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40.第二件任务-03

2018-07-16 22:42:46Ctrl+D 收藏本站

 
大伙儿举杯。罗便丞一急着伸手,将香槟打翻,杯子也哗啦一声破了,酒洒了一桌。
 
“真对不起……”罗便丞忙着用餐巾去擦,“希望中日两国人民的友谊,可不要因为我的莽撞……受到破坏。”
 
松井将手中酒杯放回桌上,“很荣幸能和二位共饮香槟……”他站了起来,“我得先走一步,后会有期。”
 
另外三个全跟着起身。卓十一尾随着松井离开。老金去结账。
 
只有朱潜龙,一动不动站在桌边,抓着椅背,死盯着李天然。黑领带很紧,更显得脖子粗,喉结突出。
 
天然知道必须赶快回应。他微微一笑,右手轻轻一碰额头,行了一个军礼,“朱队长,您慢走。”
 
朱潜龙一下子醒了过来,也没答话,转身出了酒吧。
 
“妈的!”罗便丞深深吐了口气,“我们刚刚看见的是敌人的面孔……我告诉你,一个比一个丑!”他站了起来,一拍天然肩膀,“走,回吧台去坐。”
 
二人回到原先的高脚椅,各叫了杯威士忌。
 
罗便丞抿了一口,“你觉得那位朱队长说的‘溜了’……”
 
“嗯?”天然心不在焉……
 
“是指溜出了北平……”
 
“嗯?”他玩弄着打火机……
 
“还是溜进了东交民巷?”
 
“嗯?”天然抿了口威士忌,半听没听,脑中一再重复刚刚那一幕……
 
像是……肯定是……给他认出来了……
 
完了……
 
又当上了侦缉队长,后头又有日本人,全北平都是他的了……
 
何况还有羽田的死……山本的伤……
 
一切名正言顺,冠冕堂皇地公报私仇,斩草除根……
 
又在日本人面前立了个大功……
 
天然一口干掉威士忌。那位酒仙可真给他取了个好外号。古都没了,侠还没当成,现在连隐都无处可隐了……
 
门口一阵喧哗,酒吧进来了一群日本军官,说说笑笑,全挤到吧台坐下,一个个大声用日本话叫酒。
 
罗便丞皱了下眉,偏头跟天然说,“这里也给他们占了……我们走吧。”
 
他说他要回去赶稿,问天然去哪里。李天然说干面胡同。
 
罗便丞开出了饭店北上,“我听到一个谣言,”他手搭在方向盘上,一脸鬼笑,“说唐凤仪吃掉了卓十一好几百万的珠宝,”他笑出了声,“你看见那小子,给我问的时候,他表情没有?……不过,”他收起了笑容,“她又能躲到哪儿去?”
 
到了马大夫家,罗便丞瞄见门口上的星条旗和诊所木牌,微微一笑,摇手再见。
 
李天然上了客厅。蓝青峰居然也在,还是那副当铺老板的打扮。都在喝茶。
 
“你哪儿去了?”丽莎为天然倒了一杯,“到处找你。”
 
天然接过了茶,喝了一口,静了几秒钟,把德国饭店的事说了一遍。
 
半天没人出声。安静得可怕。
 
蓝青峰先开口,“必须假设他认出是你。”
 
天然两眼空空,沉默无语。
 
“天然……”马大夫语意诚恳地说,“不要绝望。”
 
蓝接了下去,“我知道,你现在觉得外面一片黑暗,山穷水尽……”
 
李天然微微惨笑。
 
“可是也就是在这种山穷水尽的时候,才柳暗花明……”
 
天然两眼轮流扫着马大夫,丽莎,蓝青峰……心中一动。
 
“大后天,十一号,礼拜三,晚上,还没说几点……”蓝青峰顿了顿,“老金在‘顺天府’请客。”
 
李天然一动不动坐在沙发上,只感觉到心在跳。
 
“一共四位,可是石掌柜的刚刚才打听出来都是谁。”
 
他的心越跳越快。
 
“金士贻做东,三位客人是卓十一,杨副理……和朱潜龙。”
 
天然抿了口茶,发现手微微在抖。
 
“像是摆个谢宴……金秘书谢恩,宴请提拔他的几个后台……”蓝青峰喝了口茶,“本来还应该有个羽田……天然,你不是提过什么‘黑龙门’吗?就他们五个……只可惜羽田没福享受这顿饭了。”
 
李天然的心跳平静了下来。他抿了口茶,手也不抖了。
 
“我以前也说过……”蓝青峰接了下去,“暗杀不是我们的分内工作……可是,任何规矩都免不了有个例外,老金大后天这桌客,就是个例外……这些人,不错,不是决策者。可是,在今天北平,在给日本占领下的北平,这种执行者,更直接伤害到我们……所以也更危险。”
 
天然微微一皱眉头。
 
蓝青峰觉察到了,“你好像有话。”
 
“我没算计到是这样了。”
 
“哦?没按你们的江湖规矩?”
 
李天然沉默不语。
 
“怎么?你想再下个帖子?废墟决斗?”
 
李天然一动不动。
 
“你到底是想干吗?”蓝青峰静静地问天然,“你是想证明你比你大师兄厉害,武功比他高?还是想把他给干掉,给你师父一家报仇?”
 
李天然还是一动不动。
 
“你忘了你师父一家是怎么给打死的?现在不用那把‘四五’,那你可真是白在美国学了那手好枪。”
 
李天然默默无语。
 
“这是什么时候了?这是在打仗!这是关系到民族存亡的斗争!”
 
李天然瞄了他们一眼。蓝青峰直盯着他。马大夫专心点他的烟斗。丽莎在吹手中的茶。
 
“姓朱的今天回去要是想通了,他会跟你单个儿比?他恨不得拿起机关枪就扫你。”
 
李天然面无表情,可是心中叹了口气。
 
“你忘了你的承诺?”
 
他回盯着蓝青峰,“我没忘。”
 
“好!告诉你一件事。‘顺天府’是我们的地盘,”蓝的语气更加严肃,“这件事你知道就好了,不用多管多问……反正,石掌柜的花了不少时间功夫拉拢老金,这桌客才摆在他那儿。往后不知道还有没有这种机会。你明白吗?”蓝等了会儿。看见天然点头,才接下去,“好!你要我办的,我办了。要我安排的,我安排了。现在该你说话算话……”他舒了口气,声音也缓和下来,“去报你的仇。报成了,也解决了我们一个麻烦。以后不论谁去接他们的工作,都不会像他们‘黑龙门’,有班死党。”
 
天然轻轻点头。
 
“你一个人,办得了吗?”
 
他微微一笑。
 
“好……”蓝青峰喝了两口茶,“这可是一件有高度生命危险的工作……我们目前既没这个人手,也没这个能力。石掌柜的他们,最多打发几个跟班儿……要干就全得靠你了……”他举起茶杯一敬,“算是你我合作的第二件任务吧。”
 
李天然喝了一口敬茶。
 
“还有……”蓝青峰又想到什么,“你是要姓朱的知道你是谁,你得露脸……那可就不能留下活口。”
 
房门开了。刘妈进屋问开饭不。丽莎说,“开吧。”
 
蓝青峰递给天然一份《燕京画报》,“这是昨天的,最后一期。”
 
天然翻了翻。封面竟然又是唐凤仪。其他一切如旧,只是最后一页有一则停刊启事。
 
“画报就三个人,”蓝青峰一脸苦笑,“一个投了日本,去当汉奸。一个投了共党,去打游击。现在就剩了个你……算是在敌后工作吧。”
 
老刘给他们弄了三盘热炒,一碗炖菜,两笼馒头。马大夫开了瓶老白干儿。
 
蓝青峰在桌上说,天津可不像北平,给炸得很惨,打得也很惨,死了不少人。他的四个厂都给日本人没收了,小白楼那儿的公司也给接收了。北平这边儿早已收摊,可是九条的房子,“三菱”已经来看过,说他们要,跟那部车,一起给征用了,连长贵和老班都给他们扣下了。
 
天然问起蓝田蓝兰。
 
蓝兰还在船上。蓝田给分配到上海江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