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39.第一件任务-01

2018-07-16 22:19:31Ctrl+D 收藏本站

 
 
李天然从沉睡中醒了过来。
 
十点了。徐太太不在。他洗完弄完,套了件衬衫,出门找地方吃东西。
 
小胡同很安静。大街上也挺安静。他像是在梦里游逛。
 
一开始他还没注意到。走近了才发现,城墙上头空空的。前几天那些守城的兵全不见了。丹珠色城门大开着,也没人守。只有几辆板车和一些挑担子的进进出出。大太阳下头,更显得没劲儿。
 
他在朝阳门大街上吃了碗打卤面,喝了壶茶。掌柜的没什么表情地给他续水,“全跑了……宋委员长,秦市长,冯师长,王县长,全跑了……就留了个张自忠。”
 
马路口上站岗的,就几个老警察。李天然慢慢走着,想找份报。
 
到了北小街拐角,看见有两个人仰着头,对着根电线杆子。他走了过去。
 
上头贴了张给撕了一半的布告。念了两遍,才凑出来一点意思。
 
布告下边署名“代市长,代委员长张自忠”,说是战局有了新发展,二十九军不得不缩短防线,退出北平,向保定一带集中兵力,继续抵抗,劝告市民各安生业,切勿惊惶……
 
“去他妈的!”旁边那个人骂了起来,“张自忠就是亲日,逼走了宋哲元,根本就是汉奸!”
 
“唉……”另外那个年纪大点儿,满头灰白,“亲日也好,抗日也好,能保住了这座古城,没叫小日本儿的炮弹给毁了,可比什么功劳都大。”
 
北小街上一阵响亮的引擎声。他们三个都转头看。一列十好几辆草绿色军车,前头飘着太阳旗,后头架着机关枪,打他们身边隆隆开过去。
 
“先头部队……”年轻的挥着尘土废气,“北平真的完了……”
 
李天然很快回了家,心头一股子闷。
 
刚迈进大门,徐太太就赶上来问,“进城了?”
 
他点了点头。
 
“那怎办?”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走着瞧吧……”突然止步,“你要是打算回通州……”
 
“没这个打算。”
 
他没心情再说下去,进了屋,挂电话给天津蓝青峰。没人接。又打给马大夫他们。刘妈接的,说都出去了。又打给罗便丞。也不在,去了通州。
 
他坐在沙发上发愣。走着瞧?往哪儿走?瞧什么?
 
他想着师叔,越想越难受,越想越自责。潜龙的事还没个影儿,就死了个师叔。这个损失,可比什么都惨痛。他摸着那根烟袋锅发呆。
 
日本人进城了,他隐了也七年了,还能隐多久?
 
也许暂时还轮不到他。日本人要抓,会先抓剩下的二十九军,再去抓抗日分子……可是,唐凤仪不是说,他正是背了个抗日的名儿?
 
反正绝不能泄气是真的。反正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早晚的事。除非潜龙这小子命好,明天就暴病身亡……
 
他两天没出门。就马大夫来过电话,说天津也完了,还给炸得很惨。问起蓝青峰,马大夫说没他消息。
 
倒是徐太太早上来,说大街上已经有日本兵站岗巡逻,还听说在抓人。
 
真是说完就完。二十九,三十,才两天,北平天津全没了。
 
他一个人在家,待也待不住,出门又没地儿可去,也不方便。想去找巧红,也觉得不妥。九条算了吧。主编都一个月没见人了。
 
他下午去胡同口上绕了绕。太阳很晒,也没风,地上冒着热气。一片死寂。要不是树上的蝉叫个不停,北平像是中了暑。也许城一沦陷,就是这个样儿。
 
五点,大门铃响了。
 
罗便丞一身麻布西装,正从后座取东西,“来,帮我拿……”递给了天然一个个大小纸包,“熏火腿,黑面包,罐头芦笋,一瓶红酒,一瓶威士忌……刚在六国饭店买的。”
 
他们进了上屋。
 
“饿了吗?”
 
李天然摇摇头,把东西放在茶几上。
 
“好,那先喝。”罗便丞褪了上衣,宽了领带。
 
李天然找出螺丝起子给他开瓶,又去拿杯子,开风扇。
 
罗便丞倒了两杯,给了天然一杯,又“叮”地一碰。
 
“我们当然不能庆祝北平的沦陷……”罗便丞举着酒杯,慢慢开始,“可是,你和我,必须为我们心爱的北平,为我们认识的北平,喝一口。”二人各抿了一下。
 
“我们同时应该为她的美,她那致命的美,喝一口。”二人又各抿了一下。
 
“听我说,亲爱的朋友……这迷人的古都,还有她所代表的一切……那无所不在的悠久传统,那无所不在的精美文化,那无所不在的生活方式……我告诉你,亲爱的朋友,这一切一切,从第一批日本兵以征服者的名义进城,从那个时刻开始,这一切一切,就要永远消失了……”
 
二人闷闷地各饮了一口。
 
“让我们为一个老朋友的死,干掉这杯!……让你我两个见证,今夜为她守灵!”
 
二人碰杯,一口干掉剩余的酒。
 
李天然万分感触。他没想到一个在北平才住了不过三年的美国小子,竟然发出了这种伤感和悲叹。
 
可是还有一个感触刺激着他。一个不易捉摸的感触,很像是缠身多年的心病,突然受到外界的打击而发作身亡。
 
老北平即将消失?那太行派不早就死了?
 
罗便丞半躺在沙发上,两眼望着屋顶,“二十九号那天,通州伪政府的保安队起义,差一点点消灭了日本驻军,还抓了殷汝耕!都已经押到了北平!……唉……他们怎么也没料到,就那天早上,宋哲元,二十九军,全跑了……又白白送回给日本人……唉……”他起身倒酒,“天津那边更惨,市政府,万国桥,南开大学,北宁总站,全给炸了……”
 
李天然把红酒分完,找了把刀来切熏火腿和黑面包,“北平呢?”
 
“这儿?”罗便丞大口吃着,“铁狮子胡同的绥靖公署,现在变成了‘北支派遣军司令部’,宪兵队占了北大红楼……成了我的邻居,哈!……还有师大,天坛,都已经住进了先头部队……”他边吃边喝,“不说这些了,反正等他们八号正式进了城,日子不会好过……说说你吧。”
 
“我?”天然惨笑。
 
“你们那位金主编现在可变成了红人。我下午还看见他。六国酒吧,跟好几个日本人……所以,你怎么打算?失业事小,给日本宪兵抓进去可不是好玩的。”
 
“凭什么抓我?”
 
“凭什么抓你?他们凭什么占领北平天津?……可是……”他想了想,“说不定他们还想收买你呢!”
 
“收买我?”天然一愣。
 
“对!收买你……你总可以料到,再这么下去,日本早晚会跟美国冲突起来吧?”
 
“还没这么想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