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29.春节-02

2018-07-16 22:10:48Ctrl+D 收藏本站

 
“谁吃到制钱了?”天然回来一上桌就问。
 
“都还没。”丽莎给他添酒。
 
“吃到了有什么赏?”马姬问她母亲。
 
“吃到了还不够造化?”马大夫拍拍女儿的头,“还领赏?”
 
丽莎喝了口酒,“这么好了……今年牛年,这儿没人属牛,那谁吃着了,待会儿掷骰子做头庄。”
 
他们五个人在饭桌上过的年,熬的夜。大伙儿几乎同时停了筷子,都吃不动了,也都快一点了。马姬趁这机会去点了几根香,拉着天然到院子里去放炮。
 
“四牌楼南,四牌楼北,我可没看见有谁,在四牌楼下头喝凉水!”
 
马姬大笑,点了个二踢脚……“咚”……“嘣”两声爆响,接着就一会儿“当”,一会儿“劈沥巴拉”,一会儿“哔哔啪啪”……搞得满院子都是烟气,雪上头满是碎红纸屑。两个人像小孩儿似的,在院里折腾了半天才回屋。
 
饭桌已经收拾好了。中间一个红色金鱼大瓷碗。小制钱给丽莎吃着了,她做头庄。五个人轮流抓,后来连刘妈都上来抓了几把。一直玩儿到三点多,又吃了老刘炸的年糕才散。就丽莎一个人赢,足有二十多元。她封了两个十元红包,一个给了亲女儿,一个给了干儿子。
 
李天然高兴地收了,然后意外地发现师叔也居然备了礼。两个晚辈,一人一个一两重的金元宝。
 
马姬究竟是个美国女孩儿,跑上去抱住德玖亲了亲。天然发现这又是他头一回见师叔脸红。
 
爷儿俩慢慢溜达着回家。街上还有人在放炮仗。路灯照得着的地方,看不见白雪,全给盖着一层碎红纸。硝烟味儿挺呛。
 
“您这几天怎么打发?”
 
“干什么?”
 
“马大夫他们后天上西山,叫我一块儿去。”
 
“你去,不用管我。”
 
爷儿俩进了正屋。李天然开了灯,发现摆在中间的几张沙发都给移靠边了。窗前的写字台给搬到了北墙,上边立着两根红蜡,铁炉子里插着几把香。他很感激地看了看师叔,脱了大衣,到抽屉里找了几张纸,写下了师父一家人的名字,贴在墙上,再把蜡跟香都点上了,心中默默想着师父师母,二师兄和丹青,磕了三个头。
 
德玖也上来磕了。
 
天然搬了张椅子请师叔坐下,又磕了三头。德玖也要给掌门人磕,给天然拦住了,就只拜了拜。
 
李天然中午才起床,喝着师叔给沏的茶,心中微微感叹,想出去拜个年,都无人可拜。就一位蓝青峰,也在天津。
 
街上还在放炮仗,屋子里都有烟味儿。爷儿俩把刘妈给他们包回来的饺子煎了煎,就把大年初一的饭给打发了。下午上街逛了逛。都在休市,可是还挺热闹。他买了几串儿糖葫芦,山药蛋和山里红,又看见街上小孩儿手里头的风车好玩儿,也买了几串儿。回家插在窗缝儿上,“吧儿吧儿”地响着。他本来还想备点礼给巧红和老奶奶,后来再想,又觉得不很妥当。
 
他年初二下午去马大夫家。他们早都大包小包收拾好了等他。
 
还是他开,走平则门,直奔西山。
 
显然马大夫昨天晚上才把天然回北平之后的事说给了她们。一见面,母女二人就上来紧紧抱住了他。
 
刚过了八里庄,路分了岔。马大夫说走西北那条。
 
“你看见那个路牌儿了吗?”马姬问天然。
 
“没看见。”
 
“这条经过八宝山Golf Course。往南那条小路去Pao Ma Chang。”她先用英文发音,再叫他用中文念念。
 
天然念了两遍,笑了,“跑马场?”
 
“英文之外,大英帝国送给全世界的礼物,高尔夫和赛马。”
 
“我不知道北平还有这些玩意儿。”
 
“有英国人的地方就有。天津,上海……全有。”
 
一进山就成了石头路,有点滑,很不好开。李天然慢慢开过了香山,又开了二十几分钟,马大夫叫他上一条小道,一条只给脚步压平了点雪的小道。走了没多久,到了一个没十户人家的小村子。他们在一座庄院门口停了车。
 
本来马大夫打算就住进卧佛寺现成的青年会招待所,可是马姬觉得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不想在北平还混在美国人堆里,她爸爸才托同事在附近村子租了这座农宅的北屋和西屋。简单是简单,可是挺干净,有明暗五间房,两间有炕。马大夫丽莎一张,马姬一张,天然睡外屋搭的木板床。最方便的是,这个小村子里没别的牲口,就几头毛驴儿,天好的时候租给游山的人骑的那种。
 
头三天,四个人骑着四匹毛驴儿,逛了附近七八个庙,什么碧云寺,卧佛寺,天台寺,法海寺,还有玉泉山。他们多半就在庙里吃个斋,有几次也吃自个儿随身带的罐头面包。路上偶尔下驴到树后头撒泡野溺。
 
第四天一早,他们去八大处,等逛完了那边的大悲寺,回到香山,已经很下午了。四个人顺着山路骑着,几乎无意之中经过了那座西山孤儿院。现在早就改成了一所小学。
 
都在过年,大门紧闭,里头多了几幢平房,操场上白白一片干干净净的积雪。他们全停了下来,都有点发呆,都没下驴,愣愣地看了会儿。谁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又上了路,李天然前头带着,沿着曲曲折折,上头还铺着半尺多厚的雪,半个脚印儿也没有的山道,往下走。
 
西山远远近近一座座山岭,一道道山沟,全叫冰雪给封住了,一片银白。开始西下的太阳把这片白给照得特别耀眼。空山之中,只有那一阵阵的风声,和那四匹小毛驴十六个蹄子的踏雪声。
 
“嘿!天然!你这是去哪儿?”马姬在后头喊,“再往下走可就到永定河啦!”
 
李天然没有答话,在山坡渐渐平下来的一片雪地,把毛驴放慢,四处张望。
 
“就是这儿……”他收住了驴,看了看几棵光秃秃的树干和路北一条几乎看不出来的小道,“马大夫?”
 
马大夫骑上来几步,默默无语,点了点头。丽莎和马姬交换了一眼,都明白了。
 
“就在这儿……”李天然瞄了下母女二人,“马大夫捡回来我的命……”又瞄了下路边,一片白雪,什么都给盖住了,“走,离这儿不远……”他脚跟一踹毛驴肚子,拐上了那条隐约可见的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