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32.断臂-01

2018-07-16 22:13:04Ctrl+D 收藏本站

 
李天然这几天一直在想马姬那些话。
 
尤其是礼拜二那天,她说回美国的日子改成了三月二十四,天然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半天说不出话来。
 
马姬再怎么轻松地解释,都显得多余,“我其实还想多住几天,可是月底拍片……”
 
她这一延期,反而增加了他的心理负担。
 
他们刚吃完了马大夫同事送给他的牛排。李天然吃得很过瘾,更佩服老刘能干,外国玩意儿也会做。而且全套,牛尾清汤,黄瓜沙拉,煎上豆块儿,末尾还有奶油草莓,虽然是罐头的。
 
大伙儿回到客厅接着喝。马大夫说他前天跟蓝青峰通过电话。
 
“他怎么说?”
 
“没说什么,天津那边挺忙……就叫我告诉你小心。”
 
天然知道马大夫全家都在为他担忧。又因为帮不上忙,又有点无能为力的干着急。
 
马大夫放下酒杯,站了起来,“那天开我车去,那把刀不管你怎么包,都惹人注意。”说完就和丽莎回房去睡了。
 
马姬过来坐到他身边,把光脚翘在咖啡桌上。她就一件短袖白汗衫,一条灰短裤。屋子暖气很足。
 
“你知道我这次回去拍什么片子吗?”
 
天然摇了摇头,也翘起了脚。
 
“还是西部。”她笑了。
 
“哦。”
 
“反正你知道……英雄,美女,牛仔,牛贼,枪手,赌徒,劫匪,警长,驿马车,骑兵队……”她一口干掉了酒,“可是这次不一样,回来之前看了剧本……”她给二人添酒,“很有意思……”
 
“你说。”
 
“德州一个小镇,西部片该有的全有了……牛仔,庄主,牧师,吧女,印第安人,墨西哥人,还有个梳辫子的中国厨子……突然,”她放下了酒杯,用手架起一个摄影机的姿势,由远摇近,“一部小汽车,嘟嘟地开进了小城……”她笑着放下了手,拿起酒杯,“别问我是哪里开来的!”她抿了一口,“下来的是一位耶鲁毕业的年轻律师,来为一个四十多岁的老枪手辩护。”
 
天然举着杯子望着她。
 
“你明白这个意思吗?”
 
他没有回答,慢慢摇晃着酒杯,冰块叮叮地响。
 
“天然,时代变了。”
 
李天然一下子站起来要走,硬给马姬伸手按住,“抱歉,喝多了……”可是她又喝了一口,“说到哪儿了?”
 
“正在说我。”
 
“在说你吗?”
 
天然没有正眼看她,只是注视着手中那杯酒,“你以为我的废墟约会,是你们西部片的拔枪决斗?”
 
“我没这么说。”
 
“你要我双手还剑,再鞠躬道歉?”
 
“我也没这么说!”她眼圈红了,两条白白圆圆长长的大腿卷在沙发上,头靠着他的肩膀,褐发遮住了她半边脸,“我没办法这个礼拜六走……我不能等到回到美国之后,才知道你是死是活……”
 
他抚摸着她的长发,慢慢捋着,“放心……你不相信我?”
 
“我相信……只是怕。”
 
“那你听我说……老天有眼,我绝不会死在朱潜龙前头。”
 
她抬起了头,眼睛湿湿地,苦笑着,“你可真会安慰人。”
 
“你忘了我是谁了?”他微微一笑,用大拇指擦掉她眼角一滴泪。
 
“没有……”她的头又靠了过去。
 
“那不结了?……听我说,”他扳起了她的脸,盯着她,“我难道不明白时代变了?又怎么样?我师父一家是怎么死的?法律又怎么样?全都是给大火烧死的!法律就说了这么一句话,案子就了了,四口人尸骨无存!所以,你说什么?时代变了?可不是,现在,管你什么罪,什么恶,全都归法律来管了。可是法律又能管得了多少?我又不是没尝过。从我们太行派几乎灭门,到你我的洛杉矶事件,我问你,法律在哪儿?以前的王法再不是东西,还容得下我们,还尊称我们是侠义道,可是现在,法律取代了正义,第一个给淘汰的就是我们。干我们这一行的,如今连口饭都没得混了。今天,会两下子的,只能成为法外之徒,只能去干坏事,只能投靠黑道……你等着瞧吧!”李天然深深呼吸着,久久平静不下来。
 
马姬轻轻抚摸着他的手背,无话可说。
 
“可是……”
 
“可是?”
 
“可是我是我师父教出来的,我还有一口气在。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山本的事,正是我们该做的……当然,”他忍不住笑了,“绝不能扯上法律,叫警察给逮住……如此而已。”
 
马姬微微叹了口气。
 
“哦,对了,”天然拍了拍她肩膀,“你们那位耶鲁律师,替那个老枪手辩护得如何?”
 
她垂着头,偷偷地笑。
 
“说啊……”
 
马姬坐直了。清了下喉咙,“好,你赢了……结果是辩护成功,可是老枪手还是给吊死了。”
 
天然惨笑,“好故事……”
 
他这天晚上和马姬这么一顶嘴,这么一敞开谈,心里觉得舒服多了,闷气消了不少。回家谈起了这件事,师叔倒是想得开,“我反正一把年纪了。潜龙的事一了,我回我的五台……”
 
德玖接下去又提醒天然说眼前的事要紧。叫天然留神,说他昨儿上午,觉得有个人,推着自行车,跟了他一个多钟头。
 
他明白师叔的意思。一叫人给盯上了,不管自己有没有做什么,也不管人家手上有没有把柄,往后干什么都碍手碍脚。听了师叔又一次提醒之后,他这几天进出都比平常更留意四周的人,尽量少在大马路上走。罗便丞来过两次电话找他出去,也都给他推掉了,连中午都有时候找长贵,叫厨房给他下碗面什么的。
 
金主编不常来,来的两次也没什么表情,还是小苏看见李天然在办公桌上吃,才问了一句,“没应酬?”
 
倒是巧红还沉得住气,只是在二十一号那天下午,紧紧抓着他的手,说了句,“别大意。”
 
到了马大夫家,马姬找了条破毡子,帮他把武士刀给包了起来。马大夫问他带不带羽田那把手枪。他说不。
 
都没说什么话,也无话可说。李天然点点头,开车走了。回家接了师叔就上路。
 
进了海淀,德玖叫他开到正街西头南拐。又过了三条小胡同,一小片空地上有座庙。德玖叫他停在一排榆树下头,进去打了个招呼。
 
太阳已经下到了西山背后。李天然直提着给包得肥肥的刀,德玖背着小包,溜达着上了正街。
 
路边一池荷塘,上头嗡嗡地乱飞着一群蜜蜂。旁边几棵山桃都已经半开。挺美,就是塘水有点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