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33.午夜的承诺-01

2018-07-16 22:13:47Ctrl+D 收藏本站

 
 
马大夫医院有事,罗便丞老早安排好了去参观门头沟煤矿,结果马姬上飞机,还是李天然开车去的南苑。
 
挤在前座中间的马姬,望着郊外晴空,轻松地说,“怎么还没有人问我们的事儿?”
 
李天然把着方向盘,微微笑着,没有接下去。丽莎过了几秒钟只好问,“你们有事儿?”
 
“妈咪!”马姬假装委屈,用肩膀一顶她母亲,“我们蛮合得来。”
 
“中航”平沪班机准十点起飞。李天然直到马姬一阶阶上飞机,望着她那修长丰满的背影,才突然想到,要是朱潜龙的事出了差错,这就是永别。
 
那天晚上,他半躺在床上,喝着酒,只有手中夹的那半支烟闪着一点暗光,心情起伏不定。
 
回来路上丽莎那句话,“即使没有洛杉矶的事,我们也会帮忙,只要你开口……”让他内心又感到一阵温暖,一阵激动。
 
半年多了,不能说是一事无成……不错,有师父的预先安排,见着了师叔……不错,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撞见而且干掉了羽田……不错,总算是替武林争了口气,教训了山本……而且不错,千里有缘来相会,有了巧红……
 
可是就是还是像是有个东西,梗在喉里,吐不出,咽不下。
 
是个什么东西梗在那儿,他也一清二楚。尤其在他跟师叔一次又一次白跑白蹲之后。
 
沮丧的时候,连德玖都免不了叹口气,“唉,狡兔三窟……可是这小子比狡兔还狡……蓝老那边儿?”
 
李天然只能闷闷摇头。
 
“听听他的条件……在外头混,免不了你照顾我,我照顾你……只要他不叫你去为非作歹……”
 
这些他都明白,可是卡在那儿的东西,还是吐不出咽不下……
 
清明那天一早,徐太太买了几盆花带过来,“您瞧,多好看,海棠刚过,芍药就开,还有这桃花。”她告了天假去跟关大娘上通州扫墓。
 
电话响了,蓝青峰说他晚上过来坐坐。
 
天然和德玖胡乱弄了碗面。爷儿俩吃完了没事,坐在院里。
 
不冷,带点凉。天刚开始暗,空中传过来一阵阵笛声。他们抬头找,没瞧见鸽子,倒是目送着一群燕子无声地滑过粉红紫红黑红的西天。风很轻。顶头上空一抖一抖地飘着一只大蝴蝶风筝。胡同里吆喝着,“大小金鱼儿咦呦!”
 
“我在不方便,”德玖咬着烟袋锅,“不如上福长街和前拐胡同去看看……”他连喷了几口,欣赏着廊下那几盆盛开的丁香芍药,“他要是直说直问,你也直说直问。”
 
德玖快九点出的门。蓝青峰十一点才来。
 
他像是刚应酬完。人字呢外套,深色双排扣西装,灰领带。刚喝了点酒,可是也没拒绝威士忌。
 
他举杯一敬,“了不起。山本给治得刚好。”
 
蓝青峰坐进了沙发,放下酒杯,点了支雪茄,“你知道山本是干什么的吧?”
 
“不知道。”
 
“只是出口气?”
 
李天然觉得这句话有点刺耳,可是还是礼貌地答了,“可以这么说。”
 
“他是土肥原手下的特务头,羽田的上司……你不想想看,这两个一死一伤,东京会怎么看?”
 
“东京怎么看,不关我的事。”
 
蓝青峰咬着雪茄,点点头,“也许不是现在,可是早晚会关系到你。”
 
他明白蓝的意思,可是嘴上不肯示弱,抿了口酒,“也总有个早晚。”
 
蓝老瞄了他一眼,没去理会他的语气,接着说,“山本这次来,是在替土肥原作最后的安排……拿下了北平之后,在成立傀儡市政府之前,筹备一个临时组织来维持北平的治安……”
 
李天然面无表情地听。
 
“他们已经在卓府开了几次会,也给这个临时组织取了个名字,叫‘治安维持会’。”
 
李天然早就猜到卓府里头有蓝青峰的人,可是他还是有点纳闷儿,“怎么就敢假设已经拿了北平?”
 
蓝老微微一笑,“也是早晚的事……你以为这一阵子安安静静,就表示天下太平?”
 
“我没这么说……我的意思是,这跟日本人占领北平,还有一段距离。”
 
“不错,只是这段距离越来越近。”
 
“真的?”
 
“不出今年。”蓝老弹了下烟灰,“你说这是早,还是晚?”
 
李天然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可是没问,也没答。
 
“好,那咱们来谈谈眼前的事……”蓝青峰抿了口酒,“那个姓朱的。”
 
李天然心头突突猛跳。
 
“我们一开始真不知道北平有了这么一号人物,直到你问起了这个人,我们才去打听……”
 
天然双手握着酒杯,静静地坐在沙发上。
 
“不容易,还是听你说他当了便衣,才托市长去查他们的人事档案,才查出来有这么个人……现在又得了点消息,上个礼拜……哦!”他突然想到什么,“对了,山本的胳膊给接上了,上了石膏……好,上个礼拜,他们又在卓府开会,商量谁去组织这个‘维持会’,谁出任什么职位……反正现在当便衣组长的朱潜龙……伪政府,不会没他。”
 
蓝青峰停了下来,慢慢喝酒,似乎也在给天然一点时间去消化。
 
“还有什么?”
 
“还不够?”
 
李天然心有点乱。师叔的话没错,直说直问。他望着蓝老,“有什么安排,您尽管说。”
 
蓝青峰慢慢喷着烟,“我们的原则是不搞暗杀……可是万一有个对头翘了辫子……我们也不会垂头丧气。”
 
“好,”他知道事情来了,那就单刀直入,“您帮得上忙?”
 
“或许……”蓝青峰坐直了,“帮上了,你怎么说?”
 
“您是说怎么回报?”
 
“回报……互相照顾……礼尚往来……随你便。”
 
“为非作歹的事我不能干。”
 
“为非作歹?”蓝老哈哈一笑,“太平时候的为非作歹,说不定就是战争时候的为国效劳。”
 
“这个我明白。一打起仗来,什么规矩都没了。”
 
“可是仗还没打,至少还没正式宣战。而你现在要干的事,在我们世界,就是为非作歹……不管你多有道理。”
 
李天然微微一笑。
 
“跟我合作,”蓝青峰直盯着天然,“你就更有道理。”
 
天然觉得身上的压力还在,就补了一句,“我们从来不给官家做事。”
 
“官家?”蓝青峰哈哈大笑,“谁说官家了?我是说跟我蓝青峰合作。”
 
事情到了刀口,可是李天然想不出话来接。他感到身上又有了一股压力,也知道必须立刻回答,“只跟你!”
 
蓝青峰点点头,“很好……”他脸上浮起了浅浅的笑容,“咱们两个人的世界,还是碰到一块儿了。”
 
李天然也微微一笑。
 
“我不要求你立刻加入……我只要求你现在给我一个口头承诺。”
 
“口头承诺?”
 
“大丈夫一言。”蓝青峰收回了笑容,“朱潜龙的事,我会去办。可是我有事找你,也该你出力。”
 
李天然伸出右手,“一言为定。”
 
“好。”蓝也伸出了右手。
 
二人同时举杯相碰,各饮了一口。
 
“问题是,”李天然靠回到沙发,“朱潜龙的事,怎么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