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29.春节-01

2018-07-16 22:10:25Ctrl+D 收藏本站

 
他明白马大夫的意思。那句话是叫他耐着性子,不要轻举妄动。
 
他也明白他要报的这个仇,只能天知地知,和他们这几个人知。
 
可是,尽管他暂时压住了心中的急和恨,压住了当场、亲手,置朱潜龙于死地那种饥渴,他回家上了床,还是久久无法入睡。
 
他下了床,光着上身光着脚,下了那盖着一层冰雪的院子,进了那乌黑干冷的夜空,吸着那刀子般的寒风,活动了下他那身紧紧扎实的肌肉,深深运了几口气,一招一式,在冰地上走了一趟太行拳。
 
“好!”北房屋檐下爆出低低哑哑一声喝彩。
 
李天然猛然掉头。明知是师叔,也惊吓了一下。
 
漆黑一片,没人影儿,只听见声音说,“进屋吧。”
 
他进了屋,开了灯,回房套了件睡袍。
 
“不坏……”德玖坐在那儿满意地微笑,“你这些年,功夫倒没搁下。身轻如燕,手重如山。”
 
天然心里头可有点儿惭愧。只记得回来的时候,师叔已经睡了,可是就没听见他老人家起了身,还站在廊子下头看了半天。
 
他心倒是平静了下来,慢慢喝着威士忌,把“顺天府”的事,一句一句交代给师叔。
 
“没认出你?”
 
“没。”
 
“只扫了你一眼?”
 
“也许两眼。”
 
“没别的反应?”
 
“没。”
 
“他气色?”
 
“挺好……壮了点儿。模样儿没怎么变,还是那两道粗眉毛,方下巴儿。”
 
德玖沉思了会儿,“他怎么也料不到是你。”
 
“他根本料不到我还活着!”
 
“还出现在北平……”德玖点着头,“只有看见了我,这小子才会想起了你师父一家,想起了山庄的事,想起了你。”
 
“唉……天下的事,可真是可遇不可求。”
 
“别叹气了。可遇的全叫你遇上了……可求的,”德玖添了杯酒,“可求的就要看咱们自己了……”他抿了一口,“马大夫叫你等姓蓝的回来?”
 
天然点了点头。
 
“你怎么看?”
 
天然摇了摇头。
 
“他有他的打算,这绝错不了……可是咱们的事已经够咱们愁的了,还去伺候他?”
 
“说的是。”
 
“他帮的这些忙,咱们得感谢……可是要是他有个条件,那可得想想。”
 
“是。”
 
“大寒,你年轻,可是你是掌门。我这个师叔,也只是师叔,全得你决定。你怎么走,我怎么跟。”
 
天然有点紧张,“可不能这么说。”
 
“不这么说,还像个师叔?只是别忘了你师父那句话。”
 
“哪句?”
 
“不为非作歹,不投靠官府。”
 
“我没忘,只是……”天然顿了顿,“就像那回蓝老说的,要是咱们的事,跟他的事,碰到了一块儿?”
 
“先办咱们该办的。”
 
“我知道。”
 
“那不结了?”
 
“可也不这么简单……”
 
“大寒,你那位蓝董事长,八九不离十,是在给官府做事……别看他摆明的是什么实业家。暗地里,不是南京,也是二十九军……你想想,几次找你谈这个,谈那个,还不是知道了你的出身,你的本事,想拉你入他们一伙?”
 
“这些我也都想过了。”
 
“那就好……一块儿干是一回事。干完了怎么着?你一入了他们那伙,就得听他们的……要是派你去扛枪,你也去?”
 
李天然无话可说。
 
爷儿俩又喝了会儿酒才进去睡。不过,李天然倒是有少许安慰。师叔答应一块儿上马大夫家过年……
 
这几天丽莎她们可忙坏了。一大堆老朋友请客吃饭。直到二十九号除夕那天下午,马姬才拖了天然去东四和西单绕了一圈。她买了好些绒花绢花,当时就顺手在头上插了枝蝙蝠。
 
这还是李天然这么些年来头一回在北平过年,又是跟马大夫一家人。自从山庄出了事,他什么年节都不过了。这回可好,马大夫全家不说,师叔也来了……就可惜巧红不在。
 
别看马大夫他们在北平住了这么久,过起年来的味儿可还不足。全是基督教徒,天然不怪他们屋里不设什么供桌。那祭灶、祭祖、接财神什么的,也只是跟着刘妈凑凑热闹。外头小孩儿来送财神,也都是老刘去打发。
 
倒是正屋墙上,马大夫挂了幅《桃园三结义》年画应景。丽莎还在茶几上摆了几盆水仙和海棠,还有一盘带枝带叶的几串金橘儿。屋子门口也贴了幅春联:“爆竹声声辞旧岁,银花朵朵迎新春。”
 
李天然本来有点儿担心师叔跟外国人没什么话说。这才是白担心。一身新棉袍的德玖,新修的头,新修的胡子,坐在上座,把丽莎和马姬两个人给逗得你捶我,我捶你。
 
“全是你小时候淘气的事儿!”马姬上气不接下气,“怎么你都没跟我们讲过?”
 
桌上有三位大人在场,天然只能抿着酒微笑,“太丢脸了。”
 
“那当然是,”马姬紧追不放,“哪儿有这么笨的小孩儿,伸手到地洞里去抓狗,还不给咬?就算是为你师妹。”她突然收住,又觉得收得太快,又补了一句,“难怪给你师父打。”
 
刘妈他们给准备的倒是相当地道的除夕菜。猪羊肉冻儿,辣萝卜,酸白菜,肉丁儿炒黄瓜丁儿……光是这几道,加上喝,就搞了一个多钟头。最后上的是羊肉饺子。
 
胡同里突然传进来“哔哔啪啪”几声响。天然看了看表,“小孩儿就是忍不住。”
 
“呦!”马姬给提醒了,“下午忘了买炮仗。”
 
李天然看桌上的人都正吃得香,第二锅还没下,脑子一转,“还不到十点,我上四牌楼去买点儿……”也没等别人说话就下了桌子。
 
他上正屋取了大衣,顺手在茶几上的纸盒子里拣了枝红绒带金的石榴花。
 
街上热闹极了,真也都不怕冷。他很快进了烟袋胡同。里头黑乎乎的。他走到尽头,矮身一跃,上了房。北屋东屋都有亮。听了会儿,声音打北屋过来,想是巧红在那儿陪老奶奶熬夜。
 
他下了房,掏出那朵石榴花,钉在巧红房门上。
 
四牌楼底下全都是人,有的赶着办年货,大部分是来赶热闹。李天然挤了过去。找了个地摊儿,买了十好几盒,什么“二踢脚”,“闷声雷”,“炮打灯”,“滴滴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