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30.春饼-01

2018-07-16 22:11:20Ctrl+D 收藏本站

 
 
在山里住,真忘记了时间。回去那天,都二十号了。
 
李天然心情有点起伏杂乱。这几天跟马大夫他们游山,又短,又美,又一闪而去,但是也隐隐知道,往后再没有这种日子了。
 
他打西直门进城。店铺都开市了。街上又挤又乱又吵。还有不少孩子们在那儿到处放炮。
 
“快吧?……”丽莎突然一喊,“榆树都长芽了,雪还没化。”
 
其实城里的雪已经化得差不多了,只剩下路边墙根,背风暗角那几处发黑的雪堆。李天然在他家门口下车,谢了他们。望着马姬把那部老福特开出了胡同。
 
那天晚上她那番话,让他又温暖又担心。好在没几天她就要回洛杉矶了。
 
天开始黑了下来。家里什么吃的也没有。师叔也没影儿。他又披了大衣上了南小街,吃了碗羊汤面,算是打发过去了。回家收拾了下,喝了杯酒,泡了半天热水澡,又喝了两杯,才去上床。
 
一阵门铃把他吵醒……快十二点了……他套了件棉袍去开门。是罗便丞和马姬。
 
“这么早就睡?”
 
李天然真想顶他一句,可是没有,让进大门,回到客厅,取出了威士忌,“没吃的,连花生都没有……除非你们要吃冻柿子。”
 
他很快觉察出来,马姬是在向他表明她西山那些话是真心话。可是罗便丞这小子是在得意。天然一开始真想把他们两个赶出去。可是没一会儿又发现这小子在得意之余,的确在恋爱。李天然十分感叹。这么快!可能吗?当然可能。丹青和他也许不算,那是青梅竹马。可是他自己头一回看见巧红,不也是这样?
 
全是罗便丞在说话。马姬在沙发上安稳地靠着他,满脸幸福的浅笑。
 
天然先注意到她上身那件新的藏青丝棉袄,才又注意到她头上还别着一枝石榴花。
 
“下午才取回来的……”她扯了扯袖子,“那位关大娘可真美……”然后微微一笑,用手一摸头上插的绒花,“她也别了一模一样的一枝。”
 
李天然知道自己的脸红了。他举杯喝了口酒,没去接话。
 
才这么一会儿,罗便丞已经忍不住了,“我前天上午参加了日本使馆的记者会……那个助理武官说,山本下月初来北平,担任冀东自治政府的经济顾问……记得那个家伙吗?祖传的武士刀叫人给偷了?”他偏头向马姬介绍这个人。
 
李天然不想在罗便丞面前露出神色,就转了话题,“你们从哪儿来?”
 
“从我那儿……半个晚上谈的都是你。”罗便丞爽朗地笑。
 
天然一瞄马姬,见她极其轻微地一摇头,才放下了心。
 
他们两个用小银匙分吃了个在外头窗沿上冰了好几天的冻柿子才起身。下了院子,天然给马姬披大衣。她自然地挽着他,轻轻在他耳边说,“原来是她。”
 
“谁?”
 
“还有谁?”马姬拧了下他胳膊,“实在漂亮,这是真心话……非常可爱,这也是真心话……我更替你高兴,这更是真心话。”
 
天然拍了拍她的手。接壁房上传过来几声猫叫。
 
“只是……”她又拧了他一把,“往后不能同时讨好两个女人。我还以为你出去是给我买炮仗,原来你是去给人家送花。”
 
好在声音很低,走在前头的罗便丞听不清楚。也好在外边很黑,看不见他一脸羞相。
 
他们上了车,马姬摇下了窗,“取棉袄的时候,我才明白过来怎么少了一枝……Good Night.”
 
他回到屋里,只犹豫了片刻,就换了身衣裤,出了门。
 
巧红西屋黑着。他轻轻敲了两下窗,房门接着开了。火烫、光滑的身子上来紧紧缠着他,“这几天……”声音沙沙哑哑的,“可真难熬……”
 
快六点,老奶奶屋里都亮灯了,他才翻墙回的家。一直睡到下午三点多,还是隐隐听到客厅里有点动静才醒的。
 
德玖拿着一份《世界日报》进了他屋,递给了他。果然,山本的消息上报了,说山本将率领一个经济合作团访华,定于三月二号抵达北平。
 
“趁潜龙的事还没着落,咱们赶快把这小子的事给了了……”
 
“您有什么打算?”天然在床上坐直了。
 
“得露两手。”
 
“那当然。”
 
“明还暗还?”
 
“让我想想……”天然下了床,“反正不能白还。”
 
爷儿俩出去吃的。德玖也没提他这几天上哪儿去了,只说前门外那个家的确是潜龙的元配。两女一子,大的才六岁。还有,东宫门口停过一部大汽车,在那儿过的夜。没看见潜龙。车没法儿跟,也追不上。
 
都懒得下厨房。回家路上买了一大堆熟食,将就着吃,足可以应付到徐太太回来了。
 
他这几天上班还是定不下心。朱潜龙的事儿就是梗在那儿,吐不出,咽不下。这还不算,没几天就正月十五,徐太太一过了节就回来。怎么再去找巧红?老奶奶年高耳重,可是徐太太就睡在对屋,就隔了个小院子。
 
还有,刀该怎么还?确实没错,盗剑容易还剑难。个人栽跟头是一回事,现在摆明了是为武林出口气,搞不好的话,他的罪过可大了。
 
至于他是老几,由他出面,天然想了想就没再去想了。
 
金主编这几天应酬不少。桌上一大堆帖子。几次在办公室进出,都有点儿醉醺醺的。小苏刚好相反,除了说了声“您过年好”之外,就没怎么说话。
 
天然也没心情写稿。年前交的几篇可以凑合一阵了。上班也就是来坐坐,喝杯茶,看看报。
 
他注意到上一期画报封面又是唐凤仪,还是泳装。老天,还是正月。里头还有段消息,说她在北京饭店的珠宝柜台开张。金主编真是会捧卓十一。
 
天然倒是每天都收到马姬的电话,报告他们的节目……去逛了什么厂甸,大栅栏,故宫,雍和宫,南海,中海,北海……还有什么六国饭店舞会,意大利公使馆晚宴……又说她在教罗便丞抖空竹,一早还带他去看人遛鸟儿。还说天然送他那幅九九素梅图,还搁在那儿,有十几天没描了,等于白送……
 
徐太太倒是守信用,正月十六号那天下午就来上工。意外的是,巧红也一块儿过来了。
 
她提着四个盒子,徐太太挽着两只菜篮儿,“您不讲究,可是节总得过过……”
 
巧红站在院里,一身藏青棉袍儿,一举两手的盒子,“元宵……山楂,桂花,枣泥,黑芝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