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39.第一件任务-02

2018-07-16 22:19:52Ctrl+D 收藏本站

 
 
“你太不注意国际形势了……”罗便丞语气有点谴责,“你想,日本不是公开说,要替亚洲赶走所有殖民帝国?把亚洲还给亚洲人?……好,今天北平天津,明天上海广州,这么打下去,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就无可避免地碰上了香港,新加坡和印度的英国,菲律宾的美国,印度支那的法国,东印度群岛的荷兰……好,现在北平这儿,有你这么一位给白人欺负过的中国人……不收买你收买谁?”
 
李天然还愣在那儿,简直不知道该怎么想,刚惹上了抗日,现在,照罗便丞这么说,又可能惹上亲日……
 
“我在想……”罗便丞接着说,“趁日本美国还没打起来,我给你在‘世界通讯社’安排一份工作……也算是一种保护。”
 
李天然闷闷喝着酒,“不行,我不是记者。”他知道这也不完全是推辞。他觉得扯上了一个美国新闻机构的关系,就算不成天在外边抛头露面,也会更引起朱潜龙和日本人的注意。他看了看表。
 
“你有事?”罗便丞看到他的小动作。
 
“没事。”
 
电话响了。是蓝青峰,话说得很急,叫他这几天晚上家里等电话,有事找他,就挂上了。李天然都没来得及问蓝兰。
 
“是你老板?”
 
天然点点头。
 
“还在天津?”
 
他说是。
 
“听说日本人也要拉他出来,当天津市长……留日的。”
 
他点点头。
 
“你再想想我的建议……北平一沦陷,你说你有几条路可走?……听话,有两条,不做顺民就做汉奸。不听话,也有两条,不抵抗就坐牢。”
 
天然苦笑点头。
 
“我看你……”罗便丞夸张地眯着眼盯他,“说实话,我还真不知道你要走哪条……”他喝完杯中红酒。
 
“我知道就行了。”天然也一口喝完。
 
“好,红酒光了,也是喝威士忌的时候了……”他起身开瓶,“守灵一定要醉。”
 
李天然去换了杯子。守灵要醉?那就醉吧!
 
他们两个人半个晚上干掉了两磅熏火腿,一条黑面包,一罐芦笋,一瓶红酒,一瓶威士忌。罗便丞还是不想走,半躺在沙发上,说他在美国已被公认是驻战地中国的名记者,又吹他北平发的新闻稿,现在有几乎两百家报纸采用……可是……
 
李天然又取了瓶威士忌。守灵要醉!
 
“可是……这场浑蛋的仗……也要把我和马姬的爱情搞垮了……她回去之后……我们只通过两次信……本来说好年底见面……我有三个月的休假……可是……现在怎么走得开?……妈的!……我们当中隔了一个太平洋……又隔了一个战争……还谈什么恋爱?!……”
 
罗便丞当晚醉卧在沙发上。第二天过了中午才无神地离开。
 
李天然还是不想出门,只是晚上跟马大夫他们通个电话,听听外边的情形。像蒋委员长三十一号发表了《告抗战全体战士书》,还有像延安的“红军”,现在变成了中央的“八路军”……都是丽莎他们跟他说的。
 
三号半夜,蓝青峰来了电话,叫他七号晚上十点到九条。没说什么事。
 
李天然这几天只是陪徐太太上南小街买过两次菜,顺便多买了一口袋白面粉,省得她们三个女的这种时候为这个出来跑一趟。
 
就是出胡同这么几步路,他已经看见不少日本宪兵和“维持会”的保安队,在马路上到处拦查行人。
 
他也就尽量待在家,天黑的时候下院子走趟拳。
 
七号那天刚走完一趟,蝉声一个个静了下来,空中起了点凉风,他才突然想到,快立秋了。
 
他九点多出的门,穿了身黑,贴着墙根走。九点四十到的九条,还没按铃,长贵就轻轻半开了大门,带他进了西屋,“老爷在电话上,正屋没地儿坐,您这儿歇会儿。”
 
饭厅现在也是光光的,就一张大圆桌,几把椅子,一壶茶。他抽着烟,等了几乎半个小时。
 
猛然抬头,他几乎没认出来。
 
蓝青峰头发全白了,多了副金边眼镜,一身灰绸衫,挽着袖口。以前企业家那种精神抖擞的派头全不见了,现在是一副认命的当铺老板味道。
 
“一眼认不出来就行了……”蓝老坐了下来,微微一笑,给自己倒了杯茶,“待会儿上车,你开……”
 
李天然坐在那儿抽着烟,静静地听,静静地等。他还不知道要他去干什么。
 
“先上马大夫家,接个人,再去东交民巷……”
 
李天然抿了口茶。
 
“我告诉你怎么走……东口出去,上北小街,在马大夫家停一下,等人上了车,就出西口。过东四大街,从金鱼胡同上王府井,再过长安街,进东交民巷。”
 
李天然点点头。不问,也不猜。
 
“路上有人来查,你别说话,有我和马大夫……”
 
他点点头。
 
“只有万不得已……宪兵来劫人,才用得上你。”
 
他心里一愣。劫人?劫谁?
 
“那个时候全靠你……就一句话,车里那位,绝不能叫他们给带走。”
 
他忍不住问,“人是谁?”
 
“你先别管……”蓝青峰从怀里掏出一把手枪,摆在桌上,“带着,以防万一。”
 
李天然认出是去年长城试枪那把四五,“没别的了?”他把手枪揣进上衣口袋。
 
“没别的了,”蓝青峰脸上首次显出一丝笑容,“就这件差事……算是你的第一件任务。”他看看表,“走吧。”
 
他们进了车房。李天然意外地发现里头停了两部。蓝老示意他上马大夫那辆福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