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31.卓府留帖-02

2018-07-16 22:12:41Ctrl+D 收藏本站

 
 
他们紧趴在那儿,一动不动,只是看,只是听。
 
小楼上下都亮着,都有人影,也有阵阵语声。
 
那两头狼狗懒懒地躺在前面草地上。
 
太阳早下去了,月亮还没上来。没风。天可凉了。
 
下边的人像是在平常干活儿,不像是忙着有客人要来。二楼出现过两条人影,一男一女。高高瘦瘦的像是山本,上身白衬衫,下身黑西裤,在走廊上抽了会儿烟。
 
女的只是在房门口闪了几闪。
 
天然贴着师叔耳朵,“您怎么看?”
 
“有人更有意思。”
 
“像是要出门儿。”
 
“那就快……你往后边绕,我在前头给你捣捣乱,听见有事,你就动。”
 
李天然蒙上了脸,“弹珠您带上了?”又戴上了皮手套。
 
“唉,这时候不用,还等什么时候。”
 
天然朝北边绕过去,到了小楼后头。小花园很黑,也很静。二楼窗子都上了帘,只透出少许光亮。
 
他记得中间是客厅,西边是睡房厕所,东边空着。
 
他轻轻无声地跃上了一楼屋檐,试了试面前的窗户……里边插上了。
 
前边大花园突然连着响了几声狗的惨叫。人音杂了。不少人在嚷。
 
他知道要快,举起了手,少许用力一捶玻璃,“哗啦”一声。
 
他等了等。没有动静。他探手进去,摸到了把手,开了窗,一撩绸帘,弯身钻了进去。
 
屋里不亮,隐隐辨认出跟上回差不多,几只箱子,小沙发,一堆堆衣服。他上去把房门拉开一道细缝。
 
前头花园里更吵了。好些人在喊叫。小楼下边咚咚地响着杂乱的脚步声。
 
那两条狗叫得更尖更惨了。
 
他从门缝瞄出去。
 
客厅门开着。走廊上站着两个人,靠着栏杆,手上像是举着酒杯,正朝下边看。
 
他没再犹豫,开门进了客厅,扫视着四周,眼角不离门外走廊上那两个人。
 
他瞧见咖啡桌上有个银盘,上头摆着一瓶红酒。
 
他无声移步向前,掏出口袋里那张纸,塞了过去,再用瓶子轻轻压住帖子一角……
 
他出了园子就褪了蒙面,慢慢逛回小茶馆。德玖已经坐在那儿等了,见他进来,给他倒了杯茶。
 
天然喝了一口,“您待会儿干吗?”
 
“我刚打发掌柜的去给买几个包子……吃饱了,再去东宫走走。”
 
德玖说他先在长廊上头,赏了那两条狼狗几个弹珠。这两条狗叫得之惨,把里头几个护院全给引出来了。他换到假山后头,每隔一会儿就甩几颗……“你哪儿去?”
 
“上马大夫家坐坐。”
 
分手的时候,天可黑了一阵了。沿街的铺子早都亮起了灯。很舒服的三月天。路上还有不少人。
 
李天然慢慢逛到了干面胡同。都不在家。刘妈请他到了客厅,也不用吩咐,就给他端来一瓶威士忌,一壶冷开水,一桶冰块。
 
他配了杯酒,顺手拿起桌上一本又厚又重的书,Gone With The Wind,靠在皮沙发上翻……
 
一家人过了十点回的家,还跟着一个罗便丞。
 
“看到哪儿了?”丽莎边脱大衣。里面一身白色落地长裙。
 
“刚摔了花瓶。”
 
都宽了外衣。罗便丞为每个人倒酒。马大夫松了领带,陷入大沙发,“没事吧?”
 
“没事……过来坐坐。”
 
“天然,”罗便丞举杯一敬,“有蓝田的消息没有?”
 
“没有。”
 
“奇怪,一个多月了……蓝兰也没消息?”
 
“不知道,最近没碰见她。”
 
罗便丞握着酒杯在想什么。马姬坐到他身旁,“你听到什么?”
 
“我?关于蓝田?没听到什么。”
 
丽莎偏头望着他,“你的表情不像。”
 
“哦……和蓝田没有关系……”他顿了一会儿,“也许以后会有。”
 
“耶稣!”马姬忍不住大喊一声。
 
“你们没看今天的报吗?”他抿了一口。
 
“到底什么事?”马姬真的急了。
 
“日本军队在东单广场大演习。”
 
马大夫擦洋火点他的烟斗,“也不是第一次了。”
 
“实弹是第一次。”
 
“在城里……是。”
 
“还有什么?”丽莎也有点忍不住了。
 
“吃饭的时候我没有提……”罗便丞添了点酒,“在座好几个人都不熟,不过我去参观了。”
 
“怎么样?”烟斗熄了,马大夫又划了根火柴。
 
“唉,怎么说好……我是日本使馆邀请去的。”他伸直了那两条长长的腿,靠在沙发背上,“只有我一个外国……抱歉,美国记者。”
 
“结果?”马大夫都急了,把火柴棒丢进了烟灰碟。
 
“实弹,机枪……一个营的兵力,只是……”他又停了下来,把每个人搞得又急又烦,可是只有等。
 
“只是……有个助理武官给我解释,一个营代表着一个师团……这还不算,东单广场上,正中间,盖了一座长方形的城堡……不大,比这间客厅大一点而已……三个中队,有先有后,分别从西边、西南和东边三个方向进攻……还有坦克……”
 
大伙儿静静地等。
 
“是那个武官最后一句话让我感到恐怖……”
 
他又停了。马大夫板着脸,“说啊!”
 
“在城堡给攻破之后,枪声还没停,他跟我说,‘那就是北平!’。”
 
大伙儿都愣住了。
 
“如此公然?”马大夫喷了几口烟。
 
“是……如此公然。”
 
“没有中国记者在场?”
 
“没有。全是日本记者,拍照片的,拍纪录片的……”
 
“那北平这些报上的消息怎么来的?”马姬推了他一下。
 
“显然照抄使馆的新闻稿……哦,”罗便丞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头对着天然,“还有那位鸭妈摩多……”
 
“谁?”天然没听懂。
 
“鸭妈摩多,山本……坐在前排。”
 
李天然心里一颠。他突然感觉到什么盗剑还剑,不但给自己找了件麻烦,而且无意之中把他和蓝青峰的关系拉得更紧了。本来是蛮单纯的出口气,现在好像又跟蓝的工作扯到一块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