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42.夕阳无语-03

2018-07-16 22:47:01Ctrl+D 收藏本站

 
 
天然给自己倒了杯白干儿,摘下墨镜,也随着往窗外看……没什么,就层层叠叠一片灰瓦,晒着夕阳。
 
蓝青峰举杯一敬,“干得好!”他一口干掉。
 
天然也干了,觉得蓝的脸色不很对劲儿,“石掌柜的?”
 
“给宪兵带走了,还有三个伙计。”
 
“怎么办?”他心直跳。
 
“要吃点苦。”
 
“就吃点苦?”
 
“我想是……日本人愿意相信是蓝衣社干的。”
 
“那……”
 
“你的任务完成,其他没你的事。我们有人善后。”
 
天然为二人添酒。
 
“我待会儿回天津。”蓝的脸色很难看,“有两件事跟你交代。”
 
天然抿了口酒。
 
“我得避一避。往后有事,去找石掌柜的……另一件,你回去住了?”
 
“回去住了。”他没提就要结婚。
 
“那好。还有件差事。”
 
果然。“您说。”
 
蓝青峰皱着眉头,帽檐下的脸色更难看了,“他不能老躲在德国医院……得想办法先送他去天津租界。”
 
原来又是张自忠。他都忘了这回事。
 
“我还在安排……”蓝想了想,“你每天晚上九点在家等我电话。”
 
天然点点头。
 
“这回不比上回……要出东交民巷,还要出城,又不能搭火车……查得太紧。”
 
天然点了支烟。这是新生命的开始吗?
 
蓝没再言语,闷闷喝着酒。
 
“您没事儿吧?”天然吐了口烟,觉得蓝青峰的神气越来越不对。
 
“啊?”蓝像是给吵醒了,“哦,上海打起来了……”
 
怪不得罗便丞赶了去。可是奇怪,蓝的声音有点哽咽。
 
“蓝田死了。”
 
“什嘛?!”天然惊叫。
 
“中午……他大队长说他打下来两架。自己的飞机也着火了。”
 
“人?”
 
“人?连人带机,摔进了黄浦江。”
 
“确定是他?”
 
“是他。”
 
“您……”天然说不下去了。他太明白失去家人的苦痛,谁也无法安慰……他踩熄了香烟,一口干掉白干儿。
 
蓝青峰也干了,“这是战争。当空军,干军人,就得随时准备死……只可惜刚毕业,才十九岁……”
 
天然一阵心酸。
 
“连他去考空军都没让我知道。”
 
天然忍住了泪,添满了酒。
 
“说别的吧。”蓝又干掉,示意再添,然后从怀里掏出一张叠着的纸,“天津小报,刚捎来的……给你写诗的那位酒仙,北平没法儿待了,也躲进了租界……”他递给天然,“你任重道远……”
 
天然接了过来,可是没有摊开。
 
“不过,你这位‘燕子侠隐’……”蓝青峰苍老的脸上一丝惨笑,“也只能这么隐下去了……”
 
窗外渐渐响起了一阵阵隆隆的声音。
 
蓝青峰“哼”了一声,起身站在窗前,“你过来。”
 
李天然走到蓝的身边。
 
西直门大街上滚滚烟尘,一辆接一辆的日本运兵车,满盖着黄土,像股铁流似的,在血红的夕阳之下淹没过去。
 
“南口过来的。”
 
“南口丢了?居庸关?”
 
“快丢了……你叫傅作义那些杂牌军,怎么去守。”
 
两个人静静地站在那儿。窗外整片黑烟黄土,久久也沉不下去。罩住了远远近近那些层层叠叠的灰瓦……
 
“天然,别忘了这个日子……不管日本人什么时候给赶走,北平是再也回不来了……这个古都,这种日子,全要完了……一去不返,永远消失,再也没有了……”
 
蓝青峰回到桌前,干掉杯中残酒,向天然微微点头,转身下了楼。
 
李天然坐回桌上,呆呆地抿着酒,慢慢摊开了报:
 
 
 
侠隐记
 
将近酒仙
 
 
 
燕子盗李,重显人间,狼狈之流,胆战心癫。
 
单枪赴宴,四丧黄泉,顺天府内,为民除奸。
 
剑道山本,浪人羽田,染指他乡,一再而三。
 
屡戒不改,作恶多端,一倭断臂,一寇涅槃。
 
金某杨某,文武跟班,为虎作伥,污秽不堪。
 
卓十一少,倚财弄权,倒行使逆,侠隐把关。
 
朱首潜龙,无法无天,心黑手辣,罪行连篇。
 
吃里扒外,天怒人怨,替天行道,燕子李三。
 
黑龙门徒,听我一言,天网恢恢,终有一天。
 
对头报应,姓李名三,燕子侠隐,永在人间。
 
 
 
李天然久久无法抬头……侠?还有可能吗?……
 
他木木地坐在那儿,望着窗外的夕阳,抽了支烟,喝完了那壶白干儿,戴上了墨镜,下了酒楼。
 
西直门大街上的灰土沉下去了,也清静了点儿,没几个人去理会空中传来那几声刺耳的警笛。
 
黄昏的夕阳,弱弱无力,默默无语。
 
天边一只孤燕,穿云而去。