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23.蓝氏兄妹-02

2018-07-16 22:05:14Ctrl+D 收藏本站

 
 
“你没事儿吧?”天然盯着她问。
 
蓝兰一下子瘫在沙发上,没说话,两眼空空地望着房顶。天然给她倒了小半杯威士忌。她一口干掉。还是没说话。他抽了半支烟才又开口,“怎么回事儿?”
 
她长长叹了口气,“我们玩儿得好好的……突然来了这么一个女的!……”她伸出空酒杯。李天然又给她添了点儿。
 
“哥哥两个月前订了个桌子,本来还请了你……她一过来,我们全都呆了……都没想到这么个女人会认识哥哥,还这么熟……她可真时髦,真摩登,一身银色旗袍儿。叉儿开到大腿,妖里妖气的……”
 
李天然已经知道是谁了。
 
“她们也有一桌,在舞池那边儿……”蓝兰突然看了天然一眼,“你说不定见过……听说以前在天津租界做过舞女,还是歌女……姓唐,叫什么Teresa。”
 
唉!他轻轻点头。
 
“我知道哥哥永远有一大堆女朋友,可是就没想到会认识这么一位!……不太对劲儿,哥哥还是学生,才十八,怎么会混进了这个圈子……反正她一过来就又说又笑,又拉着哥哥跳舞,一支接一支,贴得又紧,全场都在看他们……”
 
蓝兰喘了几口气,抿了下酒,“先过来一个男的,叫她回他们桌。她没理。又跟哥哥跳。这个时候又过来一个,硬拖她走。哥哥伸手去拦,给那个人打了个耳光。哥哥回手就是一拳……唐……大概怕闹出事,揪住了那个人。跟他回去了。”
 
李天然面无表情地听,点了支烟。
 
“我们都以为事情算是过去了。大伙儿尴尬了会儿……北京饭店特别为今天晚上请了一个外国乐队,人挤得不得了。那场架没几个人注意到……我正想偷偷问哥哥怎么认识她的,过来了一个侍者,说柜台有电话找密斯脱蓝。哥哥迟疑了一下,还是去了……他刚走,我就觉得有点儿不对,也起来跟了过去……前头人也很多,可是没见着哥哥,问柜台,也说不知道有这么个电话。我就知道糟了,就跑到大门口。外边停满了车。可是我一下子就看见了,隔了几部车,有几个人正在打。我跑了过去,哥哥已经倒在地上……”
 
他等了会儿,“那些人是谁?”
 
“只知道一个姓卓。”
 
果然是这小子。
 
“你知道这个人?”
 
“见过一次。”
 
他不想说太多,还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是唐凤仪有意挑拨?还是三角关系一时失控?还是卓十一有什么别的打算?……他转了话题,“待会儿先听听马大夫怎么说。”
 
“我不能送他上医院,会闹出去……这回不知道能不能瞒住爸爸……唉,哥哥这一年可真惹了不少事儿……”
 
“都跟姓唐的有关系?”
 
“那倒不是……反正不是女朋友就是学校,”她站了起来,“我用哪个洗手间?”
 
李天然带了她去客房那间。他出来看见马大夫他们刚进屋。蓝田头上包着厚厚的纱布,左臂吊着挂带,半边脸又红又肿。他已经脱下了上衣。马大夫让他躺在沙发上。天然给马大夫倒了杯酒,“怎么样?”
 
“不轻,对方动了棒子,还动了刀,不过……”马大夫喝了一大口,“主要是自尊心受了伤……怎么回事?”
 
天然望着闭眼休息的蓝田,简单地说了说。
 
蓝兰出来了,跪在沙发前头和她哥哥耳语。蓝田没有反应。她起来换了个沙发坐下,“多久可以去掉挂带?”她脸洗干净了,没再化妆。
 
“三五天……这可不能瞒你父亲。”
 
李天然看出蓝兰有点儿为难,就岔了一句,“你们怎么来的?”
 
“饭店给叫了部车。”
 
“待会儿我送你们。”
 
马大夫看了看台钟,“就快十二点了,过了年再走。”
 
蓝田睁开了眼睛,有点不好意思,示意蓝兰要杯酒。她看见马大夫点头,就给他倒了半杯,又给每个人添了一点。自鸣钟开始敲了……
 
“Happy new year!”她和哥哥惨笑碰杯,再和马大夫和天然碰杯。
 
“Happy new year!”“Happy new year!”
 
“这就是一九三七?”蓝兰忍住了眼泪。
 
他们又坐了会儿。蓝兰心很细,出门之前打了个电话,叫杨妈把床给准备好。
 
蓝田一直没说话。李天然才停了车,长贵已经在大门口上等着了。
 
这还是李天然第一次进蓝田的房间。杨妈跟蓝兰扶着他去了内室上床。李天然在外屋等。墙上贴满了飞机和飞行员的照片。他送的那个“圣路易精神号”模型就摆在他书桌上。
 
“下午再来看你。”天然在睡房门口跟蓝田说再见。
 
蓝兰拖着李天然上她屋里去坐。就在后院小花园对面,跟她哥哥的一模一样。
 
她打发杨妈到前头去找瓶酒,自己进了内室换衣服。
 
杨妈小脚,好半天才抱着半瓶白兰地回来。天然一个人坐在那儿慢慢等,抿着酒,看着墙上几张有大人有小孩的相片。好半天蓝兰才穿了件红边白睡袍出来。干干净净,有一点倦容,“那是我母亲,怀里的娃娃是我……”
 
“多久以前拍的?”
 
“我刚满月……再半年她就死了……T. J.,给我倒杯酒,”她一下子倒进了沙发,“这个年可过得真好。”
 
李天然起身递给她酒,“别想太多,年轻人挨顿揍不算什么。”
 
“我是怕他咽不下这口气。”
 
他也知道这是个问题,也明白这个年纪还不容易劝。
 
“哥哥的事儿可多了,我没办法再帮他瞒……”她连喝了两口,“去年我过生日那天,他跟我说他要去当空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