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30.春饼-02

2018-07-16 22:11:52Ctrl+D 收藏本站

 
“九爷在吗?”徐太太往厨房走。
 
“在屋里头。”
 
“晚上都没应酬吧?”
 
李天然说没。
 
“那好,我叫了关大娘来帮个手……晚上给您做春饼。”
 
他瞄了巧红一眼。她没说话。
 
天然很快决定了,“那就多准备点儿,我找几个朋友过来一块儿吃。”他又瞄了巧红一眼。她还是没说话。
 
他回屋跟师叔说了,接着打了个电话给马姬……请她带罗便丞晚上过来吃卷饼。蓝兰不能来,又一个同学过生日。
 
李天然知道待会儿吃的时候,怎么坐,是个问题。徐太太不上桌儿,巧红也绝不上。他想了会儿,觉得马姬他们不会在乎,干脆搬几张椅子,就在厨房案板上吃。
 
天开始黑了。徐太太跟巧红,一个在和烫面,一个在弄饼菜。案桌上摆满了碟盘。黄酱,葱丝儿,酱肘丝,熏鸡丝。那些要等吃的时候才炒的,也都洗好切好了。韭黄肉丝,菠菜粉丝。就鸡子儿还没打。火上正熬着一大锅小米儿粥。
 
他趁客人还没到,上东四去买了几盏灯。上元节已经过了一天,可是街上比除夕那天晚上还挤。有家卖元宵的铺子正在放烟火,快过去了,没看出放的是什么。四周的人还在叫好。李天然在人群里挤了挤,买了四个纱灯。什么“大闹天宫”,“武松打虎”,“草船借箭”,“红楼二尤”,画得又细又好。回到家,都点上了蜡,挂在北屋游廊下头。
 
徐太太起先一直在忙,没注意到李天然在干什么。巧红立刻明白了。
 
“呦?……”徐太太一下子抬头才发现案桌都摆好了,旁边还挤着六把椅子,“怎么在这儿吃?……地儿这么小,又油。”
 
“这么吃热闹……过节嘛,”他开了瓶威士忌,“也省得跑来跑去上菜。”
 
他们来了。天然给罗便丞介绍,就说德玖是他九叔,关巧红是徐太太的朋友。
 
他发现罗便丞有点看呆了。难怪,巧红今晚这身藏青棉袍儿,更显得体态匀称,皮肤洁白。罗便丞偷偷在天然身边耳语,“比夏娃还吸引人。”
 
马姬今天居然盛装,打扮了起来。修长丰满的身上一套黑丝绒衫裙,高跟鞋,披着豹皮大衣。脸上也是赴宴的化妆,相当浓。李天然给搞得有点儿不好意思叫她在厨房里吃。马姬可完全不在乎,一进厨房就叫了声“关大娘”。还立刻解下来她颈上套的一条细细的金项链,绕到巧红脖子上,还亲吻了下巧红的脸,把巧红羞得面颊通红。
 
还是李天然,趁徐太太在灶那边忙,紧接着说了句,“收了吧。”她才轻轻谢了马姬,又把链子塞到领子下头。
 
罗便丞早就跟徐太太混熟了,跟德玖三句话之后也熟了。李天然觉得这些驻外记者真有本领,跟谁都能聊。
 
巧红绕了条围裙在案头擀面,徐太太在炉子那儿烙。马姬坐在罗便丞旁边,教他该怎么把一盒两个饼给扯开,怎么摊在盘子上,怎么先抹黄酱,先加什么,再加什么,加多少,最后在上头洒了点饹盒跟油渣儿,又教他怎么卷,怎么拿着,怎么咬着吃。
 
罗便丞一口咬了小半截,嚼着吞着,“Mmm……很像burritos,”又两口吃完了整个春饼,“可比那个好吃。”
 
天然和德玖也洒了点饹盒跟油渣儿,发现这么咬起来吃起来,还带点酥脆油香。一问,才知道这是巧红家里的吃法。
 
李天然很感激马姬这份心,又明白又体谅巧红目前的处境。她几乎不露痕迹地先过去请徐太太教她烙饼,把位子让给了巧红。没一会儿又拉着巧红过去帮忙,叫徐太太坐下来吃。本来不肯上桌的徐太太,这么一折腾,再一张饼、一小杯威士忌下去之后,也不用别人说,自个儿就坐下来了。
 
德玖又给徐太太添了点儿酒,“通州的年过得还好?”
 
“唉……过年还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像我们家,能跟儿孙一块儿过,已经是修来的了。”
 
“市面儿上?”
 
“挺好……”徐太太也不用劝了,自个儿举杯抿了一口,“就是土膏店,白面儿房子,越来越多,没两条街就一家儿。”
 
“烟都打哪儿来?”
 
“那不知道……关外,口外,北平这边儿也有车过去。”
 
罗便丞也在听,忍不住插嘴,“就我所知,平津两地和通州,其实整个华北,所有的烟毒走私,都给日本浪人、高丽棒子、地方上的痞子流氓给包了……这还不算,我去年在通州,就听说有家‘国际’,还有家叫‘日华’的贸易公司,在公开贩运。”
 
“可不是……”徐太太接了下去,“什么都有,我是叫不上名儿,可也知道什么云土、高丽烟、红包儿……差不多天天儿都有骆驼队进城。”她又抿了一口,“这回我听我儿子说,北大街儿上,还有鱼市口儿那头儿的烟馆子,还雇了一大堆姑娘,叫什么女招待,替客人烧,还陪客人抽。”
 
“你去过没有?”天然问罗便丞。
 
“没有……”他摇摇头,“我当然想进去看看,可是找不到什么人带我。”
 
“可得有钱啊……”徐太太站了起来,“听我儿子说,有人把房子把地都给卖了不算,连媳妇儿也给人了……”她把盛薄饼的笼屉摆回了灶边。
 
“你们谁知道价钱?……”罗便丞问,见没人回答,就接了下去,“通州那边我不清楚。北平这儿是一两大烟一袋面……当然……”他鬼笑了两下,“女招待另外算。”
 
马姬和巧红过来给每个人端了碗小米儿粥,上了盘咸菜。
 
“不行……”罗便丞用手一划他喉咙,“吃到这儿了。”
 
“不行也得行,”马姬把碗推到他面前,“这是在填你肚里的缝儿……喝完了这半碗小米儿粥,你才明白什么叫饱。”
 
罗便丞慢慢喝着粥,“听我老师说,灯节要猜灯谜……你们谁会?我可一点儿也不懂。”
 
“我有一个,”马姬在水槽那儿冲洗碗筷,回过头来说,“前天才看来的……嘿!天然!在你们《燕京画报》。”
 
“你说。”
 
“我要考罗便丞……天然,你知道也不许说,”马姬已经自己笑了,“这是给又懂英文又懂中文,又跟得上时髦的人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