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33.午夜的承诺-03

2018-07-16 22:14:25Ctrl+D 收藏本站

 
 
李天然不想跟她这么逢场做戏,可是又没什么可以接,觉得只有顺着她的话说。“那我演的是谁?”一说完就觉得会出毛病,可是已经收不回来了。
 
唐凤仪一脸迷人的笑容,“看你了……是英雄,还是狗熊,”长长的睫毛微微一眨,“角色由你决定。”
 
他借着喝酒来想该怎么应付给她将的这一军,“今天晚上你又是主人,又是导演……角色由你决定吧。”
 
“我早就分配好了……派给你的当然是个英雄角色,”她接得很快,睫毛仍在眨动,“像我们这种人,别的本事没有,倒是会看人……”她顿了顿,“问题是,你敢当吗?”
 
他感到这场假戏有点儿成了真,“敢。我敢像狗熊那样儿去当英雄。”
 
“答得不坏……”她举杯一敬,“只是英雄可要救美啊!”
 
“没问题,反正是在演戏……跟我说,受难的美女在哪儿?”
 
唐凤仪微笑着没有回答,举起了酒杯。
 
敲门进来个伙计,上了盘萝卜丝饼。
 
“趁热吃……”她咬了一小口,“我总不能自个儿给自个儿脸上贴金,自认是美女……”她又咬了一小口,“反正是在演戏,那你说,我演的这位落难美女,你这位英雄会见死不救吗?”
 
“我演的英雄当然不会。”他感到一股压力。
 
又有人敲门进来,给他们各端了一小碗鸡丝面。
 
“这么快就上?”唐凤仪两眼一瞪。
 
那个小伙计呆在那儿,不敢回答。唐凤仪还板着脸,“出去吧。”
 
她没吃面,只喝了两口汤,“你在杂志社做事,总该知道近来的局势吧?”
 
李天然吃着面,等她说。
 
“我打算离开这儿……”她要了支烟,等他给点,又接过来那个银打火机在手里玩弄,“上回没提这么远,可是现在不比上回了。”
 
他也取了支烟。她“哒”一声给点上。
 
“我最近听了些话……好像就要打了,”她猛吸了一口,再仰头吐出长长一缕烟,“我连拼带熬,眼泪往肚里吞,才赚了几笔……可不能反叫小日本儿给吃了。”
 
他点点头。
 
“你懂吧?”
 
他又点点头。
 
“卓十一,他怕什么?上上下下,里里外外,他都有人……可是我算他妈老几?”
 
又有个伙计敲门端来一碗茶净手。唐凤仪站了起来,接过了毛巾,“走……”边跟天然说,边把毛巾丢还给伙计,“带你去个地方。”
 
她自己取了斗篷披上,又从皮包里掏出一张十元钞票,留在桌上。
 
外边下着小雨。两个伙计撑着两把伞送他们上车。
 
他刚坐稳,正要点支烟,就到了。
 
是座比他小跨院小一点的单进院子。有个老妈子从南屋出来。
 
“你回去睡,不用招呼。”
 
他们进了屋。蛮讲究的摆设,可是像个住家,没大陆饭店的房间那么戏剧化。她褪下了斗篷,请他坐下,取出了一瓶白兰地,倒了两杯。
 
“没人来过我这儿……你是头一个。”
 
李天然接过来酒。
 
“你不信?……”唐凤仪坐到他身边,抿了一口,“你以为什么都是卓十一的?”她另只手解开了夹袄领扣,又取下了项链,“跟你说,从身子上的首饰,到戴首饰的身子,都是交易……”她又解了一个扣子,露出来半个雪白的胸脯,“既然是交易,那就全在大陆饭店那间交易所进行……这儿,”她随手一挥,“这儿是我自个儿的小天地,只属于我……包括我的身子。”
 
李天然听她说得这么重,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回。
 
唐凤仪靠紧了点,伸手捏着他肩膀,“我知道你的身子是铁打的,只是还不知道你的心,是不是也是铁打的……”她脸凑了过来,轻轻吻着他的耳垂……
 
李天然吸了口气,欠身添了点儿酒,稍微移动了下身体,偏过头来,“你直说好了……有什么事找我?”
 
她靠回沙发,“好,跟上回差不多……要我一坦二白,也很简单……我手上有笔钱。我要去上海。我要有个伴儿。就是你。”
 
“我?”他尽量拖延,“一个小编辑?”
 
“对!一个小编辑!”她猛然一口干掉半杯白兰地,“卓十一,便衣组,侦缉队,日本特务,都在打听的小编辑!”
 
李天然的脑子轰地一下涨满了。他尽量抑制自己,用添酒来掩饰,“慢点,慢点,说的是我?”
 
“应该是你吧。”她的声音表情都很平静,“美国有案子不说,回这儿没半年,两个见过你的人,一死一伤。”
 
“就为了我们在堂会上见过?”
 
“为了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办羽田案子的人都在怀疑你。”
 
“什嘛?!”他忍不住叫了起来。
 
“就算是冤枉你,给这批小子冤枉上了,也够你受的……”她摸着他的手,“我知道我不会看走了眼,就算你是个汪洋大盗,杀人魔王,我也看上了你……再说,”她近乎自嘲地轻轻一笑,“我唐凤仪也不是一清二白……”她双手紧握着他的右手,“你我同病应该相怜,同舟应该共济……更不要说英雄应该救美。”
 
他没有正眼看她,只是隐隐觉察出她的语气有点企求。
 
“跟我走,趁日本人没打进来……我手上这笔钱,够咱们过一辈子了……”
 
他一边听,一边拼命在想。这还是第一次听到一点那边的消息。原来事情已经糟到这个地步。既然如此,他决定不如冒险一试,“别吓唬人……日本特务怀疑我,我不管。卓十一怀疑我,我也不管……说不定还是你搞的鬼……可是,便衣组凭什么乱怀疑我?”
 
“那我可不知道。反正组长是卓十一的哥儿们,是他说的。”
 
“他怎么说?”天然喉咙发干。
 
“就说你来历不明,身份可疑。”
 
“就这么一句?”
 
“就够了。”
 
李天然决定直问,“这小子是谁?”
 
“是谁?”唐凤仪沉默了会儿,胸部一起一伏,“反正不是一位好惹的人物……心黑手辣……”
 
名字不需要问了,“你们认识?”
 
“应该算是认识吧……”她一脸苦笑,半自言,半自语,“好好儿地在天津唱歌儿,就要去上海拍电影儿,硬叫他给弄来北平,卓十一也是他给凑合的。我一个干妹妹,也叫他给弄走了,搁在前拐胡同儿,见个面儿还得他点头……”唐凤仪突然眨眨眼,似乎刚醒,“你这是干吗?”
 
“干吗?”……得快,不能叫她怀疑,“英雄救美,总得知道美女有什么难。”
 
“是这个意思吗?”她脸上浮起了迷人的笑容。
 
“还能有别的意思吗?……”他反问了一句,站了起来,“你刚才说的,我得回去想想。”
 
“要走?”声音少许失望,笑容也少许失望。
 
“不早了。”他穿上了风衣。
 
唐凤仪深深叹了口气,“果然是个铁打的死心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