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29.春节-03

2018-07-16 22:11:08Ctrl+D 收藏本站

 
两旁疏疏落落的树干,渐渐密了起来,一直连到山坡。他们一行四人顺着小道骑了十几二十分钟,来到了一道倒垮很厉害的土墙。
 
李天然在一座半塌的木头门前打住,看了看给风吹雨打成朽木的大门,下了驴。其他三个也下了。
 
从破土墙上头看过去,一片白雪,远远前方拱着一个小堆,“那是当年庄上的灶,就它还在……”天然摘下了墨镜。
 
“太行山庄?”马姬四处张望。
 
天然点点头。
 
马大夫和丽莎二人站在驴子旁边,拉着口缰,遥望着面前一片白色雪地。马姬牵着驴过来,挽着天然的胳膊。李天然惨然微笑,戴上了墨镜。
 
全是雪,没地方坐,四人又都上了毛驴。马大夫从背包取出来半瓶威士忌,对着嘴喝了口,传给了丽莎,再一传又传到了天然手中。
 
他仰头灌了一大口,“唉,给大雪一盖,什么都看不见了……谁知道这块地上一家四口给杀了?”他又喝了一大口,“有谁在乎吗?”
 
一直没说话的马大夫开口了,“上帝知道。上帝会惩罚他。”
 
李天然微微惨笑,“那不过瘾……”
 
马大夫轻轻叹了口气。
 
“既不解饥,也不解渴。”
 
马大夫又深深叹了口气……
 
在山庄废墟前打住了这么一会儿工夫,连一身滑雪装的马姬都给冻得有点受不了。天然把酒瓶还给了马大夫,一踹驴肚子,掉头原路下去了。
 
这个姓沈的农家,年前就为这些客人杀了口猪,包了够吃上一个月的饺子,可是也不能老吃这些玩意儿,就隔天去镇上买点新鲜菜肉。今儿晚上给房客烙饼,还弄了几样菜。猪肉丝儿炒酱瓜,炒鸡子儿,虾米白菜,喝白干儿。大伙儿吃得都挺痛快。完后在正屋,点着两盏昏暗的油灯,围着大火盆,喝着威士忌,有一句没一句地聊。马大夫和丽莎不到十点就回屋坑上去了,剩下天然和马姬继续瞎聊。扯了会儿洛杉矶,又扯了会儿北平……
 
“你觉得罗便丞怎么样?”
 
李天然哑笑,“怎么样?”
 
“初一那天晚上,他约我去了一位法国领事家吃饭。”
 
“很好。”
 
“他又约了我,在等我回去。”
 
“很好。”
 
“天然!”她有点急,“你装不懂?”
 
“什嘛?就一次约会?”
 
“一次就够了。”
 
“你确定?”
 
“女人别的本领不谈,这方面敏感极了……”
 
李天然慢慢抿着威士忌,“很聪明,心眼儿也很好,非常直爽,也很幽默,喜欢热闹……”
 
马姬烤着火,半天没出声。
 
“那不很好吗?”
 
她望着盆里的火,白白的脸给映得红红的,白睡袍也给映得发红。
 
“这么说好了……如果我是女的,如果他真心,我会跟他好。”他觉得最好不提这小子一见唐凤仪就钟情,二见就心灰意冷。
 
马姬高兴地笑了,敬了他一杯酒,“我要你第一个知道。”
 
“谢谢……”天然微笑,接着皱起了眉头,“不过我可不能为他的长相负责。”
 
她轻轻捶了他一下,“你呢?回来半年了……”
 
他没有回答,静静喝酒。
 
“好,不问了……”她偏头吻了下天然的面颊,“倒是有件别的事和你商量。”
 
“你说。”
 
“英文说,I owe you……中文说,有恩报恩,欠债还钱。”
 
“慢点!”天然立刻感觉到她要说什么,“我的事你可千万,千万不能惹上!”
 
“我还没说完。”
 
“够了。”
 
“天然……”她抿了口威士忌,“这种事不是一句谢谢就可以回报的。”
 
“我难道不明白吗?……这也许是为什么当时老天安排我在场……来报答你们一家人。”
 
马姬沉默了片刻,“我的意思是,你的恩报了,那我……我的恩怎么报?”
 
天然没有立刻接下去,起身用剪子把两碗油灯的蕊给剪了剪。豆子般大的火苗,一下子亮了些,“我刚到美国那段时候,你帮了我太多忙,还有……”他说不下去了。
 
“那是在事情发生之前……还有,我们两个人的事,是自然发生的……还有……”她盯着天然,等他问。
 
“还有?”
 
“也是心甘情愿,也不后悔。”马姬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睡袍,“你还是想想,只要你开口……”她摸了摸天然那头散发,“Good Night.”转身回了里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