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20.香槟鱼子酱-03

2018-07-16 22:01:00Ctrl+D 收藏本站

 
钱妈无声地走了过来。
 
“去拿。”
 
钱妈进了白墙上那道白门。
 
唐凤仪又为二人准备了几口鱼子酱。
 
钱妈出来了,双手捧着一个像是公事包似的黑皮箱,上头还摞着几个大大小小的盒子。
 
“搁这儿。”唐凤仪一指她身边,再趁李天然倒酒,先打开了那个扁长黑皮箱,取出一个黑绒盘,娇娆一笑,“我可要显宝了……”
 
黑绒盘上面整整齐齐地卡着一排排闪闪亮亮的戒指、耳环、手镯。李天然不懂珠宝,有点儿发呆。
 
“又不咬你。”娇美地一笑。
 
李天然只是看,没去碰。
 
“想不到‘北平之花’是个做买卖的吧?”她的声音变了,表情也变了,变得平平实实,不带任何矫揉造作,浅浅微笑着看了天然一眼,又打开了两三个小盒子,都是成套的项链、耳环、手镯、戒指,“这些是上个月从白俄那儿买来的……”她举起了一串白金项链,上面镶着七粒红宝石,“我猜你不懂价钱……这么说好了……这一套,连耳环戒指,我转手可以卖一万……可是,您猜我是多少钱收来的?”
 
李天然摇头苦笑。
 
“两千!”她稍微拉开了睡袍领子,“劳驾……”
 
他迟疑了一下,起身到她背后替她扣上了。
 
“好看吗?”她转头面向着他,上身慢慢移摆,细白胫下摇晃着几点红,白缎子睡袍下少许亮出来的乳房也随着抖动……
 
“非常漂亮。”他回来坐下,只有点头承认,顺手拿起了酒杯。
 
“还有七天圣诞……送给亲密女友的最佳节礼……”尖尖的手指,轻轻抚摸着项链和隆起的胸部,红蔻丹指甲比红宝石还红,“有意思的话,多一毛也不赚,两千。”
 
李天然笑出了声,“你可真瞧得起我这个编辑。”
 
“这不就回到刚才我说的了?”唐凤仪爽朗地笑,“老金那儿有什么戏唱?月薪多少?一百?撑死了……来跟我合伙儿干,只要您现在点个头,这就算是见面儿礼。”
 
话说到这儿,的确没戏可唱了。他放下了酒杯,边起身边下台,“谢谢唐小姐的香槟鱼子酱……香槟够冻,鱼子酱够香,唐小姐也够客气……的确要比下午茶有意思。”
 
唐凤仪收了笑容,“李先生,请您再坐一会儿……”起身把他按回沙发,“我说话要是有点儿随便,请您别见怪……我可是句句实话……”
 
李天然只好又坐下去,发现这个台还不好下……
 
不错,钱都是卓十一的,下边儿卖的也都是他店里头的……可是上等外国珠宝,像这些,可都是她去找去挑的。关系是她的,外国客人也是她去谈的,像今年初来北平玩儿的好莱坞大明星黄柳霜……“黄柳霜,Anna May Wong,没听过?您可真白去了趟美国……反正,她就跟我买了对珍珠耳环,一副珍珠项链……”
 
“怎么外国客人老远跑到北平这儿来买外国首饰?”
 
唐凤仪又娇媚地笑了,说她手上的货可不是一般外国珠宝。她好几个来源都是白俄。这些白俄当年都是贵族,要不就是犹太人,没势也有钱……识货的外国人,一眼就认得出来。有不少玩意儿还是克里姆林宫里出来的,像她脖子上挂的这套就是……可是,这些年下来,平津一带白俄手上的好东西也差不多了。好日子也没几天了。还有,要是日本人真打了进来,那什么全泡汤,全玩儿完……
 
“……我的英文程度有限,一个人也忙不过来,无聊的应酬,无聊的交际……唉,身不由己……你又摆得出去,咱们一块儿干。”
 
李天然还是不明白,“如果钱是卓家的,那你也算是受雇,怎么由你出面找人合伙?”
 
唐凤仪的脸色,冷艳直接,“卓十一的货,卖了出去是我和他的事。我自个儿的钱,干什么是我自个儿的事。”
 
她继续盯着他,见他没说话,“你是担心我搞鬼?还是担心卓十一?”
 
“都不担心,也用不着担心。”
 
“这么说,你是没这个意思了?”
 
李天然先点点头,又摇摇头,“不过。谢了。”
 
唐凤仪微微叹了口气,轻轻自言自语,“是我看走了眼?……”
 
“什么?”他假装没听清楚。
 
“没什么……”她娇娇地笑了,继续打量着天然,一面伸手解下来那条项链,放进绒盒,整理了下睡袍,欠身在茶几上又一个小银盒取了一张名片,双手奉上,娇媚浅笑,“那就请您多多捧场了。”
 
名片只有英文:“Teresa Tang. Fine Jewelry. Hotel Continenta.”
 
李天然告了辞,在大厅顺便去看了下那个首饰柜台。全是中国玩意儿,金银珠宝,玉石翡翠。后边一位年轻旗装姑娘鞠躬微笑,说了几句日本话。李天然一愣,回了一句,“Merry Christmas!”
 
天已经黑了下来,更冷了点。大街上的铺子都亮着,人也不少。还有七天圣诞?他突然有股冲动,想买些礼物送人。可是送谁?巧红不能送。师叔蓝老可以免了。罗便丞算了。金士贻去他的,那就剩了马大夫、蓝家兄妹和小苏。他记得平安戏院附近有家寄卖行,就伸手拦了部车。
 
这究竟是场什么戏?上台走了一趟也没搞清楚。一个可能是她说的是真话。拉他赚一笔。另一个可能是先拉他入伙,下头有别的戏唱。再一个可能是她和姓卓的串通好了,试探一下。头两个可能已经没意义了。可是这最后一个可能……除非他们不但是一伙,而且认为他和羽田山本的事有关……可是,他一再回想,这些日子下来的一切言行,都没什么差错……
 
他下了车,到门前才发现是家外国人开的委托行。里头东西可真多。绕了一圈,没看见什么可以送给马大夫,倒是给他找到林白那架“圣路易精神号”的铝制模型,送给蓝田。给蓝兰买的是一个皮封日记本,还附带小锁。又选了支自来水笔给小苏。
 
李天然出了店门,一阵寒风吹了过来。大街上很亮,也很热闹。手中捧着大包小包礼物,他突然觉得有点儿过节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