的脸神儿差不多。就快过阳历年了,一点儿气氛也没有。圣诞节更别提了,只有一两家洋行挂了几串儿红红绿绿的小灯泡儿点缀点缀。
 
越走越冷。他扣紧了跟马大夫借的黑呢大衣,顺着正阳门大街往南走。他记得侦缉队是在鹞儿胡同,离天桥西珠市口不远。
 
一幢灰灰的砖房。不像个衙门,倒像个大户人家,也有人站岗,可是比起总局那几个可差远了,一点儿也不起眼,枪都背不直。进出的人倒是不断,一个个草黄制服。
 
他不想在附近多逗留,翻起了大衣领子,低头而过。
 
侦缉队归侦缉队。便衣可是另一回事。编制上怎么安排他不知道,是不是归侦缉队,他也不知道,可是他猜,既然是便衣,既然不能让人知道身份,那他们办公的地方多半也不公开。
 
他又猜,蓝青峰或许还没打听出来朱潜龙,可是也许知道便衣组在哪儿。这种事天然不好也不便打听,可是对蓝老来说,不应该多费事。他也知道不能老依靠别人。自己的事还得靠自己去料理。
 
晚上他去找马大夫商量。马大夫说有件事值得先试试看。他回内屋取了本厚厚的册子,递给了天然,“这是我们使馆编的,为外国侨民的方便……中央政府你不用管了,可是市政府的主要机关,地址,电话,都有……你看看。”
 
天然接过来翻。是油印页合订本,中英文都有,三百多页。他跳过了市长办公室,下面这个厅那个处,找到了警察局。
 
可把他吓一大跳,密密麻麻一共十好几页。有总局,分区,分局,东西南北郊。而分区又分成内一区到内六区,外一区到外五区。总有三百多个派出所。另外还有侦缉队,保安队,骑警队,消防队,乐队,特警,户籍,女警……可是没便衣组,“老天!一个警察局,下头能有这么些小衙门儿……”
 
马大夫微微一笑,“民国了,改成现代官僚制度了……你带回去,找几个号码打打看,就说找朱警官朱潜龙,看那边怎么说……可别打太多,别打草惊蛇。”
 
他回家倒了杯酒,想了想,先试试侦缉队,总该有人值班,就拨了过去,再照马大夫的建议,说是找“朱警官朱潜龙”。对方一句“没这个人!”,就“吧”一声挂上了。
 
他又挑了个特警,心想便衣也许归他们管。照样问,对方又是一句“呦,没这么个人”。可是还算客气,说拨到总局看看。李天然想多扯一会儿,故意打听号码。对方回了一句,“呦,你问我,我问谁?”也“吧”一声挂上了。
 
李天然憋了一肚子气,一口干了酒。突然电话响了。
 
他觉得奇怪,一看表都快十一点了,就更奇怪。拿起了话筒,先听见里面一片轻轻的爵士乐,接着一个温温柔柔的声音叫他猜是谁。他只好说对不住,听不出来……
 
“Teresa.”
 
“Teresa?”
 
“您真是贵人,才几天就忘了。”
 
李天然“哦”了一声,“是唐小姐?”
 
“当然是唐小姐。您认识几个Teresa?”
 
他一下子答不上来。
 
“抱歉如此冒昧,又这么晚给您挂电话……”
 
他说没关系。
 
“有件事儿想找您谈谈……明天,礼拜五,方便的话……请您来‘银座’,饮个下午茶。”
 
“银座?”
 
“大陆饭店的‘银座’餐厅……下午四点。”
 
李天然只能说好。挂上了电话,他奇怪唐凤仪会有他号码……准是金主编给的。
 
他有点不大自在,好像逼他上台演戏一样。演什么戏不知道。演什么角色也不知道。而且跟他对唱的又是这么一号人物。封面女郎,北平之花,卓十一金屋藏的娇,还认识蓝田,罗便丞的夏娃……年轻美艳,风流潇洒,摩登时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