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22.访客-01

2018-07-16 22:03:43Ctrl+D 收藏本站

 
可是没睡多久就给一阵阵爆竹声吵醒了。他赖在床上抽了半支烟,才想起来是怎么回事。
 
连徐太太给他上茶的时候都兴奋地说个不停。成批成批的学生在东四大街上打着旗号游行,热闹极了。他接过来那张号外。“领袖脱险”四个大红字占了几乎半页。内容不比马大夫电话里说的更详细,只多了几条本市的消息。晚上六点太庙集合,然后在天安门前头火炬游行。社会局下令明天二十六号星期六各校放假一天,好让学生参加全市民众庆祝大会。最后是两句口号:“庆祝内战停止,国共合作”,“拥护蒋委员长领导抗日”。
 
李天然也感到局势变了,搞不好真要打起来。
 
不用上班,他也就在家闷了两天。报上多半都是在评论国共二度合作的基本原则,也有不少关于张学良的推测。直到星期天才有了些新闻照片。蒋委员长抵达南京。林森主席率众接机。平津和京沪各地的民众大会。甚至于还有一张西安殉难的中委邵元冲在南京的灵堂,及其夫人张默君致吊的相片。只是没有一张关于事变的。张学良全副武装那张,还是民国二十三年剿匪总部成立的时候拍的。
 
他礼拜一去上班,在路上就可以感到兴奋气氛。每过几条胡同,总有那么几个人在街头议论。一群群学生沿着大街张贴海报,散发传单。有个女学生,老远看真像小苏,在电线杆上糊上了“还我河山”。另外几个在人家墙上贴上了“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李天然隔街站着看了一会儿。
 
老金不在。小苏也不在。李天然一个人在办公室坐着喝茶看报。接了两个电话。一个说是印刷厂,问下下期的封面决定了没有,是用王人美,周璇,还是唐凤仪。另一个带有浓重的日本口音,找金先生。李天然都留了条。
 
又接到一个电话,是找他的,是罗便丞。说他昨天才从西安回来,想见个面。又说还没去过天然的新家,晚上有空,就过来拜访。
 
李天然一回家就打发徐太太去再买点儿菜,吃什么都行,就一位客人,叫她看着办。
 
罗便丞六点多到的。李天然去开门,发现这小子穿了件中国部队里那种军用灰色棉大衣,双手抱着两瓶威士忌,后头停着那辆白色De Soto。
 
“‘美孚’那位朋友调回去了,”他把酒递给了天然,“我留了这部车……Merry Christmas.”
 
他们进了上房,“……好像还有个电气冰箱,GE,蛮新的,你有兴趣,我哪天给你搬过来,不贵,只要五百。”他四周张望,“Nice.”又在睡房门口向里头看,“Very nice.”
 
刚坐下来开始喝酒,李天然就把他买的礼物摊在茶几上,“好,罗便丞,你也算是半个中国通。你通这个吗?”
 
罗便丞放下酒杯,很有兴趣地研究那幅九九消寒图,嘴里慢慢念着上面那副对子:“试看图中梅黑黑,自然门外草青青”。
 
“应该和季节有点关系吧?”
 
李天然有点儿佩服,“你没见过?”他算了下日子,过去七天了,就掏出笔,描黑了七朵梅花。
 
“啊!……”他点着头,继续在想,“我投降。”
 
“从冬至——”
 
“冬至?……冬至是……”
 
“Winter Solstice.”
 
“我懂了!”罗便丞大喊一声,“可不是!一共九枝,每枝九朵,九九八十一圈梅瓣……原来是这样!非常聪明,非常好玩……”
 
“梅花一天天——”
 
“我明白了。梅花一天一朵全给染黑了,八十一天,差不多三个月,冬天就过去了……这个好,妙极了!谢谢你。我要去买幅送给母亲。”
 
徐太太给他们弄了二荤二素一汤,吃烙饼。
 
“唉……”罗便丞入了坐,“你知道去一趟西安有多麻烦?前门西站上车,先去石家庄,换车去太原,又换车到了枫凌渡……光是这几站,就走了我们四天四夜。过黄河到潼关又是一天一夜。然后越走越惨,从潼关搭了一段轨道车,骑了一段毛驴,最后在临潼才赶上一辆军车到的西安……”他一口饼,一口爆羊肉,一口炸丸子,“好吃……”又连着几筷子虾米大白菜,几口拌黄瓜……
 
“我们三个,美联社的理察德,他的翻译孙秘书……花了十天才到。路上差点儿把我们给冻死,可比北平这儿冷多了……”
 
他已经两张饼下了肚子,“回来运气好,理察德认识人,搭了个便机。”
 
李天然吃了三张,罗便丞吃了五张。徐太太上最后一张的时候有点儿紧张,说全烙了。李天然示意给了罗便丞,“再教你一句话……‘有钱难买末锅饼’。这最后一张,你吃不下也得吃。饼是越烙越好。”
 
徐太太给他们在客厅准备了壶龙井就回家了。二人才喝了半杯,就又接着喝威士忌。罗便丞说他在西安,成天吃泡馍,几个主角一个也没见着,倒是靠孙秘书的关系,访问了一些老东北军。
 
“国共一合作,仗是要打了。你有什么打算?”
 
李天然没有接下去,耸耸肩。
 
“天然……”罗便丞一脸神秘的微笑,“你有的时候忘了我是记者。我有一个记者的鼻子,嗅觉敏锐……”他慢慢从上衣口袋掏出一小张剪报送了过来,“上次你在我家,我只不过随便提到想访问你,你脸色就变了……”
 
李天然感到有事,他尽量镇静。
 
“才使我觉得有点奇怪。第二天我就发了个电报给我的总编辑……昨天回到办公室,就看到这个。”
 
李天然垂眼扫了下手中剪报。果然,标题就很清楚了:“CHINESE STUDENT DEPORTED”。
 
他没看下去,也不必看下去,微微笑着还给了罗便丞,“你的老板没白雇你……只可惜是旧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